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妹 妹  

2017-03-31 20:12:03|  分类: 乡村土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妹 妹

【原创】妹  妹 - 建平散文 - 建平    散文

 苦大的哥哥惯养的妹,我却有个受气、受累、受苦的妹妹。我们四兄妹中排行老三的妹妹,那个困难年代,父母认为男大当家、女大嫁人,男孩全部尽其所能上了学,却没有让妹子上一天学。自小干活,成为父母的干农活帮手。妹妹吃尽了苦头,她成了我们兄弟的垫脚石和父母床头的木孝顺,那里需要就给那里支使,那里痒痒就给那里伸展。默默地为弟兄们做了牺牲,做了贡献。小妹应该得到哥哥们很多的关注和呵护才对,而我却是那么地粗心、有那么多的愧对于妹妹。

我是自幼送养给姑姑家的,妹妹比我小七岁,小时对妹妹没有多少印象。对妹妹真正引起注意是我初中的时候。他经常给我家里拿来野菜、野果子,有时是煮熟的肉,有时是几颗鸡蛋,穿得像个男孩,戴着绿色军帽,脸红彤彤的,可爱又调皮,有一次在家里无意中看到了妹妹在我的笔记本上画梅花,让我骂了一顿,她也骂我,她就把画的梅花撕下来跑了。养母姑姑说,那是我的亲妹子,不能骂。才知道一山梁之隔的那边村里有个顽皮嘻嘻的妹子。后来我说起这件事,其实她在我们弟兄三个的本子上都画过梅花,都骂过她,母亲和弟弟还因此打过她。不过她也很皮实,打骂了哭一阵,又照样干活。现在想起来太不公平,看到邻居家的女孩读书学画,不让她进学校读书,她也需要在纸上倾吐和宣泄。

记得妹妹经常是一副男孩的皮实样子,在十五六岁前就一直穿着我弟兄穿过的旧衣服,给父母当干农活的下手,放牛、背耕犁、拉人力车、要喊牲口、驮粪上地。后来一保密单位工作的堂哥生了孩子,让妹子去照料,过了一段城市日子,穿上嫂子卖得女孩子穿的花衣裳、理了发,寄来照片,大家都惊讶,妹妹成了十分漂亮的画上娃娃,从此才不穿我们的衣服了。我们男孩的名字都很文化味,我一直怨恨大人就给妹妹没启个好名字,随口叫来两个字“引引”,就成了她的名字,老小都叫她“引引子”,就这么个土哇哇的名字,跟着她的辛苦和劳作,她的受苦就和引娃娃有关。

后来哥哥结婚了,妹妹照看引娃娃,我又结婚了,她有时从家里带蔬菜、粉条、活鸡和干菜给我。为了城里有个立锥之地,我夫妇多年业余时间种树苗,烧石灰、跑矿山,也帮着引娃娃。妹妹成了我父母弟兄的救火队,谁家紧急就给谁家跑。常有人外地的人上门求亲,父亲总说妹妹没本事,不识字,适合在当地农村种地。我养父母年纪大了,我夫妇在城里工作,姑母希望妹妹能够嫁到我村子里,有个帮手。就介绍我村子一踏实肯干的农村对象,我小学的同学,妹妹也22了,随即就结了婚。

