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村画家杜子文  

2017-08-12 22:18:0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村画家杜子文

【原创】我村画家杜子明 - 建平散文 - 建平    散文

 

     一直想写一个村子里成长的画家杜子文,他的画作遍布大江南北,尤其是大幅壁画矗立在沿海几个靓丽的城市。独特的油画传遍他奔波之地,还被外国人收藏,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只是以民工技术工的身份绘画着城市的美景,也以技术工工钱的标准出售自己的油画。由于他俯首默默的低调、谦如尘土的处世,唯恐我的笔调虚浮和华丽,体现不出他性情的诚恳善学、柔韧包容和辛劳达观,也由于同走出于一个村子,他让人难以启齿的一段遭遇,熟悉到了不好把握,他也不让人宣传他,因为他的画作靠作品说话,不靠他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都在他的画前赞叹不已。73岁不能再画了,他才同意把他的事写成文章,留给这个村庄。

一、老实人杜老师

      那天回乡村再次和他谈起那些透视人性的过往,73岁的他是那么坦然,那么欣慰,头发花白,一米八的个头依然直挺,村子里人说他没有下过大苦,身体还那么好。其实他走过了大江南北,他想起的油画落户在天山南北的维族客堂,厦门的画壁,福州的妈祖庙堂,敦煌的街墙,还有那山庄的他画的戏服和庙堂神像,就把他在人间的宠辱皆忘。他依然那么身体硬朗,从麦田里归来,笑嘻嘻的样子。建平你就写吧,把那些事情写出来,也让人知道那一段岁月的沧桑与快乐。

     杜子文是正名,实际上我村人都叫小名:坤俊,生于1945年,乡村小学读到县中学,取消高考,回乡务农,小学时就爱画画,在乡村的土墙面上画宣传画,书写标语。1971年选送入天水师范美术系学习美术,1973年毕业后分派到礼县一中工作,代美术课。开始了他一边教学,一边研习做画的教师生活,礼县一中的校园里,多了一位不善言谈,生活简朴的有些清苦的美术教师,就那真诚、耐烦、和蔼的教学方式,平和、低调、简朴的生活,成为礼县一中无人不知的“好人杜老师”。

     这时候,从江西宜春来了另一位老师,是右派被处理回他家乡的施玉林老师,一个眼睛受伤看不见,只有一个眼睛,并带着一个孩子,家里听说拖累大,妻子双眼失明,父亲也是一个眼睛,全家四个人就四个眼睛。住在寺院改建的一中上寺老师宿舍,供粮缺米,施老师不会面食,杜老师善于做面食,杜老师经常给施老师先擀面,然后自己再做饭,而且地已经分到户上,杜老师天水上学时已经有两个女儿,父母健在,弟弟城里上学,经济拮据,但粮食、猪肉、土豆、野菜等等吃的可以说是很丰厚的,所以经常提供施老师各类山货吃食,结成亲如兄弟的情谊,在周末施老师也爱去山绿水净的杜老师老家,和杜老师燕子河源头采野果,帮杜老师家挖洋芋。并且看上了当地出产的叫当归的药材,施老师先后给江西家里寄去一百多斤。杜老师也在假期去过施老师的老家江西宜春,背着几十斤当归一直背到宜春施老师的家乡,施老师全家感动得不知给杜老师吃啥喝啥,也转完了施老师家的田园,施老师讲了他家一头水牛从家门口的水塘里出来,直接去冲进人家的庄稼,他用一根棍子打水牛,不料棍子断了,返过来打进他的眼睛里,把眼水放了,就这样他失去一个眼睛。妻子的双眼是自小视力就不好,嫁过来家境不行,慢慢失明的,父亲的眼睛是武斗时打架弄伤坏死的,没想到这一家人的遭遇如此不堪。杜老师以为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比礼县老家要好,结果一看外面尤其是施老师的老家,处处水草茂密没多少出产,到处茅屋草庵。他邮寄了那么多的当归,问都干啥了,熬制的啥药,原来他村子外头有个中药铺,施老师父亲把他背来的当归全部买给中药铺,那地方还不如大洋芋遍地的老家,那一次出门改变了他对家乡的看法。

