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抱愧武都  

2017-03-01 20:46:07|  分类: 很不称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抱愧武都

     我在整理书稿的时候,一直抱着一种惭愧的心情。入住武都四年了,我竟然笔下没有武都,这就好像陪伴自己多年的妻子,无论多美、多贤惠、多有优点,舒服其中的男人却视而不见。然而我确实爱上了武都,经常直言不讳的说她的好处,受了故乡同学文友的奚落。对于武都我有太多的情感,多次提笔,又唯恐写不好,总有一些难以提及的情绪堵塞着,寻找机会去到那些有典故的乡下转悠,我不爱这个城市吗?没有!走在武都的街头,常常有愧对的心情。

武都一词是幼小就根植于我心灵里的词汇,从我会听话起,听到遥远的两个地名,一个是北京,一个是武都。北京是母亲的骄傲,母亲的哥哥在那里当官;武都是父亲的骄傲,他解放过武都,并伴随共和国的成立在武都公安大队四年,在武都入党、武都练武,参加了消灭土匪、特务、镇压恶霸、镇压反革命的打匪除恶斗争,虽然家事缠绕退伍为农,但武都成了他一生的政治资本,即使在人整人的岁月,也没被什么人欺负过。父亲离开武都60年后,我又走了进来,白龙江、西街、新四街、西城门、北山.....我在幼小时候就根植内心的地名。

父亲对武都的介绍还是那几个高:山比云高、水比城高、路比房高。水比城高:武都有白龙江东西向穿城而过,北面有北峪河与白龙江相交,全国有名的三大泥石流之一的武都深受北峪河淤泥之害,北峪河的淤泥常年堆积,造成水比城高。路比房高:武都是个古城,外围路基逐年垫高,经济极端落后,无法造新屋,逐渐的造成了路比房高。 到我住武都的时候,后两高已经荡然无存,武都已经是一个高楼林立,堤坚水柔的城市,只有这山依然在那儿,让我先说说这高笋如云的山吧。

高笋入云的大山,是大地的隆起的皱纹,人类成长的摇篮,但对山城的武都而言,人们痛恨大山挡住通往外面的路,又依附敬畏大山,这里的大山就像大地的骨架,是最隆起的部分,有人说武都以北的山是卧着的,以西的山是坐着的,以南四川的山又是睡着的,只有武都这一江两岸的山是刚直挺立,精神饱满,好似守卫大地的哨兵,荷枪实弹,威严不可侵犯。这山势也印证了这个地方称作武都,威武的驻军镇守之都,自古是西北大地和巴蜀天府肥野链接的咽喉之地,又是西部生产脆弱,一遇天灾就生活无着落,民风剽悍的藏民族骚扰长安京畿之地的通道,山大沟密,不宜严管,在这里驻守兵团,战时守城,和时治民,是最合适的管理方式。所以周秦时期起就在今西河洛峪设武都道,先以镇守驻军的形式存在,后发展为郡,治所多处转移,因防务的需要在今天的西和、成县交界地带都曾经修筑城池。隋唐时,为了平定西番之乱,中央政权加强边防,在今天的武都区旧城山建立武都镇,唐德宗年间,礼部尚书李揆奉命西征。在武都镇的基础上扩充地方政权建立武都郡。李揆是秦州人,平定西番后,带家眷长期驻守,家眷安置在旧城山,老母去世后,安葬在万象洞西边的汉王镇大平山。老母被朝廷诰封为九天圣母。李揆本人也在大平山留有衣冠冢,后人建有尚书祠堂。我们今天所敬重的神仙,其实都是古代为国为民做过贡献的先进人物。

