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鞋 匠  

2017-02-06 19:18:40|  分类: 匠人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鞋  匠

  我的岳母是县城里有名的一个鞋匠,出生在城关姓党的大户人家,今年71岁。作为家里的长女从小勤劳能干。由于外公是读过老书城郊的商户人,岳母小时侯也读过一些书,这在那一代女人中真是难得,也为后来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自小心灵手巧,绣花裁缝,一学就通,一直是城关妇女互助队的骨干,县被服厂工队长,皮鞋厂成立,成了皮鞋厂技工,岳母灵巧爱学,掌握了做皮鞋、做布鞋的所有技术,成为车间主任。负责了不大的皮鞋厂制鞋的全过程,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鞋匠领班。

【原创】鞋  匠 - 建平散文 - 守道正己            养心文艺

 我感受到岳母的名望是成为她女婿之后的事 ,那时候皮鞋厂的皮鞋是抢手货,尤其因人定制是很难办到,听说我是鞋厂车间党主任的女婿,好多人给我说人情,托我找岳母定制皮鞋,前后有老乡、同事、朋友、领导、还有外地熟悉的亲戚,托我岳母定制皮鞋。那时皮鞋不愁销,尽管街上温州的皮鞋已经到处都是,但是大家都知道真皮与假皮,皮鞋的样子也很时尚,可靠耐用,能穿上县城制造没牌子皮鞋,那时是一件很让人羡慕的事。特别是儿子出生后,岳母给了我极大地关照,一家老小的穿着从没有操过心,简单的花布到她手里,就会剪出时髦的衣裳,使得我和妻子能够安心工作。可能岳母疼女婿是天生的,每年都给父亲和我夫妇做几双适合皮鞋、布鞋,乐得我农村的父母心里开花,一个能干、聪明、善良的老人。

【原创】鞋  匠 - 建平散文 - 守道正己            养心文艺

正当她们陶醉于好的评价,然而好景不长,这个不发达县城里视乎一下子萌生出好多鞋店,而且价格极便宜,很适应这个贫困的北方小城和周边农民的消费需求。一下子皮鞋厂失去竞争力,倒闭破产。昔日挂在脸上的满足感一下子没有了。一天在岳母家里,发现她买来近十双外地尤其浙江广东皮鞋,一双双用剪刀解剖,鞋帮、鞋底、鞋夹层布、鞋扣···一样样放置着,我就不明白一双假皮鞋5元,半假10元,真皮20元,这样低的价格是咋造出来的?她明白她的厂子就是被这些不得不服的好看的低价货给挤垮,她们无论怎样降低成本都超过30元。一解剖她更想不明白,同样的材料让她们厂造假也造不出那样低的价格。好胜心极强的岳母连续解剖了十多双不同档次的皮鞋之后,解剖物一一排列,登记。拿着样品就走访所有的布批及材料市场,也去了兰州、西安、天水和秦安市场,背着密密麻麻的计算数据,回家后累劳成疾,更多是精神倒了,躺在床上念叨的是她的皮鞋,她知道皮鞋无法做了,要素市场不健全,苦着挣死也争不过广东、浙江。精神倒下病顺势而来,只好上了手术台,医院出来,她放弃了大家让她承包皮鞋厂的想法,答应好的事,背着解剖样品出门转访一大圈回来才认输。后来我才明白,聪明的岳母虽不懂经济学,但她凭经验和敏锐感觉的意识到,大工业时代的到来,在北方穷困偏僻的小城里,各种原料市场不具备的条件下,承包皮鞋厂注定是失败的。恰逢岳父的县机械厂也倒闭破产,柴米油盐、吃饭穿衣不随着困难而驻足。岳母病后三个月,决定凭着手艺自谋出路,把向着小街的主屋,改变格式,门窗换了个方向,购买些鞋匠的常用工具,处理一台旧厂的缝纫机,还有摆货的木板架,一条笨重的木台,开始做布鞋了。国家一级机械工的岳父成了她的帮工,开始了一个即将步入老年人苦乐并行的创业史,岳母的布鞋再一度热火了这个县城。