     他们家里也知道有个很老实的画家老师杜老师,知道给施老师经常擀面和给土豆吃,对杜老师也热情有加,杜老师本想多住几天,但看到无眼人给有眼人做饭他不忍心,就快速回来。回校后两个人关系更贴心,杜老师对施老师更是照顾有加,成了无话不谈的痴心师友,也成了老家里的常客,一家老小都知道有个一个眼睛的施伯伯。杜老师一家也不回避施老师,杜老师妻子腆着大肚子给施老师做饭,杜老师甚至给施老师说,咋农村没个儿子不成,把生儿子的事也如实告诉施老师。此时此刻,他两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醉人的香味。然而,1982年6月的一件事,确使这段友情彻底变味,也改变了杜老师的命运轨迹。

   二、福利费引起的裂变

    一个很热的晚饭后,杜老师吃完饭依然向往常一样,穿着老婆做的千层底布鞋,一件褪了色的蓝色中山服,去燕子河的河堤散步,恰好遇上一中毛校长,给杜老师说:下午刚开完会,大家提议你的生活困难,今年的困难教师福利补助把你评上了,正要通知你哩,过几天款来了,换件衣服吧。这每月60元,半年一发的福利费也确实让杜老师感动,年老多病的父母,身边读书的弟弟,还有家乡读书的两个女儿或幼小成长的儿子。涨价的化肥,雇人耕地的工钱,那一个不用钱吗?着实让他高兴一晚上。但是他忽视了他的邻居施老师晚上吃饭没见面,晚上也没进来吃炒豌豆喝茶。

    第二天他给美术班学生刚上完课,给回房子走的途中,校长办的小王找他,把他叫到书记办公室,开门就问:你是不是超生了个孩子?听书记讲:孩子多大,叫什么,住在老家那间房子里,把家里说得清清楚楚。这样的人应该开除回家,不应该享受贫困补助。杜老师以为村子上人写的,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的超生。书记说:你是个好人,早知道这事,就把施老师的贫困福利费不要给你调过来,人家一大早就拿着状子去纪委举报你了。下午纪委就来调查,接受处理吧!看着你两个关系很好,才决定调整给你的,他已经享受三年了,没想到惹出麻烦来。唉,人啊。杜老师才知道是调整施老师的福利费:“没人给我说是调整他的,如果是他的我死活不要,他家里情况太特殊了,都没眼睛,比我家里要困难的多啊!他家里我去过,我领出来也要给他”。“看外表他吃穿花费比你好得多,你的实诚大家是清楚的,以为你两关系好,调给你也没啥矛盾,到惹出告状的事来。”中午,没让回宿舍,在职工灶上打饭吃,下午一上班,县纪委的人就来,他老老实实的说透了,然后调查人去了老家,他才回到宿舍。邻居施老师的门紧锁着,他想解释福利费不是他要的,但看到施房子门前他给的半袋洋芋,又觉得刺骨的寒心,那种弥漫着的友好的香味,被这未到手的福利费吹的荡然无存。他在回避见到他,他以为一定是他撬走了他领了已经三年的福利,便恨从胆中生,人间的情谊冷暖,多年的帮助往来在几百元钱面前就被冲洗刷得片甲不留。那一夜施老师很晚才回房子,他听见开门的声音,他躲着见他,他也见到他的欲望都没有了,想到家里可爱的儿子,他知道是违纪可能要开除的,这也不后悔,毕竟有儿子和没儿子不一样,老婆子再不说为一点小事,人家指桑骂槐地骂“断根的”。再着除了父母老了多病外,全家身体健康,没有残疾,如果和施老师那样的四个人四只眼睛的家庭就麻烦大了。唯一不舒服的是告状我的竟然是他,而且毫无征兆,他可没有亏待他呀,如果是其他人和农村人人他是想得开的。毕竟重男轻女的思想从他身上没除掉,违反生育政策是真实的,这件事怎么自己认为最亲的老师朋友呢!他想了一个晚上,结果第二天施邻居起床更早,起来就出去了,不想见到他。就这样早起晚归,躲了三天,已经传出来会员决定开除他了。那天的下午快放学了,他最要好的另一个老师方老师很沉重的眼神来他宿舍,还有两个年轻人,代表组织说明情况,开除公职,让我想得开。并听到施的恶言:“福利必须给他评上,谁取他的福利就要告倒谁!那个校领导的把柄他都揶着,杜老师就是下场。”他为此红眼发狠话,福利费又给了施。杜老师也叫来弟弟,让把一个板箱子收拾,后面班车运来。自己拿了绿帆布个包,抱着教案和资料,到了下寺苏主任办公室,给苏主任交接了教案。就从学校拱形大门出来,就是通向故乡的路,但班车已经早走了,他顺着那条尘土飞扬的路一直走着,走到半夜,扫无声息地回家了。上学到工作的十年的一切,就这样化为零了,他依然是那个绿山环绕山乡里黄土地上的农民。路边的燕子河欢快的笑着,笑他重男轻女,笑他画猫画虎画不好人心,笑他····

