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古城偶遇董仲舒  

2016-10-22 00:23:36|  分类: 行旅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城偶遇董仲舒

【原创】古城偶遇董仲舒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这是盛唐时期的白居易描述一个红尘艺女弹琵琶绝美诗章《琵琶行》中的句子,就知道了大唐的西安有个叫蛤蟆陵的地方,出过一个弹起琵琶能撼动心弦的美女艺术家。不巧一个雨后的早晨,白居易笔下“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琵琶女走失的街道里,我却与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邂逅。这个人艺高人胆大,他的议案被皇帝采纳推行,此策收拢人心,改变了历史, 然而他的命运也如那琵琶女的曲子: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长假的西安,各大景点都是人满为患的,有名的景点都已经去过,就没有到景点的兴趣,住在古城南的一家酒店里,看过这里工作的儿子。那是个雨后的早晨,我起得很早,想在城外公园里找个唱秦腔的摊子,一吼过瘾。走过和平门一个下马陵的城下巷道,又看到一个蛤蟆零的酒吧,觉得这个地方很特殊,手机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个陵字下面埋着一个伟大的人物,鸿才大儒董仲舒,才忆起这蛤蟆陵与一个弹琵琶的女艺术家有关。于是唱秦腔的兴致暂放一边,在摆满农产品、塞满农用车的巷道,寻找这个改变历史的大人物,问了好多人都知道这条街叫下马陵,都不知道董仲舒,也不知道陵墓在何方?在这条充满平民生活气息的小巷里,在这小商贩的货摊和菜摊之间,我边走边和手机对照,发现一个翘兽勾心的仿古门厅,双门紧锁,布满灰尘蛛网,门前塞满车辆、货摊,不远处的文昌门的路牌下立着一块铜质碑,已经是尘土封面,我搽了尘土,才看清上面记着下马陵的来历,也知道尘封的门厅正是董子祠所在,在傍边是一个单位的院子里,显得低微而囷气,尴尬而拘谨。

我看着跻身于古城内夹道巷路无人问津、蛛网尘封的董子祠,一直纳闷一代大儒巨匠怎么会藏身于长安城里面?大汉是很讲究墓葬的,普通人家造坟墓都要在青山环水,远人幽静的地方,怎么会选择城内民居之中?查阅才知道,汉代的城郭远小于今天的古城,如今的古城是在隋朝文帝时期扩建的延续下来,这块地方在汉代可能是城外的一块风水宝地,唐代叫芙蓉苑,一听就是欢乐地方。当年隋文帝阔城搞拆迁,肯定是花了不少功夫,得罪了不少人。可能是董仲舒影响太大,也许是这一带因董仲舒而文脉太盛,隋文帝怕动文脉故而保留。因为汉武帝晚年自悟执政有过,怀念起帮他实现思想统一“大一统”帝国的董仲舒来,常来这里下马掉念,路过这一段路时也下马步行,以示敬重。于是民间称这一带地方叫下马陵,由于陕西话中“下马”二字与“蛤蟆”同音,所以几经流传,便被称作了蛤蟆陵。

唐白居易《琵琶行》中有名句“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蛤蟆陵下住”。历史学界考证,白居易遇见的京城弹琵琶的女子所说的应是下马陵,白居易不去细考,听成了陕西话同音的蛤蟆陵,蛤蟆陵由此闻名遐迩。世事有时很微妙,给功高同天的鸿门大儒董仲舒作广告的,竟然就是这么一个弹琵琶的船上艺女,和一个诗人与艺女的离别问话。这西安古城和平门到文昌门八百米的一段路蛤蟆陵就这样出名了。从明代开始,从文庙到关中书院这一带再到蛤蟆陵,一直是文人墨客流连之处。地域虽小文气极盛,参拜者络绎不绝,自民国后期至今这地方建成的单位院子,民居挤压而来,成了自发的果蔬市场,文脉衰落下来,也绝少有人过问。如今旅游如潮的西安,影响历史的大儒这里竟然成了蛛网锁门之地,世事沧桑,大儒如此凄凉。