武都的地域文化及人文个性,起于仇池古国。仇池国是氐族杨氏在今天的西和县仇池山创建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国,占地包括今天的陇南和汉中一带,存在于魏晋南北朝时代,历时300余年,是夹于西番、北番、中原中央政权之间的一个地方政权。因治国方略得当,曾显赫一时。《水经注》载,汉献帝建安中,有天水氐杨腾者,世居陇右,为氐大帅,子驹,勇健多计,徙居仇池,魏拜为百顷氐王,并载仇池国建于建安十六年(公元221),历晋至隋6个朝代,传18世,立33主,治386年。也就是说在东汉建安年间,氐人杨腾率领部众迁至仇池定居下来。三国时曾联合凉州马超、韩遂、杨秋和占据今甘肃一带的兴国氐王阿贵汇合共同反抗曹操。后因战败率少数将领投奔蜀汉,其余部众被曹操迁至扶凤、天水一带。西晋文帝时,氐人杨飞龙受西晋封号,以假征西将军名义,率部落还居略阳。杨飞龙以外甥令狐茂搜为养子。晋惠帝元康六年(公元296),杨茂搜自号辅国将军,右贤王,氐族部众拥戴称王,始建前仇池国,称仇池公,其辖地有武都、阴平二郡。公元317年前仇池分裂,杨茂搜长子杨难敌继位,号左贤王,屯下辨,其弟杨坚头号右贤王,屯河池(今徽县),今陇南地区大部都在其控制范围之内。其后兄弟内斗,国力日弱,公元371年,前秦皇帝苻坚遣将杨安攻仇池,城破之后,将氐族人迁徙到关中一带,前仇池国灭亡。

仇池政权灭亡后,公元443年,杨文德在前仇池国镇东司马洪达、征西从事中郎任胜等拥立下,于葭芦(外纳乡)建武都政权,至公元477年杨文度时为北魏所灭,传24主,历34年,是陇南几个政权中历时最短的政权。武都国的领土是仇池国的东南部,东据今陕西略阳以东,西界邓至(四川南坪),南有平武(四川平武),北邻宕昌。武都国的建立,一方面依靠氐族群众对杨氏家族的拥戴,另一方面依靠刘宋政权的支持。公元447年杨文德招纳氐、羌人口,被北魏所攻占的武都等五郡氐皆附之。公元448年魏将皮豹子率大军攻占武都北部地区,将武都郡治由下辨(成县广化)迁到今武都城关旧城山,杨文德流亡南朝刘宋汉中,刘宋发大军协助杨文德反攻,复立武都国。公元477年,武都国主杨文度遣其弟杨文弘攻破仇池,魏将皮欢喜等反攻,杨文弘弃城退走。魏军攻破葭芦(外纳乡),杀杨文度,武都国亡。

当地人说今天的武都区外纳乡透防村杨崖就是武都国的国都。正在今天的212国道边的兰渝铁路西秦岭隧道右线入口处,从透防村进去,进入潘家沟,有2里路,即到杨崖之下,面前是垂直耸立的山崖,沟内溪流湍急,山崖陡峭如云。真是易守难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而前哨的几处山尖正好可以设置瞭望台。前行就是武都洛塘,直奔文县与广元交界地带。

武都是陇南市的首府,历史根源就这么久长。我在市级单位从业,很少有时间深入武都的乡镇和村庄,朋友亲戚初来武都,都嫌弃这两山夹一江的狭隘,市区最近的乡镇叫汉王镇,一直追问:为什么叫汉王哩?有来自京城的亲戚问我武都的人口有没有造假,这近60万人都住在哪里?在那里生活啊!后来我去了产优质茶叶的峪河,我又去了趟外纳镇,去了洛塘镇、角弓镇、三河镇、鱼龙镇、琵琶镇,感受了那里的民风和生活,我才从心里面有了更深层次的武都。武都的人生活在山上,精神在山上,物资在山上,性格和作风也在山上。一个在群雄争斗的大国之间延续近300年的民族政权,从高大而丰厚的仇池山,到高峻而绵延的米仓山,再到高攀见云的高楼山,还有那些在广野的山腰、山坡、山凹里的烟火旺盛的无数村庄,及其支撑其精神的力量,经过一千多年的流传、移民、融合、改造,就散落在这依附在山山水水的村落之中和民众的性格里。