三、一幅中堂换五斤小麦

   他回到那个近十人吃饭的家,回到了一头牛,十几亩山地环境中,回到被开除后给村子里人解释不清楚的误解里,回到看病要钱、化肥要钱,孩子要钱,弟弟要钱,自己虽然会画,却画不出钱来。他和当地农民一样有啥钱就挣啥钱,进林挖山药,砍木头,搞贩卖,到了近邻的乡镇淘坪的年家村、蔡家村,发现当地村子商量要唱秦腔,已经请戏把式排练了,就是凑份子钱太少,置办不来戏装,新立台唱戏没有那么简单,西安市场要四五万元,而他们仅有四五千元,眼看唱戏会泡汤的,杜老师说,买些白布画吧,我试着给你们画蟒袍、画铠甲,画道具,你们还是唱吧。就这样村民去买白布,他回到自己的村子里,找到戏服保管,把戏服的所有图案拍照下来,他仿照制做戏服,然后用油彩画各种图案,用了一个月时间,一套崭新的戏装各式道具都制作出来,这个村庄的戏得以按时演出,村上给了五百元,他收了300元,而且杜老师一画出名,都知道这些蟒袍和甲靠及全套戏装是一个杜画家画的。先后有十几个村子要创立或添置村自乐班戏装,都请杜画家画戏服。杜画家在那一片农村出名了,农人看他画的好,这家要求画个中堂,那家要求画个条幅无偿画了一些中堂、条幅,。一时间人满为患,排满日子,他拒绝不了,就定了个价,中堂5至10元,实在没现钱,五斤小麦。结果依然要画的人太多,就这样连续画了一年多戏装,一直画到岷县、武山、陇西等地,也给群众画中堂。没钱的一幅中堂五斤小麦。他也重新找回自己的乐趣,经济上比当一中的老师强多了,而且有了奔向远方的决心和信心,他要价不高,往往以一个建筑技术工的日工资定自己画的价格,从那种刚开除回家觉得天塌地陷的阴影里走了出来,感觉是满河是水的能拉扯一家子人过日子。

