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思念故乡老柏树  

2015-06-16 23:19:47|  分类: 乡村土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念故乡老柏树

【原创】思念故乡老柏树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湫山坪最悠久的历史,当属于那座坪头寺了,最富有传说的当属于寺里的那棵老柏树及他的前身,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柏树顶上朱鹮安了家,有了仙鹤,寺里的老柏树已经成湫山这一片乡庄的象征,一种风景,更是一种精神。

说起这棵老柏树往往与神的传说有关,这座寺院原来在湫山“南海”,一场大火将寺院烧为灰烬,只剩烧不了的一口铜钟,是八海龙王的湫山爷,拔出南海一柏树挑钟驾云而走,选择坪头高地,插柏成活,成为今天的巨柏,就在插柏成活的地方,围地建寺,就有了坪头寺,也有老人说龙王挑钟的是两棵树,一大一小,两棵树插地都成活了,大的一棵已经苍老而死,这是随大树带出的一棵小苗,小苗现在都很苍老了。

古碑考证,坪头寺始建于唐代,自然毁损后,元代重建,就从元代算起,也已经700多年,挑钟插柏成活,现有这棵巨柏最大300多年,这种传说是存在着,但这棵巨柏肯定是晚清时代栽种的,但这种传说的神奇,却以不加考证跨越时空的寄托着人们的信仰,经历了多少改朝换代,匪抢马乱,还有民国19年屠城血案,“湫山神团”全军覆没的灾难日子里,无论是多么苦难的岁月,它使人们感觉到神灵的恩赐和护佑,有大柏树在,这一方百姓才感到始终有一种吉庆和祥和的气息,蔓延在这山村里的沟沟哇哇。

【原创】思念故乡老柏树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解放后这山乡唯一的大建筑,各个塑像被毁坏,古碑成了庄里大井边的垫脚石,一度成为粮库,后又改为学校,我在那里上完了小学,那时候,柏树底下,既是课外避雨趁凉的地方,也是老师教训治人的地方。那时的老师是流行打人的,家长见了老师的普遍一句话是“不好好学就打,人不打不争气,玉不琢不成器。”老师最爱在柏树底下罚站,叫站的同柏树一样端庄,稍有歪斜,就扇几个耳光,有一个扇到树上把头砍烂,血流不至,叫来家长对老师一声不怨,又把孩子打了一顿,后来那位同学硬是不读书了,学了木匠,说他的耳力一直不好,有时流血水,他说很恨那位已逝的老师,他看见那棵老柏树就想起了受过的打。我自小是个胆小人,尽量按老师安排去做,几乎没有迟到过,对我来说还有积极意义,几个好交头接耳的同学,主要是害怕老师的打,在老柏树底下打怕了,就硬是辍学务工了。看来,在任何时代,不惜情的打人不会让人有好感。

【原创】思念故乡老柏树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当然,树下也有乐趣,主要在冬天下过大雪之后,老柏树像一把巨伞,厚雪盖上,更像一座富士山,尤其雪消的日子,时而掉下一块雪团,往往正好打在老师或学生的头上,一场大笑少不了。都盼望打在那个爱打人老师的头上,常常盼望不来。有时抓一把雪,丢在那个同学的头上,高兴一阵,往往被发现。伴随着改革的脚步,学校搬出了庙堂,八海龙王也被村民请人重新塑出来,又开始了“正月六”迎神和“四月八”庙会,抬出八海龙王,在老柏树下杀鸡宰羊,焚香烧纸,举行还愿和祈雨仪式。

最热火的当属“四月八”的大庙会,其中祭山和祈雨的仪式庄严而隆重,是占全乡七八十人口的大庙会,家家户户愿意出钱,杀羊宰猪,秦腔唱起,进庙烧香化纸的人成群结队,香雾缭绕,炮声不绝,早立殿前的伺神人,铜钵敲响,众人一齐叩头,把对神灵的祈求和来年的祝愿虔诚地表达出来。记得黄帝陵导游讲过:那黄帝庙里的千年古柏,就是黄帝夜里上天领苍天旨意的悬梯,上天成命,代表上天管理人民,后来演化为华表,华表只能在天子的居所。这时远远望去,香烟在树顶上缭绕,老柏树更显得高古神圣,仿佛它就是下地理解人世、上通天庭的阶梯。向上天传递着人间的敬畏、善恶、苦乐、及对上天的祈求。祭典之后,就可以分享祭品,将这些鸡羊盘制为五天的酒席,几个村里的会长和服务的老头,还有唱戏的演员,还有随时到来的德高望众的烧香人,像过节一样充满了吉庆和祥的气氛。