   她使用的工具很简单,一辆老式上海牌的缝纫车,一个木制工具箱,里面有钳子、小铁锤、铁钉、胶水和各种刀具,两面墙上是架板,摆放着各种鞋码的木头鞋楦。从破产的面粉厂弄来了几百条白布面袋,洗净后改成一沓沓的白布,也架在架板上,鞋店只有十多个平米,一眼看去,全是一堆堆的鞋底、布料,凌乱而有次序。岳母从14岁开始做鞋,厂倒闭那年54岁的岳母,已整整做鞋30年,那台一直陪伴她的缝纫机也都是20多岁的“老家伙”。她没想到退休时赶上下岗的光景,这把年纪还能折腾吗?门上挂着书法家的儿子写的六个字:“党师傅布鞋铺”,就这样,我放了一串炮就算开业。刚开始时她满眼的疑惑和想不开,那个年代有个歌曲叫《从头再来》,满街里唱着:“昨天所有的荣誉,已变成遥远的回忆。勤勤苦苦已度过半生,今夜重又走入风雨。我不能随波浮沉,为了我致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每当我从她的鞋匠铺走过,看着勤劳一生,奖状满墙,晚年下岗的岳父母,半夜了还在细心地做她的鞋。深感到这歌词是专门为她俩写的,我心里就有无限的酸楚,共和国发展中的第一代工人啊!你们是伟大的。

那几年岳母的苦闷日子延续不到半年,那个温馨的鞋匠铺子里就有了欢乐的笑语,有了各种口音的订货者,有了岳父哼歌的声音,简易的鞋铺里这只积满灰尘的老灯泡,那泛黄的灯光,曾陪伴岳母度过多少个夜晚。我妻是岳母四个子女中最小的女儿,我家在农村经常到岳父母家凑热闹,妻子也常抽空给父母做饭,我也喜欢磨锤叮当的手工活,常在鞋铺转悠,经常看到岳母她始终精神饱满,满眼喜色,但掩不住她深深的皱纹,常常穿一件红色的外衣,黑色的长裤,腰上系一条土色围裙。她坐下的时候,脚腿显得有点吃力,我看见她的身子微微地向前倾着,一丝不苟地看着缝纫针在鞋上来回穿插。最后她把鞋从针上退下来,倒扣在一块铁垫上,放上鞋底,用几根鞋钉先扣上,再用锥针一锥一绳地缝,这个叫绱鞋底。针针相连,锥锥相扣,直到确信是牢不可破,才用一块布把鞋插干净,把楦头对号放进鞋里。用木楔顶紧,放在架板上定型。岳母动作是那么的熟练,神情是那么的专注,仿佛在她的眼中只有按部就班地把一道道程序做好做细,才是最快乐的,周围的其他一切喧嚣都同她无关似的。在这个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和邻街装饰豪华的门面相比,显得非常低微,她也显得非常渺小。做一双布鞋花的时间不长,但花的工夫很大。糊布衬、剪样板、粘鞋面……做一个鞋帮,就有八九道工序。再把鞋帮和鞋底钉好,到鞋楦定型,用高温灯烘干,这样算下来,一双鞋真正完成需要十几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马虎不得。这是为了保证鞋子能合脚、牢固。都说岳母做的鞋:鞋面穿旧不走样,鞋底穿破不毛边。

 纯手工的鞋底是岳母把一层层的白布刷上面糊,制成一块一块的布板材,按尺寸脚样剪好,简单装订后让农村妇女纳的,闻不来胶味,有股面香味,全是白面浆糊,除了胶皮底,基本是不用化工胶的。不过,岳母要求相当苛刻,要求缝鞋绳密闭而有细节,根据顾客的年龄、身体状况决定鞋底的软硬,不过关的鞋底从来不收。鞋子做好了,必须要用鞋楦撑过,定了型,才可“交付”使用。手工纳的鞋底,成本高、质量好。但一分价一分货,这样的鞋底做的鞋,鞋子几年都不会变形,越穿越舒服,越旧越温暖。

【原创】鞋  匠 - 建平散文 - 守道正己            养心文艺

这个小城鹿家街的党师傅布鞋铺,旁边摆摊妇女也纳闷:“我也弄不清爽,这有啥好稀奇的,大人物也来这里买布鞋。老干部经常花大价钱买党师傅的布鞋,啥弄好都来钱哩。”这个布鞋店,不到三个月就出名了,一个是岳母本身就是皮鞋厂的名师傅,二是她确实是把做鞋当生儿育女一样对待,一点一滴毫不马虎。她做的布鞋质量好,在外头名气很大的,不少人都是开着高挡轿车来的,布鞋经常是脱销的。多数是上门按着脚型定制的。有不少人为买她做的布鞋,还老远专门开车过来。还有几个大城市来的一下子放几千元,给大城市的老人亲戚预定,经常是干不过来。传统手工艺的东西有如此这般神奇?我知道这普通的布鞋里饱含着岳母一生的技艺,做事的厚道和诚实,舒服的东西往往是怀着情感的。

