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2015-08-24 22:55:56|  分类: 行旅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居住的城里,最好的去处是茶余饭后在白龙江沿江公园散步,看着洪荒而来江水波涛,或者夜景下的粼粼波光,江边还有雕刻着抗震救灾故事的5.12纪念广场,展示着人类救助灾难、恢复重建的能力。我常常想,这条河的源头是什么样子?记得那一年这条河的一小支流发怒了,2000多条生命埋于一个叫舟曲县城的泥砂之中,牵动了全球人的眼珠。当我到舟曲的时候,那里已经改造重建,只是从纪念馆的新旧照片上去琢磨那夜山洪爆发的凶恶,国家花上百亿元打造了新的城市,“换了人间”。对灾难问题上,我看不惯“战胜”两个字,人类在自然灾难面前只是补救重建,不存在战胜问题。灾难过后的地方就是建设再好,那是对灾难的扑救,而不是显示战胜,人类的科技再发达,到大自然面前,人类永远是幼小的孩子。每当走到地震及舟曲水灾纪念广场,回忆那场些灾难给人们带来的恐慌,我就驰思远想这白龙江的源头。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燕子河、西汉水是我曾经的生命背景,那里的源头我去过,我明白那里人的生活状态,也知道一些乡土人物。当白龙江成为我生命背景的时候,我跟随过她归大海的去向,她和白水江汇合入了嘉陵江,在重庆市的朝天门汇入长江归大海。我曾经站在朝天门,见过她入长江的气势,是平和的,潜入的,交融渗透的,无波无浪,缓和渐进的入了长江,那是一种静态的气势,是一种博大而深厚的美。但她的源头我是陌生的,那里人的生活状态我全然不知。一条河就是一个历史,一条河就是一个久远的文化,当我白龙江边散步的时候,我常常望江思考发愣,有时她带给我的是一种流动的历史,她给我一种“逝者如斯夫”的生命的提示;有带给我的是一种哲学的思考:“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流水不蠹,户枢不蛀”;有时带给我一种“谦卑处下,集流成海”处世思维。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八月的一个假日,我终于有机会追索她的源头,那是一块蓝天白云为背景,苍松翠柏相映,佛寺金壁辉煌,红衣僧人成群,诵经之声不绝,一个散漫着佛光、平和、洋溢着幸福、充满信仰名叫郎木寺的地方。我是从甘南州府自北向南而来,合作是个美丽而干净的高原城市,州府广场的夜晚很有特色,高大的牦牛石雕,勋勋烈焰不灭的人造篝火,气势热烈的锅庄舞,还有那些色彩绚丽的民族图案,宣示着这是个畜牧业发达和热情奔放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城市。

高门大窗的旅游大巴碾着早晨带露水的阳光,在草原的国道上向郎木寺行驶,路两边起伏的草原,成群的白羊吃草在远处的山峦,好像一大片一大片的野棉花,正在竞相吐露着洁白的花絮,散布在满身青草的原野和河谷;还有那些悠闲摇尾的藏牦牛,散乎在山野和河潭之上,尽情地挥洒着无拘无束的自由。有村庄的地方就有白塔和金顶翘檐的佛寺,山上还不时建有天葬台,那是体现藏民人生的尽头是青烟的地方,还有无处不在飘动的经幡,袅袅升起的桑烟和经常出现的红衣喇嘛,还有那高空自由盘旋的草原的神灵、能把人的灵魂引上天堂的苍鹰,无不提醒这是一块充满信仰、神秘的动感地带,也深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精神内涵。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就这样一路思考一路观望,看见一片苍松茂密的深林,好像一幅浓墨饱蘸的水墨画,把世间的墨、绿、金、白精妙的搭配起来,水墨的深林,绿色的原野,金碧辉煌的佛寺,纯白的圆塔,形如莲花的贡品山插入云端,这就是郎木寺小镇。小镇还有川流不息的汽车、欣喜的游客,三五成群走过的红衣僧人,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从镇中心穿过,自然把镇子分为南北两岸,北部宽广主区是甘肃碌曲县的郎木寺镇,南片小区是四川若尔盖县域,这就是白龙江的源头,那条宽不到两米的小河,就是白龙江,藏文意译“白水河”,白龙就是白水之意,这里山川雄秀苍莽,河流简约飘远,大自然在幻化跌伏开合之中,尽情展示着震慑心灵的净灵之美。北坡山上,苍松翠山之间,顺坡而建有三座高大而金碧辉煌的寺庙,称色止寺。山梁峁坪上建有讲经堂、晒佛台、天葬台、白塔、桑烟炉、以及僧人房,南坡之上也建有佛寺、清真寺,清骨高洁的叫醒楼和浑圆宏大的白圆塔相映成趣。使人就知这是藏、回、汉共居,以藏传佛教为主体的藏区神圣之地。尤其那条称白龙江的小溪就源于南寺身后的那片林木深深的纳摩峡谷,树林蔽日的峡谷中密布无数个泉眼,曾经是传说很久远的神泉,每一个泉眼中都流出来一小股溪流。在那数千年缺医少药的岁月,信徒不怕遥远来这里朝佛,取这里的神水,治病救人,消灾驱邪。在藏人的心中,这白龙江的源头活水是佛光照耀下的神水,我仔细打量这条小溪,流过小镇时清澈本色里漂浮着各种包装袋、塑料垃圾,生活用水也流了进去。我知道,人类的注意力放在那儿那里就不得安宁的日子,那里就多起来欲望和垃圾,这清净佛光的白龙江源头,人来车往,如此沸腾。时代变了,月亮上的广寒宫也停下了人类的机器,这美丽怡人的郎木寺就不得清净了,我本身就是一个凑热闹的打扰者。