【原创】思念故乡老柏树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有多少孩子成长中不顺利,就拜这棵古树为拜爸,说来也怪,拜古松为拜爸后,大多数孩子就出脱,挺过了灾难,反正多少辈子小時不出脱的孩子都拜他为拜爸。知恩知报,挺过病魔后,就在这里还愿,置办香烛贡品,请来伺神念诵祭文,鞭炮声声,闻达四野,香烟袅袅,苍柏肃穆。每当村里发生意外事故,或外出打工出现伤病、丧亡,总有炮声想起,全村人都会下意识的回望那棵古松。自以为是的人伟大之处就在于文化的传承,就单个生命而言,老柏树却能对这个乡庄活动的几百年一览无余,由于目睹了太多的风云变幻,经历了太多的天灾人祸,承受了太多的兵火战乱,见过了太多的颠沛流离、兴起于衰落,让人感慨的是人生的短促,岁月的绵长。对大柏树的拜祭,也是对先人的拜祭,它也是多少先人的拜爸。实际是对一个德高望重的先贤的纪念,对天地玄密的一种敬畏。

近年来,到处用混凝土和钢筋追赶着现代化的步伐,多少古树受伤死去,每当看到干枯苍立死去的老树,总感到一种伤痛、惋惜和无助。我曾给很质朴能说来话的一个县委书记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开展“古树清理、建档、保护活动”,他采纳了,当看到花不多的钱把这些另类的先人养老的时候,我内心发自肺腑的高兴,人是自然之子,我相信,当社会欲望平静,人心归正的一天,这项活动的功德就显现出来。

我是没有拜这棵树做拜爸的,一个是自小身体好,更重要的是母亲亲生的一儿一女,父亲不在身边的岁月里,在缺医少药的年代,八岁的男孩和六岁的女孩都拜老柏树为拜爸,无法医治的时候,她跪倒在老柏树前哭叫柏树,祈求显灵,但都不到半月两孩子相继夭折。我家是从来不提拜老柏树为拜爸的,已经是我家忌讳。但母亲还是常说:“人不能逞能,谁再能,也能不过那棵老柏树。”

【原创】思念故乡老柏树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总感到老柏树长势很茂盛,今年回家,我看那老柏树几个大枝条露出干枯,高大挺拔的外观下,细细端瞧显得老态龙钟,难怪朱鹮上面安家。“树大招风”八海龙王挑钟插柏至今已跃千年,千年的风吹雨打能不老态龙钟吗?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风雨雷电,它目送着日出日落,目送着一茬一茬的人从这里走过,多少坟墓起来又落下化为脚下的黄土,看着村子的人象草一样,一岁一枯荣,走过多少浮生岁月。

而今,又是一个新的时代,村里人各自忙各自的事,地变少了,庄变大了,河变小了,路变硬了,土房退了,洋房进了,年轻人已经不爱在这里作过多的停留,纷纷外出,去山外的世界闯荡,新一代人没有拜老柏树为拜爸的,都简单地告诉父母说迷信是骗人的。那棵老柏树也和好多乡里操劳的老人一样,变为留守的孤寡老人,很少有人理会。好在还有这么几个仙鹤,陪伴他在岁月的长河中枯荣自安吧。

每次回家,绕过堡子山,远远看到老柏树,就像看到久违的亲人,看到我逝去已久的父母,今夜坐在这异地的宾馆里,把故乡的微信照片反复翻看时,看窗外不熟悉的城市万家灯火,一时间复活了无数的乡愁。是的,这棵有着八海龙王传说的神树,融汇着我对过去岁月的反思、沉淀和复选,原来这解不开乡愁,是对一棵老柏树的追往,还有说不清道不明扎根泥土的缠绵。

(2015年6月16日于成县)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