岳母在自己制鞋创业开始的时候,家里子女儿媳各有工作,吃着财政饭,孙子也一个个顺利考学。没有人爱接她的“祖业”,也招不到徒弟,其他人都不愿再像她一样,一辈子做鞋匠。家里也盖起高楼,岳父母的社保待遇也提高,子女也反对她吃苦,挣钱对她也意义不大,常叹息这是个养活人的好手艺,没人跟她学。她这把年纪已吃不消做鞋,都劝她放弃鞋铺。她非得在门面的一楼继续做鞋,体力明显不支,大家知道支撑她精神的只是一种心境,她经常感叹,做鞋是个好手艺,真的是舍不得丢啊。她不想看到自己一辈子摸索来的手艺,真的有一天丢了。她常常自觉不自觉地看来来往往的人脚上的鞋,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她是渺小的,她的工作是微不足道的,只是个鞋匠。但她给那些穿破烂鞋的穷人,从她门前路过时,经常送双布鞋。直到发现她得了重病,拉在兰州动了重度手术,从那再干不动,才惋惜地关门停业,至今还常来问党师傅鞋的人。从14岁干到68岁,投入鞋的心血54年,且不烦、不腻,依然那么看鞋就来趣,喜兴于心。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手术后昏迷时期,迷迷糊糊之中,斜躺着。她迷迷糊糊之中睁开眼睛,突然问一个女医生:“你的那双鞋多漂亮,脱下我看看!”女医生也吃惊,感叹老人什么见鞋就精神来了,医生说是日本买的,接近万元里,她执意要看,女医生脱下来,她看了又看,这鞋我也能造出来,太贵、太贵,我要做半年还不如日本人的这一双啊!制鞋已经钻进她骨子里。

 当液体向她身体一滴一滴流的时候,看着这黄河两岸的万家灯火,我想起我已故的母亲,还有她小时候给我们做鞋纳鞋底的场景,那时的母亲,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油灯下做鞋缝衣是母亲的常态,一家人的冷暖全系在母亲之手。在漫长的历史中,除了一定品位的官鞋由专职定制外,对于普通人家,出外履职、参军、服役等的行头都是要自家置办的,制鞋缝衣一直是母亲贤淑能干的标杆,才有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诗句。如今的母亲再不缝衣做鞋了,我们这一代人可能是穿母亲鞋的最后一代人,我每次打扫家里,总能发现我的母亲、岳母、姑姑···上辈人亲自给我和妻子儿子做的布鞋、麻鞋,当我丢弃时总是感到刺心的疼。工业化时代的到来,已经没必要再自己做鞋了,这可能也是一个断代意义的里程碑。

细细想去,这鞋是母亲与子女亲子关系的一种久远的根系。在中华大地上距今180万年前的巫山人已进化为直立行走,完成了由猿到人的进步,直立的原始人手脚分工,脚成了支撑人体的重心。脚是全身唯一与大地保持紧密接触的部位,古代先人用双脚支撑着身体在这片土地上采集、狩猎和捕鱼活动。特别是在嶙嶙荒野中长远奔袭狩猎时,保护脚的健全功能是生存的先决条件,因此在人类服饰起源史中原始鞋饰的产生要早于原始衣饰的出现。在保障脚不受伤的前提下,才开始了人体的其他要害部位的保护、包丑和保暖,保证了脚的舒服和活动自如是人类服饰的第一步。