 我赤脚参观了高大宏伟的讲经堂,相当于我们的大会堂,听高僧讲经,辩论,答辩的地方,有一种严肃、神秘之气,院子里三个僧人在诵经,好像中学生背书的样子,听不懂背的内容,全部是声音沧桑的唱调,有时还有弓腰踏步的动作,有时取出藏在胸口的经书看看。隔行如隔山,看神态都是特虔诚认真的,都是刻苦学习的。估计学科也不少,藏佛学、佛文学、藏医学,那也是世界的一个十分博大的学科。讲经堂西面的大坡上是晒佛台,是一年一度举行的最主要全民节日晒佛节,巨佛像是用绿宝石、珊瑚、珍珠、黄金粉末颜料,在毛织的布上画的唐卡。每年的正月十三,这一带藏区的藏民,都要穿上节日的盛装,带上一年来的收获,来这里献佛朝拜,参与辩经、亮宝、酥油灯展,并进行物资交流,那时天寒地冻,但信仰的精神能驱散所有的艰难,都迎着风雪和寒冷,络绎不绝地赶来接受佛的光芒。那天巨幅唐卡佛像漫漫展开,跪满山里坡坡洼洼的千万藏民虔诚的磕头朝拜。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站在阳光灿烂的晒佛台级之上,远望近观眼前的景色,阳光夹杂着从寺里桑炉飘出的缕缕烟雾,正在弥漫着午后的小镇,金碧辉煌的寺院和简朴、石压房顶的僧居小屋相映成趣,昭示着天上和人间。寺庙屋脊上的金法轮、金羊和金鹿在阳光下金色闪闪,宣示着藏区特色的佛法及世事轮回。而那串寺庙顶上不知被辗转了多少轮回的佛珠,寄语着深沉的信仰和希望。看那些不知疲倦的藏民逐个地拨转着转经轮的虔诚,强光晒黑的皮肤,在蓝天白云的大幕下显示出健美的高原红。妻子给我说:“这些僧人把家眷丢在家里劳苦受罪,他们在庙里不劳动享福,妻子供他寺庙生活,看来当个藏人的妻子太受苦了。”我告诉她:“信仰的力量是不依你理解的,这里就像高级大学,妻子供男人在这里学佛,理佛、学知识,晋升佛级,对女人来说是莫大的光荣和精神支持。那些藏民居的村庄里,凡院子里高扬悬挂经幡的人家,就是有喇嘛理佛之家,家里的女人是很受尊重和幸福的。”这些女人的受苦,是汉族女人难以理会的,我觉得他们对物质欲望的超低欲求,生活的简单,是精神饱满的主要原因。其实保持生命最基本的物质是空气、阳光、食物和水,只要有简单的食物,他们就可以灿烂的生活,我想这是信仰赖以延续的基础。

那确实是一片净化心灵的天堂,但我看得出来,这种净化只是来自藏民信仰者本身的生活态度,“低欲而简朴,平和而幸福”,外来着是找不到真经的,从我们游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抱怨吃不惯的饭菜上,我知道这里除了给我们短暂离开繁忙工作的安宁之外,想找到心灵无靠遗失的信仰、迷失的方向,是我们变成经济动物的人们找不到的,她只给我们带来暂时的平静和思考活法的时间。

当我细看一些小年龄的僧人时,我看见几个在聚精会神地玩微信,站在经堂的后门洞里,好像看短片,我真担忧手机微信这种高科技把信仰污染了,因为我知道微信也在害我自己,上瘾难戒。当我顺河随路沿着白龙江返回我工作的城市的时候,我感到人类对这河流的随意截留与折腾,以及一河两岸由于疯狂的发展造成的森林的泯灭,草场的退化而失意;也感到人类改造自然的神奇和威力,日益发展的高科技,那天党校听航天专家欧阳致远的视频课,他宣言:人类要再造一个地球。那是站在人类未来终极真理给茫然的人类去向的一种遥远展望,但人类对自然探索 高科技使得人们对自然的敬畏心淡化到毫无畏惧,在缺乏信仰的人看来,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无度的享受才是真的。

莫言却说:“人类面临的最大危险就是日益先进的高科技与日益膨胀的人类欲望的结合。”科技的发展背离了人类的情感及身体健康的需求,利用高科技煽动人类欲望的疯狂发展,对自然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只能导致人类自己毁灭。

【原创】白龙江源头有佛光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再来白龙江边散步的时候,我的心清净了好多。如今才明白,河流实在是一所启蒙人心的大学,给予人启迪智慧的钥匙。人类文明源于江河,发展也离不开水的滋养,一个发达兴旺的城市或村庄,其身边肯定川流着一条滋养几万年的河,一条河包容着山川、天地、国家,把村与村、村与镇、镇与县、县与市甚至国家之间串连起来。由此人世间才充满着千丝万缕的牵连,有时间人们不说地名,只说一条河名,马上就有家乡亲感,产生信任和温暖。藏人平淡的生活,来源于对佛法轮回的敬畏。古人云:“畏则不敢肆而德以成,无畏则从其欲而及于祸。”当我亲眼见了白龙江的源头,领悟了那源头里的佛光。

(2015年8月25日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82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