在中国人的文化底蕴中,山代表了数种迥然不同的人文符号。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向往田园生活的人们喜爱山的真实写照。山,在人们心中一直充满着诗情画意。宋代画家郭熙对山作了一个很形象的概括: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山,无论是春夏秋冬,总然是美好的。青山如果加上绿水的点缀,便是远离烦嚣的另一处人间仙境。而山对于山里人,却是一个很神秘的名词。神秘,是因为山里人对山本能的敬畏。山很深邃,山里人读不懂。最直观的,他们知道山里有野兽,人类的力量无法抗拒;他们知道山很大,迷失山林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他们知道山很无私,赐予他们土地和食物。山里人畏惧山的力量,同时依赖山的恩赐,山里人甚至相信山里有神仙,主宰着山里人世世代代的命运。为了答谢祈福神灵,庙会、祭祀、社火等民俗活动在这里自古盛行, 现存《世功保蜀忠德碑》明确记载:王守武阶日,生于守舍。武阶,北魏首置,西魏时改置覆津。吴璘曾在州北米仓山上筑城,并建仓积粮,以御金兵。高山戏即是从这里的民间祭祀和传统社火中孕育、演变、发展而来的戏曲剧种。戏剧目内容丰富多彩,代表性传统剧目有:《咸阳讨账》、《刘四告状》、《老换少》、《白玉霜》、《康熙拜师》、《儿嫌娘丑》等;剧目有宣扬仁义道德、教化育人的积极意义,也是山里人点燃生活热情战胜寂寞而漫长岁月,使得那些教化人心、培育德信、提整精神的故事,代代相传。“出门就是山,一山连一山,隔山把歌对,见面要三天”唱山歌成了青年男女诉衷肠,驱除寂寞,提升劳动乐趣的主要方式。“手镯子花我二两银,打对镯子送情人,妹妹你把镯藏好,不要丢了伤我心”。这些火辣辣的山歌声如今依然在白龙江畔的公园里,尽情歌唱。前一个山,后一个山,前山洞里人说话,后山洞了出神仙。山洞又是山里藏神聚怪的神秘之处,步移景换的万象洞,悬崖居奇的朝阳洞,水声奏乐的水帘洞····有山就有洞、这些大地造化而成的洞穴,必然伴随着观音、龙王、圣母各种神灵的传说和对自然的感恩和敬畏。

山里人也不一定喜欢山,山路十八弯、山路的泥泞和山区的贫瘠让他们困窘难堪。有的走出了大山,可是落叶归根注定是他们的命运,山里人对山,冥冥之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这些山与江的组合,即是此地成为军事关隘设武都的原因,历史上经历了太多的军事过往,阶州就是阶梯之州,作为西北入西南的阶梯,司马错挥军入蜀,杨文德几代独霸称王,番王战过、项王军驻过、汉王固化地名,马腾、邓艾、李揆、金人、蒙古军、宋军、清军每个朝代都有鱼跃的过往,也是历代的农民武装失败后西逃之地,李闯王余部逃亡避难、太平军最后的王旗败落,红军在国民党部队的围追堵且中穿插而过,就像穿插峡谷的龙江水,每当风起云涌的时代,就有寒光的刀剑戳伤这西城门的砖墙,急促的马蹄踏过这遥远的古道。

每当我站在米仓山的山脊,行步汉王镇的街头,散步在龙江湿地公园和市政广场,间或趁车走过峪河春色的茶园,或站在北山南山之巅,看着波涛远去的白龙江,还有那连绵不断的群山,看到这个多桥飞架南北的山中秀美起来的城市,看着开通不久穿山而入的高速公路和火车铁道,总让人浮想连绵。总会琢磨一个武都老人唱得山歌:“米仓山上美如画,白龙江畔好庄稼,白龙江水翻浪花,唱起号子放木筏。号子响、干劲大,要把大山踩脚下,人心齐、泰山移,千军万马修水利。”这是刚改革开放时释放出一种激情和时代信息。过去几千年来,人们就盯得脚下的土地,就防害于这条桀骜不驯的白龙,就游渡于木筏子来改变交通,人们固守于这片山地上,道路阻塞、信息闭塞、人才缺乏、思路固化,满脑子革命的战天斗地,还是越斗越穷,真正意义上的天翻地覆的变化就是近30年,人们开始走南创北,国家大项目开始关注山里,电子商务、互联网+,高速公路、铁路开通,习惯于战天斗地的山里人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加速了于繁华都市的交往。山,你是一个很难定义的名词!山,让有的人付与千年的深情却可望不可即,让有的人害怕被围困而避之千里,又让有的人因为畏惧和感恩而在宁静中世代守望!各种风味的农家乐,万象洞、朝阳洞、五凤山、瑶寨风情园、峪河景区如今又让好多人陶醉而流连忘返。群群的山峦如部部丰厚的卷册。迤逦复迤逦,连绵复连绵,在时间的长流中流出一个欢歌盛世的时代。