史考证明,北方寒冷地区鞋饰文明比南方开发较早。先祖把猎取的野兽用简单的锋利石器把皮、肉分离,再用石器把整張兽皮切割成数块毛皮,同时割制一些窄皮条,用以绑扎固定。我想象着肯定是那么一位慈祥的母亲,将整块切割合适的兽皮包扎在为族群奔波的子女脚上,保护脚板以免冻伤和割裂。鞋从一开始就饱含着母爱的情怀,这种最原始的“足衣”因用裹扎的方法,亦有“裹足皮”之称,成为人类鞋饰源头的“始祖鞋”。为了便于扎系,先人将兽皮裁成块状,在边缘处割开多个小孔,将皮条穿于小孔内,收紧皮条将兽皮捆扎在脚踝骨位置。这种“裹脚皮”西北地区称为“裘茹克”。缝制工具的进化促进了“裹脚皮”的革命,先人学会用骨针按脚形缝合兽皮,制造出底帮不分的“摺脸鞋”。此后,人们发现由于鞋帮和鞋底功能不同,往往当鞋底磨透时鞋面却完好无损。为了能替换易磨损的鞋底,先人们学会帮、底分别选用不同质地的毛皮,来延长鞋子的使用寿命,并通过绱缝工艺完成整双鞋,这样就出现了现代鞋的雏形--缝绱鞋。当时缝绱鞋有不同的款型和样式,鞋帮有无靿、有靿之款型,鞋底有翹头、平头之样式。实际上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林区的家乡人,还制造这种“生鞋”,我也试穿过冬季进林人的“生鞋”,也亲眼见过制作“生鞋”的过程。多是牛皮来制,也有驴皮和猪皮制的。父亲当生产大队队长时,给进林割竹子制造竹席搞副业人员,切割分派过牛皮。牛被剥皮取肉后,把整张牛皮放在黄土里搓净,然后放进皮硝水里浸泡,泡两三天熟后晾晒,然后毛皮向底放在一块大案板上四周固定,用木匠墨斗划线,按照划线切割成比十六楷纸大一些的长方小块,四边各打三个小孔,一个强劳力两块,就是一双鞋,分给长势结实,出力大的人分牛背上皮厚的皮块,身单力薄者分给牛肚子上薄皮。牛皮生鞋关键是保养,穿过收拾干净,再穿时用温水泡软,垫上软草再穿。我也穿过两次皮包脚的“生鞋”,燕麦草垫脚,走起路来摩擦热乎乎的,行走雪地一天,还是热气腾腾,晚上回来,脚净得白净净的。没有想象地那样艰苦。细想起来原始人数百万年前直立行走后的原始的穿鞋方式,在一些地域一直延续上世纪90年代。这是多么漫长的历史,贯穿了整个人类发展史和文明史。

 在中国,鞋的形象最早见于氏族社会时期的彩陶。现存最早的鞋是湖南长沙楚墓出土的一双用皮缝制的鞋。看来皮鞋是人类最古老的事物,古代的鞋主要有屦、舄、屐、靸等。古人把身上的服饰分作首衣、上衣、下衣和足衣。足衣,就是古人对鞋与袜的总称。    大约在5000多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就出现了兽皮缝制的最原始的鞋。在新疆楼兰出土的一双羊毛女靴,距今已有4000年,整双鞋由靴筒和靴底两大部分组成,堪称世界第一靴。周代,在夏商礼制的基础上,进一步全面完善了礼制,在服饰制度上更加完备。当时从天子以至卿士,服饰各有等差,并且还专门设“司服”一职。秦朝建立起我国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为了巩固封建帝国,秦始皇创立了衣、冠、履各种服制。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在鞋履中突现出来;遵照当时“天方地圆”学说,男人都穿方头鞋履,表示阳气方刚、尊贵从天;女人只能穿圆头鞋,意喻圆顺温和、柔弱从夫。魏晋南北朝时期,民族大融合,鞋样也大融合,鞋的款式更丰富,有许多鞋式是男女通用的,种类有履、屐、靴等,凡娶妇之家先送丝鞋为礼,婚礼送丝鞋成了规矩。

【原创】鞋  匠 - 建平散文 - 守道正己            养心文艺

在3000多年前编写的《周易》已出现了代表鞋的“履”卦,履就是木板底子的鞋,是远古的伏羲从穿鞋走路中悟出的生活之道。意思是穿着木底的鞋走路,时刻保持着兢兢戒惧的状态,谨慎行事,脚踏实地,遵守礼节,才有吉祥。唐代诗人王维《宫词》里有“春来新插翠云钗,尚着云头踏殿鞋。欲得妖君王回一顾,争扶玉辇下金阶”一种高头鞋履,以布帛为之,鞋首蓄以棕草,因其高翘翻卷,形似卷云而得名。唐代的履先后出现了高头履、平头履、小头云形履、花形履等名目繁多的样式,归类脚的大小出现了鞋号,唐朝正式用“鞋”称呼,代替足衣之称。北方民族的靴子亦成为隋唐男子青睐的鞋饰。在初唐之后靴子不仅被钦定为宫廷官鞋,还可以着靴入殿。当时制靴以黑色皮革为主,前唐多穿高腰靴,特别是军旅武士全着长靴,到了后唐五代流行短腰靴。还出现专门制造鞋的作坊工厂,专业化生产。对于官商大户有钱人家结束了母亲制鞋的劳作史。但对于普通官员百姓依然是母亲是一家温暖的主宰。