【原创】古城偶遇董仲舒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对董仲舒受历史教材的影响,一直是心存抱怨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你瞧这人的主义多坏,遏制了思想,牵制了文化。随着成年的到来,读书的广列,加之这个年龄段看书,虽然看后说不上规范的词句,但一看就能看懂。看历史,一看就像画卷一样延展开来,看得通透,思考得开。漫漫地我对这个人由衷的敬仰起来,这是华夏大一统体系的第一功臣,他的生死事迹是清楚的,生于公元前179,逝于公元前 104年,享年75岁,祖籍广川(今河北枣强东),汉景帝时,董仲舒便来到京城长安,成了朝廷的儒学博士。在这期间,董仲舒闭门读书苦研,甚至连窗外的“美景”也不看一眼,故有“三年不窥园”之美谈。“读书随处净土,闭门即是深山。”几年过去后,董仲舒的学问愈加精深,成了远近闻名的经学大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策的提出,对于刚刚“凿穿西域”、“马踏漠北”的汉武帝,面对扩大的疆土和不安份的逐王,这个旷世帝王满眼的茫然,“大一统”策论与汉武帝意图,从武力到精神全面统一天下的梦想一拍即合,“罢黜与独尊”开始在汉帝国的遐迩僻壤和广域平川生根发芽,蔓延开来,儒教成了国教。汉武帝普及儒教从选官导向切入,推荐人才的标准是:“郡国县官有好文学,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出入不悖,所闻,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即:“一好三德一不悖”,推荐对象是爱好擅长文学,汉代的文学含义广泛,主要指好读书,并悟出学问,能表达,会写作,有学问的人。政审标准:敬长上、肃政教、顺乡里。就是尊敬皇帝长辈,严肃对待政令教化,在顺从乡习民约。工资待遇和郡守及诸王平级:二千石。这个汉代公务员的标准就是现代也不过时。推行“能通一经者皆复”制度,就是儒家经典“五经”之中能读通一门经书,就可以终生免税。对下层普通人家是多么具体、实惠的诱惑和鼓励。以福禄和财利的价值取向和利益调控为手段,为教育文化生态的恢复和繁盛创造社会条件。汉武帝推行开始,百余年的努力,全国上下形成浓郁的学风、文风和读书风,表现尤存的汉隶就是书法艺术的高峰,汉文章也是达到一种文化的高峰。这种制度沿袭承用了两千多年,加之先达文士在社会较为普及,那时“五经”是汉代的百姓大众读物,引导了民间读文好学风气,也是人才成长的主要道路。漫长的封建农业社会,需要的官员是极有限的,极少数成功者做官,大量读书人活跃民间,或教学或成为民间文人,依然受人尊敬。后来演变为科举考试,底层百姓的孩子,通过“十年寒窗,九载熬油”苦读书,通过科举考试,就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诗经》《尚书》《礼》《易经》《春秋》,讲的是修己利人的处世哲学,流传有他们讲的故事和读书声。儒家的仁、义、礼、智、信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以劝善、劝爱、启智作为育化民众的主要内容,政策的制定、顶层设计顺应天时自然的运行,下层百姓知道自然水土及季节变化的细节,呈现出一种静静地、慢慢地、悄悄地、渗透地潜进过程,没有浮躁、没有显摆。自从董仲舒的“天人三策” “君权神授”“天人感应”把儒学推到政治领域,  使得道德约束系统、价值取向系统、利益驱动系统、法律调控系统,都在潜在的进行着,重德化、分好恶、知义财、并威恩,都在起着自己的作用,一个农耕社会近乎完美的治理方式展示出来。数千年来,儒教成了中华大地的政治波动、王朝变换但万变不离其中的精神杠杆,儒家思想渗透到华夏民族的血脉之中,在汉民族和异族政权地域争夺中,异族每次用铁蹄 武力夺取主政华夏的大权 ,终都被儒教同化。中华文化文脉长久不衰,也得益于那个思想纷飞的历史时期对儒家的独尊,对百家的罢黜。才使得文明古国历史波动不断,然而没有逃离儒家文化的杠杆,继续以大一统的之态屹立至今。华夏民族数千年的文脉犹如一盏不息的明灯,在汉民族和北方游牧民族轮翻入主中原,华夏民族融合发展过程中,多么不可一世的铁蹄利刃,一旦坐稳江山,都被儒家文化所训服和同化,文化不衰,民族必盛。如果当时百家争吵,没有形成大一统的文化体系,必然是四分五裂的局面。纵观上下五千年,秦始皇用武力一统华夏领地,汉武帝用董仲舒“尊儒”“天人感应”之策一统华夏精神,真是异曲同工之妙。

 在电视剧里董仲舒的是一副文弱迂腐的儒生形象,实际上儒生的“之乎者也”的酸态是从宋亡以后开始的,清代优盛。宋代以前的儒生都是充满阳刚之气,有刚烈之风,汉、巍晋、隋唐时代的大儒都有一种视死如归的豪胆侠风,胸有礼节,昂首阔步,胆正气长的风格。所以威势盛极、霸气凌然的汉武帝昭命董仲舒进宫问策时,董仲舒竟然毫不怯场,胆正气足,侃侃而谈,对答如流,声音洪亮,这种底气让汉武帝振奋不已。汉武帝全面采纳了董仲舒提出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及 “举贤良”之策,“君权神授”,“三纲五常”,这些大一统思想,对汉武帝帝国的精神统一很合用。董仲舒又怕帝王的权力失去制约害祸国民,于是乎又提出“天人感应”,恶政会带来天怨人怒的恶果,就会通过天地的“灵异”现象表现出来,提醒限制帝王权力的“灵异”上天感应说,激怒霸权独刚的汉武帝敏感神经,造就了董仲舒一生仕途坎坷,颇不得志。因谈论灾异,被降职下狱。免去江都王相国。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辽东高庙和长陵高园殿发生火灾,董仲舒推说其意,写成《灾异之记》草稿,尚未上书皇帝。主父偃私见其稿,因为嫉妒董仲舒,所以将《灾异之记》草稿偷窃出来上奏朝廷。汉武帝将它交与朝中诸儒审阅。汉武帝一怒之下,把董仲舒打下了大狱,虽然后来汉武帝看重他是著名的经学大师,又下诏赦免其罪,复为中大夫,让吾丘寿王向他学习《春秋》公羊学,但是董仲舒再也不敢谈论灾异,退隐乡野、归志林泉,终日闭门著书,直到无疾而终。但他的“天人感应”,告诫官员“头顶三尺有神灵”这种天人合一的自然观,也成了帝王检讨自己,大臣约束自己的儒家信仰,自此开启了两千余年封建社会以儒学为正统的先声,在中国文化思想上产生了极大影响。传说是董仲舒去世后,汉武帝亲自为他选择安葬之地,就在现在下马陵,并在陵前修建董子祠。  