我是常常爱用心思和步子去读山,远远地去读南山的苍茫,近近地读其北山的卵石岩,品味其古海的深沉。在读山中对这一方人的容颜,读这方水土下的生活,读他们的风貌,读他们的历史。读他们是用一种什么样子的步子走出了洪荒,读他们是以一种什么样子的姿态去承受亿万年的风风雨雨。然后,我也去读他们的威武,也去读他们的温顺。读他们为什么会耐得住永恒的寂寞,为什么会耐得住永恒的蹲坐。读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好的气度,可以容忍一些错综复杂的根须在他们的身边蛮横地盘缠,读懂了山,就敢动笔武都的人文。

武都人是热情的,山里人的热情是根植于骨子的,家里来了客人,哪怕穿得破洞的袜子也顾不得,会给你买瓶几百元的酒,朋友有困难哪怕跑断腿也不嫌累,刚直、坚毅、包容、敬人, 以一种朴素的直性力量让人难以忘怀。女人们干练、活跃、自信、至善、直爽,外面风风光光,家里整整齐齐,对男人不低眉顺眼,也不志高气杨,家务各半,不亢不卑。这里常年气候温和,女人们透露出一种不居家务的洒脱和洋气。做商人或者办公务,都是独挡一面的好手。武都商人走四川、通重庆、入上海、遍布各地,以勤劳诚信赢人。武都的官员低调而硬气,平和而有担当勇气,没有弯弯心,有高山般的坚毅和吃苦精神。我有一帮子秦腔好友,能写会画的崔佑人,执著板胡的王国英,音乐一生的袁宏波,他们都是很地道的武都人,包容、坦荡、勤奋、乐观、敬人,我都有深刻的感受。

武都生物资源丰富,适宜油橄榄、核桃、花椒以及柑桔、茶叶、无花果、猕猴桃、板粟、银杏、油桐等亚热带经济作物生长。有各类树种1300多种,享誉盛名的达数百种,境内所产阶州毛峰粟香毛尖茶叶,以其润色黄绿,味鲜清香而著称,特别是大红袍花椒、武都崖蜜、橄榄油已誉冠全国。由于特殊的河道冲击,山底看土沟砂岩,山上湿润平坦,一派生机盎然。初来武都,我住在小吃最繁华的一段小区,每当下班从小吃摊点走过,忍不住就吃几样子,飘香的豆花子,肉夹馍,洋芋搅团,米皮凉粉和豆浆麻花,武都的小吃,是陇上江南最有特色的一块金子招牌。不注意尽然把自己吃得胖墩起来,武都是个很养人的地方。

武都是最有人气的城市,在这月冷风清的冬夜,武都依然如暖春般的热火,夜市像白天一样的红火,有卖的金黄的枇杷果,红得透亮的荔枝,鲜脆的油桃,特别是白馒头般的桃子和硕大的西瓜,惹得人口舌生香。武都人很会做生意,对人态度非常好,顾客买了水果后心里很舒服。俊男靓女们倾巢出动。他们或去莲湖公园散步,或去黄酒小店对饮,或去舞厅蹦迪,虽然不是花天酒地的消沉,却也有灯红酒绿的光怪陆离。曾几何时,我也倾听着武都舞厅里歌女用真切的歌声唱过过人生苦短的叹息,也曾经跟随着这座城市的脚步见证过奋斗的庄严。