 宋代的礼学思想与唐朝五代沿袭而来的缠足习俗不谋而合,促使缠足之风明清时期愈演愈烈。把唐朝崇尚的“小头鞋履”,经过宋、明、清推到了三寸为美的程度,是中国鞋的历史上奇特的一角。

明代是我国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后期王朝,朱元璋竭力提倡汉、唐、宋时期的鞋履文化。促使该时期鞋履文化进入成熟阶段。明代用了三百年的时间集华夏传统鞋饰之精华,奠定了中华鞋饰文化的基石。时至今日,我国各种地方戏剧皆以明代鞋饰来代表戏剧舞台上的中华传统鞋履。明代的男鞋参照大唐时期的靴履,将靴子定位明代“公服”。百官平时上朝时穿的靴称呼“朝礼靴”。俗称朝靴,朝靴、朝服也如今天法庭上的工作服,代表国家,必须整齐划一,鞋的造型在一历史时期,赋予了政权的内容和政治的含义。

十九世纪六十年代缝纫机问世,是鞋的第一次技术革命。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出现的制鞋胶粘工艺是另一次革命。鞋帮和鞋底不用线缝而直接相粘。使传统鞋业由个体手工业走向机械批量生产。制鞋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猛烈冲击了我国的传统手工鞋业,传统的布鞋、皮鞋也都经过时代的洗礼,中国鞋履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解放以来,记忆深刻有时代精神的是解放鞋,是那个年代普通大众最受益的胶鞋,白球鞋,高筒水鞋,都是最时髦的产品。家乡一个老地下党干部,任副县长,全国人大代表去北京开会,买了一双高筒防雨鞋,他天晴天下都穿着,他的鞋被风传的神乎其神,到那里一站都围一帮子人,都低头看他的防水神鞋。我是穿着母亲的千层底布鞋长大的,北京的伯父寄来一双蓝色的半高筒防雨鞋,穿了一次由于太洋气不合群而再没穿,也舍不得穿,为空变旧,结果脚长大不能穿。改革开放后,最让人兴奋的是买的几双足球鞋,称呼钉子鞋,鞋底下有硬质塑胶丁卯,走路稳定有力,那时是最幸福的事。第一双皮鞋是工作之后要找对象,在城南街浙江店买的30元假皮鞋,穿着“巴拿马”布的裤子配浙江皮鞋,洋气着不会走了。相亲时对象说“你那鞋是假的,塑料皮子不透气,对脚不好。给你定制双真的吧”,就这样才知道了鞋匠的岳母,就有了对鞋的关注和思考。

   如今中国已经成作为世界最大鞋业工厂,脚底下的问题已经全部满足的解决,并且成为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广东宝成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制鞋企业,在东莞的员工就有十几万人,全球25%以上的中高档运动鞋出自这家集团。中国已经成为不可动摇的制鞋大国,有数千万新型的鞋匠在从事这份最古老最实用的工作。然而,企业恶性竞争,大打价格战,技术精密度不高,产业升级缓慢,产能本已过剩,劳动力市场欠缺,出口退税率降低,出口保证金台账制度实施,土地成本上升等等因素,面临新的挑战和压力,使得一些企业无力经营而关闭,广东关闭鞋厂有五六千家,涉及员工15万-20万人。中国鞋业正在经历着提级换代转型阵痛。

“中国鞋”已经在全世界人的脚下,古老的而新型的中国鞋业,在这次阵痛中会否改变在世界产业中位置?时下对于“中国鞋匠”来说,要实现持续多年高速增长的鞋业加工贸易,无异于一次沉重的飞翔。我也明白,岳母能够在那种下岗后“寒冻无衣”的情况下,鼓足精神,“修我戈矛,与子携行”,渡过艰难的岁月,走到满足而幸喜的今天。我们的新时代的鞋匠们一定会潜心细磨、提级换代,“中国鞋业”将会在世界各地再度辉煌。

(2017年2月6日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