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扶贫村的点滴思考之三  

2016-05-01 16:15:52|  分类: 很不称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我的“土匪情结”和思考。

   【原创】扶贫村的点滴思考之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亲爷爷是被土匪绑架致死的,自我有记忆起,实为姑姑的养母经常提到土匪,有个叫马尚智的绑架害死爷爷,让庄里的坏人哄骗到农庄大地里,用烧红的线杆(铁棒)炼肉烤银子,绑架黑河半年,放回时升不起腰,不久而亡,仅42岁。出于对爷爷的追问,我自小对马尚智恨而有加,有一种“土匪情结”。就一直对土匪事件格外关注,我发现20世纪二三十年代,那个枪便是草头王的特殊时期,我国凡是大山丛林到处都有土匪,陇南大山深沟,恰好是土匪出没之地,出一些地头蛇或草莽匪盗也很正常,那是一个历史过往,为什么遇到一个事先贴个正反标签,而不能把它真实的记录下来,并变成一种历史活跃起来,让后人或缅怀、或知耻、或警示,让游人在这里驻足,感叹这深山纵横里曾经的枪声和厮杀,绑架与滴血。陇南处处有美景,而现在美景的地方,大多都是土匪曾经关顾的地方,而且这些匪盗都和一定时期的政治相关,与一些政治事件和耳熟能祥的人物有关,胡宗南、鲁大昌、马廷贤、马尚智、礼县屠城、甘陕川围剿闫俊山,一个人、一件事、一段历史,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浪花,但对这个村庄来说却是一段特定条件下的奇峰巨浪。对一个地方来说是一种另味的资源,如果有部影视剧把陇南的枭匪史搬上荧幕,显示出陇南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土匪纵横,也能体现陇南山川峻峰和茫茫丛林,连篇不绝的旖旎风光。我的扶贫点闫俊山的老窝柑柏树村也能开发旅游,让人知道这大山深沟里发生的惊心的农民故事,这里的农家院里,也有“闫司令土鸡”、“压寨夫人擀面”等等有名堂的菜上桌了。一个人,一个村子,一段历史,一串故事,这个扶贫村就有了可以审视和催人思考的深层价值。

【原创】扶贫村的点滴思考之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很幸运帮扶这个有深层故事的村子,它让我懂得特定条件下土匪是怎样产生的,知道当前农民的状态、幸福、欢乐和忧伤。那天我和彭支书绕道他家房背山梁,看着远处的镇子,感到那边的喧嚣,也感到这沟里的静谧,远处高楼在堆积着财富,这边山林在伸展着绿色,山里山外,各有洞天。彭支书问我,你是个文化人,我问你人咋样就算富了?富贵无苗,贫穷无根这句话咋解释里?为什么只抓钱一样子里?一句话问得我满眼茫然。

我也不明白富贵无苗,贫穷无根的深意何在?我所知道的是,人总是这山看着那山高,总是在得到这样的东西后,还想得到那样的东西。但上苍不可能满足人的所有欲望,他故意给人留下一些遗憾,留出来一些空白,留下一些欲望扑空的差错,让人去妄想。

一个人,一个村子,一段故事,一份情怀缥缈在这让人不断思考的村庄。

 

2016年5月1日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