武都是一壶陈酿多年的纯粮好酒,需要细细的品味,就感觉出她独有的风味和香型。武都的一且问题在交通的封闭之上,在通高速、通火车之前,初来武都的人,刚下车的感受并不好,由于道路的漫长难行,一路颠簸,晕车呕吐,翻越米仓山,远远地看见大山夹缝中武都城,困倦的身心就产生不好感,进城的过程,就像豆子放入锅底要爆炒一样,压抑而来,热浪扑面,马上就有了逃离感。这一切都缘由于那些难于上青天的通蜀之路,制约了几千年,也珍藏了几千年。我才明白阻塞我情绪的那两件事,朋友与我顶牛说不好的也是两个事件,一件是发生在90年代初武都峪河乡一个偏僻农村的佛祖党案件,偏僻的峪河一个更偏僻的村庄,一群农民聚集在神庙前,围绕一个村干部干了件可笑事,按照社火戏的方式封妃分王,提出“打进长安城,吃饼干、坐沙发”最高目标。另一件是发生5.12大地震后的11.17事件,一直缠绕我的心头:东江镇30多名拆迁户集体因听说市政搬迁成县到市委上访,发展到聚集2000多人,冲击市委办公大楼,纵火焚烧了市委前楼、中楼、中院木楼和12辆小车及市委保安室和信访接待室。事件共致74人受伤,(其中武警69名、公安民警2名、新闻记者3);共砸烧房屋110间、车辆22辆,市委大院各单位办公设施及其他损失(不含房屋及车辆损失)503.8万元,在境内外造成极坏的影响。搬迁事因此没有办成,武都成了名冠天下的“钉子户”,但仔细推敲恍惚不定、明暗不清、把好事办砸的步奏和过程,还有当时的震灾环境,我如今才理解了那时冲动的武都人。很难想象,那些激怒的农民,满脸的皱纹,沉重的劳作,最大的艰苦连接着最低的消费,却能群体性的发疯,我没有资格去轻薄地嘲笑这些天底下最老实、最忠厚的农民。一种封闭环境里捍卫利益的心理感受,一种经过大山积淀的精神激情。那两件事毕竟无法掩盖事实上的封闭和贫困,千百年封闭在大山里感人的艰苦,惊人的贫困滋生下的一种精神。我程度不高,起步较晚,但心中的尺度是从来不想把文字轻快而华丽地罗列成作文,必须对一些事一些人思考和辨析,这两件事是绕不过我心的思考,也是我对武都多年来难以驰怀的原因。

最让人滋润心田的是这条叫白龙江的河,仔细思考,这条源头于藏区郎木寺佛地而来的河,轻缓温顺的流过了武都,她的流量、水质、养育能力是其城域没有的,多大的河养育多大的城市,一座城市的吞吐纳放、民众的幸福往往系于一条身边流淌的河,我们的先人选她为武治之都时可能没想到饮水和生活的滋润,看上她的险峻。明代《重修响崖坝栈道碑记》,其记云:响崖栈道,入蜀要冲,始凿三国。如今已经实现 “高速、火车、互联+”三通,连陇接陕通蜀,甘肃向南开放的润泽温暖的城市,山里人坐在热炕上用手指轻点就可以把他们的甜蜜、麻辣、香油等等生活的味道,销售到外面的世界。

当我买房入住在江边的小区里,和楼上楼下的朴素厚道的武都人热情相处多日后,我已经深爱上这里的民风,也爱上了这条叫白龙的江河,爱上这个父亲曾经驻兵地方。我才开始改变了那些抑郁和不安。我想起清代赵守正书写武都的诗句“从今始悟人间事,到处勾留岂偶然。”始悟武都,我才提笔叙述武都,我有种愧对这方土地,面对已经实现“三通”之后的一派兴旺的武都,追古思今 “花飞鹤去仙人远,谁谓桃花更有村!”她的魅力和前景即将显示出更美的诗境来。

2017年春节)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