四、从莫高窟到天山画派

    在陇西给一个村子画戏服的时候,有个人提议他去莫高窟去,有熟人能提供了描佛画古建筑的固定就业机会,他安排好家事,就去了敦煌莫高窟,在一家陇西老板的建筑工地画佛画庙、画墙壁画,闲余时间去和那些大画家交流,有时帮忙给大画家画油画,从此触及敦煌画的艺术。敦煌是丝绸之路进入阳关的第一个中西文化交融、多元文化荟萃之地,敦煌莫高窟传承的佛教文化更是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一批敦煌实力派画家是他学习的榜样由于他的朴实和好学之心。他的敦煌系列很快入行,在敦煌他一边干着大工的画活几,一边如饥似渴的吮吸着博大精深的敦煌艺术的营养,一是扎实学习传承敦煌古风的中国画,即传统国画;又琢磨运用现代立体造型艺术,在平面空间中创作了出的多维视觉效果的创新立体油画。融合在他的布画里,他创立在黑色绒布上展开画面的创新画法。把中国画传统的线描、着色等艺术全部运用到油画画作中。还从敦煌佛教艺术中汲取中国绘画传统的继承和变革的养分,逐步形成了自己具有鲜明特色的油画画风,还学会了在玻璃上,雕漆木家具上画装饰画的本领。敦煌三年,他画了好多街道装饰壁画,是给老板打工的大工,两把刷子闹革命,提升了他油画、壁画、建筑画全方位的发展。看到街头大墙壁那种高兴和成就感,老板活少了,他又与打工队伍一道,去了新疆。第一站是南疆的一个老乡当领导的油田,让他在油田宾馆住下来,先给宾馆画一幅油画,最好是一幅天山景观,他开始琢磨天山景物,20多天时间画了一幅天山油画,按当时的价格要三五万元也不为过,老乡还想照顾他,用五万元准备。不料在开会征求他的意见时,他一口要了2000元,大工的价格是每天120元,20天就是2400元,取过400元食宿,只收2000元。他始终是把他按照建筑农民工的大工工价计算自己的画价。弄的老乡领导好被动,说他太实诚,那副画任何人给价都不会低于二万。最后还是被宾馆多留了几天,画了几幅小的,一万元了结。他说,他才注意到画画比建筑大工的工资还是高一点。凭这幅价低画美的作品,有人介绍他去乌鲁木齐市的红山艺术社,专门画画,在那里他依然要求的是每天200元的大工工资,油画、玻璃画、壁画等他都能画,新疆三年的经历,他有机会接触天山画派,“长天大漠胡杨林,雪山远道天山松”成了他画里的元素,新疆是画家的天堂,历代名人也为新疆诗画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吸收了新疆书画的大气磅礴。由于父亲的病,孩子长大,妻子也不让他远离家事,家庭已经不是挣钱的问题了,他在离开学校六年之后,一切都比预计的好的多,已经是到哪里干活都有一身本事的大画家。父亲的病让他回到县城,不料还未立足就被天水工艺美术厂凑准,全家的户口,转天水桥南,两个女儿成为天水工艺美术厂的技工,他成为画师,成为户籍上的天水人市人,日子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五、稳实画画,游走天下

   天水,一个文化人荟萃之地,他上过的美术大学就在那里,能在天水定居,安稳现世,静好岁月是很高兴的事。天水工作后,他作为工厂画师,勤奋稳实地创作了各类作品,两个女儿也培养成才,也在天水成家立业,自己在天水也有立足之地,和员工奋斗创业,才有工艺美术厂的十多年辉煌。开发出各类画作,也承揽大型美术工程。在厦门、青岛、福州、武汉等城市大街和风景旅游地,一面墙、一个主题公园、都留下他不用留名的美术大作。更喜欢他在厚绒布上几乎是雕刻出生动活现的大美油画。也多次被日本客人、和欧洲客人买走。尤其他的天山景物图,那种立体感,真让人有置身其中的感觉。提起沿海旅游城市重要景点、街头的巨幅壁画,是他最自豪的事,虽然干得是画匠活,他也从来没有拿画去评奖,去考证,去参加书画协会,成为美协会员,而是踏踏实实去琢磨画道,用他的画笔和颜料,在特制的起降的高空工作室,给城市增光添彩。那些巨型壁画虽然不留作者名字,但成就这样一面巨幅,他由衷的自豪。一个山村里走出的美术教师,被密友推向社会大潮,没想到走得这么好,这么踏实和幸福,这么留下巨幅给绚丽的人间。他最幸福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他画在福建厦门的几幅墙壁大幅油画,那几个美丽的城市里留下他的大手笔,他用过的油画颜料用吨计。尽管谁也不认识他,这个至诚至朴的西北画家,把一生的手艺都献给了沿海城市的大美墙壁,我不写出来,谁也不知道。当然,他也曾奔波在城市和乡村的庙堂,画寺庙图案、塑像、画像。他的油画尤其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神本体,有深入到国画领域的深度不是单纯地去追求冲击力、表现力。他优以风景油画见长切在不断琢磨中加强自己的创造性。与传统的文人山水画形成对接和创新。从而获得更多本土传统文化的滋养与改良。