【原创】妹  妹 - 建平散文 - 建平    散文

 妹妹成了最辛苦的人,她嫁过去的男家父母都过七十有余,行动不便。她又要伺候老人又要生孩子,接连生了两个都是女孩,人老昏的老人怨声载道,唉声叹气,好像是她故意生女孩的。男人也硬要偷生个儿子,妹子成了超生游击队,拖着大肚子去过新疆,也逃避在河南砖窑干活。每次计划生育突击活动,在村子里认为她哥哥弟弟都工作,哥多势重,成为全村子首先要拔掉的重点钉子户,被计划生育工作队拆过房,掏过粮,扯倒过主房的柱子,推尽房上的瓦大雨泡塌了房,用斧子砍破大门框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妹妹被推在全村子前头,成了挡兵的将军和堵水的黄土,为生儿子东躲西藏,差一点亡命天涯。为此年轻的弟弟和她下定决心生儿子的男人打了起来。到现在都开玩笑,你妹妹依靠当官的哥哥成了全村吃亏最重的人,实把所有的整治受尽了,结果超生了个龙凤胎,成了四个孩子,就这样为了儿子,已经把一个家沦落到破烂地步。好在妹妹是干农活是一把好手,种菜种田,养猪养鸡得心应手,造就了她能吃苦耐大劳,在新疆摘棉、务瓜,在北京装车、引娃,在县城拉砖、铲砂···一步步把艰难的日子熬了过来。她与母亲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唠不尽的家常。我只能是个客人,难有共同话题,每次回家就见妹妹在家,家里总热气腾腾的,锅里肉在煮,案板上放着细细的面条,而母亲也一直宠着我和我的妻子的不会,不会就不会,学也没用,你夫人会的她也不会。也许在母亲的心里她的儿和媳妇是可以成大事的,是不要被这种琐事所牵绊的。母亲读书不多,但是对于养儿育女她一直坚持自己的原则,她觉的农村过日子的女孩子,最好是什么都要会点,而且要能吃苦。她觉得她的媳妇是过习惯洋生活的。所以家里的家务一般天然地都是妹妹跟着她做,跟着她学,至于这些外面处世活人的媳妇,顺其自然就好,反正外面到处是饭馆,不会还能过好。当然这也是她对我这个出门儿的宠和爱。她一直觉得她的几个儿子是她的骄傲,尽管我们都平平淡淡地活着,一直没能成为她的骄傲!一直以为父母亲就是这样的偏袒于我们。妹妹家每年猪杀了,三个弟兄一家一条猪腿,一家一块排骨,留给她的就所剩无几,父母也对儿子的宠爱多过妹妹!

妹妹精心地伺候送走了男方的老人,就成了父母的棉袄,每年过年,母亲总让她先给娘家磨面、蒸馍、盘制年事,烧炕、糊墙、打扫尘煤,唯恐她城里的洋媳妇吃亏,每过完年,她都累着要病一场。她也为不识字吃了不少苦头,她出门得有人引着,没人引着认不下路。看她老实,一个城市亲戚给她寻了个守库的工作,因她一个字也不会写,数字也不会填算而告辞。她也怨恨父母为什么都供儿子上高中大学,偏偏一天都不让她上学,上个一二年级也好嘛,把数字会写会算,门牌能认的。这也成了父母的后悔事,父亲说学校就在附近,主要家里拖累大,怕一上学就离不开学校了,就干脆没让进校门,当时不知道有改革开放啊。妹妹一字不识,出门是个睁眼瞎,为此吃尽苦头,她咬紧牙关,苦死苦活把自己的几个孩子全部尽其所能,都供上了职专和高中。最小的儿子也快高考了,她陪读做饭,尽心尽力。

