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陇南花桥 时光慢走的村庄  

2017-10-19 23:24:40|  分类: 很不称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陇南花桥    时光慢走的村庄

     【原创】陇南花桥    时光慢走的村庄 - 建平散文 - 建平    散文

              陇南康县有个叫花桥的村子,以其独特的魅力,不知不觉中在全国出了名,也是经常路过的地方。事务的奔波中,很难去漫漫品味那些田园芬芳的美丽村落。时间久了,就感到平淡起来。不过近来乘着孩子的车,就这么顺着孩子闲暇放松的一天游,细爵慢品之中,发现陇南花桥村独到的美来。一但休闲下来,放松心情,置身其中,让人的心灵顿时净化起来,在这山环水绕的村落里行走,就是最刻板理性的学者也会变成诗人。

     花桥的美是从早晨的雾中漫漫飘出来的,康县因为森林覆盖率高,水汽大,蒸发旺盛,那些青砖白墙的民居好像从云雾缭绕的涟漪中荡漾出来,等着那些云雾好像爱恋上人间的仙女,恋恋不舍的登上云梯飘逸远去。阳光泼洒在饱含水汽的大地上,才显示出草的亮绿,花的妩媚,竹的灵修,藤的婀娜,山的巍峨,水的浪漫,云朵的悠然。在这个秋意朦胧的清晨,我羡慕康县村庄的树,心想做一棵树有多好,即使生在穷乡僻壤,荒山野岭,在充足是水分下,只要有阳光,有雨露,就要拼命去生长,不惧雷电,不畏冰霜,一心成长。那些游人经过的时候,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舒展着碧绿的枝叶,散发着清雅的芬芳。游人纷纷取出手机拍照,花桥的这些树是幸福的。成了游人相册里的记忆。

 正在由陇南市区走花桥村的云山雾海里想象,不料已经到小有名气的望子关,是康县的北大门和茶马古道上的知名驿站。出了望子关高速就进人十里竹林十里香的景观路。这条竹林路,我已经多次疾驰而过,也曾经停车坐爱竹林边,细细品味过,由望子关到花桥村的路美与村庄魅力,冒出了心情速写的古体句:

望子关

戍兵要隘望子关,

通番捷路陇连川。

百里盘廊农家笑,

峡谷深沟变花苑。

秦陇咽喉景秀山,

车移景换村镶连。

翠竹秀村百里路,

深沟大山换新颜。

农家花院村姑笑,

路人停车拍照欢。

     提起了竹子,这可是康县山村美景不由你不感到的一股强劲活力,竹林已经成为康县美丽乡村随处可见代表着一种强韧精神景观力量。那朗朗的风姿,那灵修而刚直的风格,还有那苍翠的绿意和竹叶吹出的袅袅清音,始终深深刻在游人的记忆中,提起康县美景,无不提起去花桥路上的美竹。春天,茁壮的新竹拔地而起,高高地向上延伸,一派万箭破云雨的昂扬气概。夏天,在炎炎的午后,走进那绿荫如盖的竹间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顿时成了清凉的世界。秋季的潇潇秋雨和蒙蒙雨雾中,那竹子依然风雅直立,苍翠欲滴,笑迎风霜雪雨,感觉这片土地长期处在绿肥红廋的季节。

     行走在这样的景观路上,看着丢弃了多时的山间石路,我想起这里曾是茶马古道的一个关口,想像起“人欢马鸣”的茶马互易时代,站在那块《察院明文》碑前,不尽诗意缠绵:

察院明文碑

茶马互易南北安,

马驮汉番情相连。

御史立石指捷路,

古来良商不逃关。

观石认字思千年,

马鸣人欢山歌传。

风餐露宿背脚路,

铁脊负重过万山。

层林尽染深秋雾,

烟雨空濛不觉寒。

暖身美酒二脑壳,

水绕山环如梦间。

  我沉寝在作诗的思路里,不觉进了花桥村,把这里叫景区是平淡了,这是把一个一河两岸疏散坐落的村庄,变成一个放飞心情的人间仙境。乡村养生养老、田园观光、休闲度假、民俗体验、乡村旅游培训及农特产品加工···展示新时代下陇南大山丛林中美丽乡村的一个缩影。

山青水碧入画,鸟语花香怡人。花和树是大自然赋予花桥村最生动的背景,这个雾缠云雨的秋季,好多俊美的花儿已经收敛,只有这篱笆墙边的菊花在游人的拍照中长大,那些带着雨珠的花叶,张开着无数小口,醉饮无数朝露,饱含温情的秋雨。菊花渐渐地胖了,眉清目秀的姿态,成了满村子最招惹眼球的美色。牵牛花在篱笆上绣满绿油油的叶丛,在挣扎着伸长脖子,一幅给游人述说幸福的样子。大树是花桥村最沧桑的老人,由于村庄地势低,又分布在一河两岸,树吃饱穿暖之外,为了获取生命的阳光挣扎着向上拼命生长。这些不同类的树或长在院前或长在屋后,或长在路边,或在河边排行站立,或在门前挺胸抬头,或在花园里低眉颔首,勾划出花桥村特有的线条。山和河是大自然赋予花桥的几何图案,走进层林尽染的花桥,苍翠的山峦绵延起伏,突兀的山石青苔裹面,淙淙的小溪一路欢歌向前奔流。山水之间,一个个青瓦白墙、绿树掩映、溪流淙淙,挂着红灯笼的花桥摇荡,游人面带喜色,拍照不休。村子因山而优雅,因河而灵动。如一幅幅美不胜收的图画,让人流连忘返。得天独厚的生态优势,茶马古道的古事相传。