     相对于当下中国写实画那种严谨细微的造型和丰富多样的个性追求,他的油画风景少了几许整饬细微的描写,也少了几许单纯通过风景的描绘来展示中国写实技艺与水准的探索。油画基础上更加娴熟自然地渗透了中国文人那种散淡悠远的情怀。分别从偏重于写意、造境和心性的角度体现了中国油画风景的独特面貌。

  他说:“由于早期主要依靠画笔来推一家人的生活,刻意追求创新和心象我做不到,我关注比较多的是画的功法和底气,笔触、色彩、造型,关注一笔一笔形成的东西,也就是手底下的功夫。在年轻的时候,技法上存在许多不足,一方面是个人为了适应卖家的原因,一方面是西洋油画的影响。进入新世纪后,家庭没有拖累,逐渐对自己的油画语言有了更准确的把握,这十多年日落西山了体会又更深刻。”他又说:“我失去教师工作后,就成为一个出外打工的民工式画家,时时以一个技术大工衡量自己的待遇和报酬,就赶上了这么好的时代,很殷实地走了过来,全国去了那么多地方,画了那么多壁画,过上这么好的日子是他没想到的。”看得出他对自己过去走过的路是爱惜和感激的。

六、退居乡里 以画为乐

    如今73岁的杜老师还是回到自己的故乡,儿女的日子都很红火,那个超生的儿子大学毕业到乡镇工作多年,现在安居城里,已经成为忙碌的乡领导。家里不再为日子而发愁,可是他晚年还是舍不得他曾经种过的田地,门前的近地块又务操起来,画画已经是他生活的乐趣,大的油画已经心力不及,画一些小油画,送给亲戚朋友。有时到他劳动的田里干点轻活,回来画几笔。也常有来求画的人,也有承揽了文化工程,请他领班画大型壁画的企业家。每次回家问弟弟,杜老师在不在,如果在和他坐一会,听他讲外面的冷暖,武汉夏天的热、乌鲁木齐冬天的冷,敦煌的月牙,厦门的海浪。也讲他的福利费裂变,蔡家沟画戏装,五斤小麦的中堂····他也听说那个为福利告状的朋友晚年过的很凄惨,他到湖南醴陵画画时,想过去看望一下,姜校长的女儿说已经早去世了。他说有些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是平静和感谢。我过去提出要写他,他说算了写了,他的画不愁销,主要是给老板打工画画,知道人多了不好,不让我写。这次他主动提出了,“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叫着商量事,真实写下来,庄里的后人,也知道这个村子里还出了个全国各地画画的人。”

     我在和他交谈的时候,手机响了,他在指挥画壁画,接话后,他解释。原来他又答应岷县花儿壁画工程,给岷县二郎山花儿会搞个大型壁画,这段时间太热施工放假,他就回老家凉快一段时间。他说:“我画了一辈子画,不画闷得慌,工程上的高架活他干不了,几个年轻人干,我主要是看,看一些细节活,看一阵就舒服,好吃好喝不是啥享受,有个爱着的事干,细心干好,那才是享受。”

    记起老师说起他去北京画家村宋庄的事,那年他从武汉去北京,听说有个画家村宋庄,他去了一周,说那里面的画家很多他看不上,不是画看不上,而是精神状态他看不上,多数自己把自己定个高价然后放在高架上就下不来了,走不到民间去,忙着弄证书,忙着出名,他们多数没法养活一家人,就在那里耗着。不到乡间、市巷里去,那种熬法他受不了。是的,子文是实实在在的民间画家,他的路是一条实际的路,他的幸福也是汗水结晶,他的快乐也是民众的快乐。没有任何证书,也不出名,然而他的画却被大江南北所赏识和认可。谦和又沉静的他,本身是一幅饱含思想的青绿山水画,就像这山乡里的夏季,阳光炽烈而有力,气温清爽而无暑热,脑清醒而体殷勤,在人生的丛林中硬是走出一条景观路来。

2017年7月礼县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