看似不识字的妹妹,却心灵得很,能看懂好多东西,懂得很多戏剧及电视剧的道理。她住在我县城的家里倍读孩子,我才和她有了多的交流,她爱看办案反腐败的电视,老不放心外地读书的儿子,怕被得罪人报复,常给夫人提醒外面吃饭跟着,怕有人害我。谈过去的家务,说起已故的母亲为我哭的两件事,一件发生在母亲逝世的年前的腊月二十八,母亲早就知道我要上来,一大早就叫过去她,煮肉、杀鸡、盘菜、尤其熬制了猪蹄和荞杂面条,等我到中午没来,直等到晚上。结果我来喝得满脸通红,一口饭都没吃,把一堆子东西一放,还有给母亲买的衣服,你也没掏出来让母亲看看,给母亲手里塞了一卷钱,就带着夜色匆匆走了。你走后,母亲没进门就哭了,那一夜她一点没睡,难受了一个晚上。父亲骂了母亲,送人的儿子嫁出去的女,能看你就好,人家有人家的事哩,和你一个老阿婆说啥哩。再就是去世前一个月的“四月八”庙会,说好到家哩吃,结果你和一帮子同学在饭馆吃了,你到家时已经黑了,母亲不吃,给你留着一份,好像有好多话要给你说,结果你和一帮子同学喝的昏昏欲睡,依然是给母亲给些钱就走,母亲拦你都拦不住。其实那时的母亲已经不需要钱,说她感觉不成了,要的是你多坐一会儿,吃吃她准备的饭,那一天母亲不进大门,在门外趴在墙上哭,是叫了几个人抬进来的,她说她有心事,对不起你们两口子,没机会给你们说啊!那一个月她心情一直不好,后来你在兰州好长时间不通电话。就在你走后20多天的中午,院子里晾晒粮食的她,突发脑溢血走了,去世两天嫂子才打通你的电话。妹子直言不讳地说出我犯的那些错误。“娘的心在儿身上,儿的心在石板上”,这话我才深深地理解。有些事妹子不说我真的是不知道的。

【原创】妹  妹 - 建平散文 - 建平    散文

 弟兄们都进城居住,后来的几年因为妹妹一直在父母亲的身边,她继承了母亲吃苦耐劳的本性,母亲走了,父亲过不惯城里生活,她又把父亲接到她的家里,什么活都干。一堆子娃娃、一摊子家务、几十亩地、还要偷时打工挣钱,明显比我都老成,不熟悉的人以为妹妹是我们的姐姐,一直到父亲去世,她才安然了一些。人说远亲不如近邻,我家是远子不如近女,她尽到了儿子儿媳好多没有尽到、甚至后悔不已的孝心。

仔细想来,我是愧对妹妹的,我堆积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忽略了好多兄长的情感,至今没有亲自给她买一件衣服,总是把自己家人孩子不穿的旧衣服给她拉给,给几个钱,就觉得心安。我电话安排我的妻子,此会领着她买一身合身的新衣服,并发去了我的文字。妻子回信:字字是真,你记得那么清楚,你才懂事,我也才懂事。我们过去都糊里糊涂地粗心活人,都有过错,愧对我乡下受苦的妹妹。我还记得那个寒冷的冬天,她从新疆拾棉花归来,竟然背着两大网贷棉花,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背上,看着她黑瘦起皮的脸和乱发,我无言以怨,说是够我们弟兄三个一人打一床长棉被子的棉絮。那是她在遥远的新疆摘过后放弃的棉田里,返二次再摘的。看她的手时,那已经不是一个30多岁女人的手,干皮翘起、裂纹纵横、血丝盈盈、胶布缠满。而且还背着葡萄干、大枣掏了一堆子。我怨恨她不顾自己身体时,她却笑着说,这趟出去划来里,挣了几千元哩,钱她不敢带,托人寄回家了。竟然没有劳苦受累感,性情依然是那样的蔼然。

【原创】妹  妹 - 建平散文 - 建平    散文

 坐在这能让人静静的思考的兰州一角,我为我那些没必要的请客花钱,没必要的虚荣大方而悔恨,还有混迹于那些有害无益的酒肉的无聊应酬,虚情假意的醉话吹话及无趣的奔波而醒悟。我们往往关注外面的风景,而忽视眼下的美丽,被伤害、被忘却、被忽略的是为自己付出最多、最真心的亲人,我乡下的受苦的妹妹。在这祭奠父母过后的日子里,我想起还在劳作的妹妹。这文字实际记实一份家信,要发给我们弟兄子女,提醒我辈有一个吃苦的好妹妹、好姐姐,让孩子知道他们有一个老实、真诚、勤劳的好姑姑。此生要爱着她,护着她、关心她。

(2017年清明过后于兰州)

  评论这张
 
阅读(9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