 我的童年是从乡村的元素中跑出来的,所以我特别爱这样的乡村。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个个喜笑颜开,好像送来仙女成婚的使者,一群一群送亲的娘家的人,满村子都是招待点,在盘设着这过喜事的宴席,那些狗、猫、走动的公鸡也若无其事,怡然自得,适应了这人来人往的场面。

 全家人找了一农家乐,大屋小屋都坐满了游人,在院子遮阳伞下坐下来,不一会就云雾缭绕,雨像银灰色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乡村的山峦和树木,呈现出一片如梦的世界。雨在静悄悄的下着,我们也不慌不忙地品尝着农家菜的味道,这里的菜做得很地道,农家厨子地道菜,陇南小吃都有,还有风格。天气凉了下来,当地“二脑壳”烧酒要一壶,这酒暖身但易于上头,易于醉。醉了看人恍惚两个脑袋摇晃,故而称为“二脑壳”。酒一柸一柸地喝着,觉得酒在花桥农家的小院里,才有了一翻情趣。雨绵绵的下着,游客也一点都不慌忙,平静地吃着、喝着、游着,也有情侣打着伞在挂满红灯笼的木板吊桥上走着、亲着、拍照着。雀儿也唧唧叫个不停,不知在说什么?在为食争吵还是为情赌气,不得而知。花园边的鱼池里,鱼也不安分地跳跃,一条竟然跳了出来,掉在泥里,让主人一脚推了进去。一排豆架上布满了一串串沉甸甸的扁豆,被雨洗着,越发清亮。

  雨淅淅沥沥不止,把花桥村洗涮成为一个清净而湿漉漉的世界。这雨是上苍的精灵,它就像这柸中的酒一样,明知酒会醉人,会出现“二脑壳”,还要喝下去。就像有游人穿着湿漉漉很不舒服也要在雨中漫步。在花桥村的雨雾里,才感觉到:雨是云的梦幻,云是雨的前世。这个村子的美丽给人以诗意和思考,一颗漂泊的心在这里可以容纳和安息,一朵漂泊的云雾可以在这里降下雨滴。再看看那些忙碌的农家笑脸,洋溢着收入的喜悦和富裕幸喜,妻子孩子也满足地赞叹村子舒畅和农人的暇意,不停地拍照。

   在离开村口时,我想起了江南的周庄,漫步在周庄的时光里,时间会慢下来,那是水乡的风味。今日早去晚归的陇南花桥,漫步在丛林和河流边,时光就诗意起来。当我走过那座挂满灯笼的花桥的时候,知道那是新修的。也了解到这里曾经有一个古老的木雕花桥,茶马古道上的马帮、锅头、脚户在这里走过。它经过千百年空气和水慢慢的摩擦,留下伤痕累累,时过境迁,无用场而被撤去。我感到老花桥撤去是撤去了一段历史,每一座桥都有伤痕,每道伤痕里都隐藏着故事。所以大多修桥时,都会刻石记事,刻有建桥的人和时间。桥必然越来越旧,却也会让过桥的人忆念起桥中的逸趣,并能在隐约的伤痕中感受到一份古朴的沧桑。那些常年在险峻的山道上行走的马帮,经常面临土匪的抢劫和山洪滚石的威胁,他们如果不幸遇难,同行者必须要把马鞭作为信物带回来,亲手交给遇难者的妻子。遇难的全家会把马鞭像死者一样置丧祭拜,妻子然后把马鞭散开,和自己的头发合辫子在一起,在守灵的49天里,一根一根地辫起辫子,留起多根辫子的头,表明这个女人是马帮留下的遗孀,马帮人的寡妇。然后坚守妇道,受马帮人的照顾。陇南花桥,不经意间发现你不是简单地游玩吃喝散心之地,在秀美景色里包涵茶马古道有深厚故事的地方。

  回来路上,我给家人和孩子讲了好多因桥而生的故事,在古代桥不坚固的情况下,有桥必有庙。人们把过桥的凶险,寄托在庙里的香烛里,母子在笑我的胡编乱造。记得在那篇散文里有人将水比作温柔的女人,把桥比作深情的男子。有个坚实、质朴、淳厚、耐磨的桥,那水也更加秀丽清灵,修起坚实的桥,才让多人立桥玩味水的优美,静静地聆听数不尽的伤痕,及其藏在下面的动人故事。

 花桥村,你聚积茶马古道多少动人的传说,南有水乡的周庄,包藏着作家沈雁宾温暖的童年。北有山乡的花桥,沉淀着茶马古道上悲欢离合的故事。陇南花桥村,你是北方的周庄,山村的魂魄,是个让时光变慢,让人灵魂升华的地方。

(2017年10月20日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