 我不明白这个历史名人之墓,为什么不开发利用起来!而当作退休干部活动室,门口的保安一眼严肃,不让我进去,并说进去也没啥好看的,一个砖砌的方块,再没啥。听说在西安南的兴平县有一座村庄叫“策村”,235户村民中除8户外,全系董姓。有人认为这些村民就是在这里世代相继住了二千多年的董仲舒后裔。策村东南约250米处,有一座南北长71米,东西宽30米,封土残高14.3米的古冢,村民称为“策冢”,这就是董仲舒的墓冢。董仲舒为官清廉,讲学不取分毫,家贫守道,没有丝毫产业和积蓄。死后,儒生们才发现,他穷得甚至连一口薄皮棺材都买不起。就地埋在董村,后来念及他的策论对汉有功,改为策村,反正这些都是传说,也没有史料记载。

 我想起山东曲阜孔陵的气派辉煌和恢弘大气,简直是天地之差。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孔子创立了儒家,兴办私学,领着一帮子穷学生,各国游说,在霸权实力说话的战国时期,作过鲁国的司寇小官,又辞去在野,没有人听他的话。好在孔子是个乐天派,没人听他的话,也没人让他参政,晚年领着一帮弟子周游,体会人间冷暖,在世立言,死时也平凡,但他自得其乐,和弟子平等沟通,交流感悟。他的思考、与弟子交流、对话,语言被弟子记下来而成《论语》。而董仲舒顺应汉武帝一统天下的思想,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大一统思想,从精神上统一了华夏,封官江都相国,因他以天人感应,把火灾与汉武帝的执政过失联系起来,汉武帝盛怒被关押问斩,又被赦免,从事讲学至终。生前两人都差不多,死后千年演变,东方泰山脚下睡着儒家的创立者,西边古城脚下躺着儒家的强力推行者,今日的景况是如此不同。董子祠和曲阜的孔庙孔陵相比简直不堪相提。孔子死后数百年,他的后世学生推波助澜,董仲舒把孔子儒学发扬光大,推到国教。孔子逐步演变成了圣人,盘龙大气的巨墓,多少帝王将相都去朝拜,每天人流如潮。而董仲舒死后连墓地都成了争议不清的事,这就是他想用“天人感应”的上天来制约至高无上的皇权,牵强附会的利用火灾解释为“灵异”想提醒汉武帝,反而激怒了帝王的结局,当他把皇权吹到天上后,制约皇权就由不得他。不要那个唐代弹琵琶风尘女子和白居易的邂逅,并弹出美妙的《琵琶行》来,恐怕连蛤蟆陵都被后世忘掉。

【原创】古城偶遇董仲舒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事实上,董仲舒的形象历史上也是模糊的,画像不一,描述差异大。听说董子祠里有个画像,现收进陕西博物馆,这与儒家修为过程神秘文化有关,好像时而是神,时而是人。董仲舒求学或讲学时,深居简出,讲学或接见客人时,厅堂挂一纱幔,隔离开人们的视线,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昏暗的油灯下讲学、说理,视乎神仙在解读天书,就连跟随他多年的弟子,也很少谋面。

 神人不分,幽处独行是古代大儒的共性,典型代表如汉留候张良、武侯诸葛亮、明朝大儒功臣刘伯温等,这些大儒仰观天文、俯视地理,通万物之情,察人生之变,能掐会算,能征善战。帝王最不放心这些大儒四两拨千斤的神力,所以张良辞官上山躲祸,刘伯温退隐被赐药遇害。学术要求自由无限,帝王要求一统江山,这是中国古代政治文化的一个特色。董子墓前,我尽然扯出这么一大堆事情来。西安古城真好,随便一走,就发现这么一个让人思考无限、深不可测的人物来!可能是西安的文化古迹太多,把董仲舒没有放在眼里,这么厚重的一个历史人物,断碑残垣,大门尘封的就那样丢弃着,真心希望整理开发,向游人开放,让这个历史功臣阳阳光光地立在那儿。

 

(2016年10月22日于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