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埋下土豆 长出诗人的地方  

2015-06-01 16:15:16|  分类: 很不称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埋下土豆  长出诗人的地方

【原创】埋下土豆  长出诗人的地方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每当从秦人的祖陵大堡子山走过,秦人情结一直萦绕我心,秦祖从牧马人起步,近千年的发育、壮大、在创业时期历经艰险,天下归一后却好景不长,二世而亡。其兴漫长而勃发,其亡也转眼即逝。秦人是和犬戎强敌守边鏖战中发展起来的,创业阶段奉行先军政治,统一后也不转型到文治上来,焚书坑儒,推行残酷的军事刑治,使得整个国家成为文化沙漠,陈胜一把火,压抑的激情点燃起来,看似强大的秦国,顷刻灰飞烟灭。然而,这秦人战车走过,诸葛孔明祁山六出,张郃命丧黄泉,民国屠城的征战之地,文脉竞如此深厚,历经磨难而绵延不绝,历代文人辈出,而且更具特色的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虽然土里土气,手握犁头,背上背粪,但诗情满怀,农民诗人不绝。这是一块埋下土豆,能长出诗人的地方。

没读过书的放牛娃成诗人的刘志清,至今还日握犁头晚执笔的诗人南山牛,蹬三轮车的诗人董慈,这些诗人都是与我长相处的朋友,这些人的圣洁之处在于身处低微困顿而胸怀旷达,村野土里刨食而情志高远。他们才是这块土地上的精、气、神所在。

一、放牛娃里走出的诗人  刘志清

今年77岁的刘志清,原来是礼县燕河乡魔石村的农民,没上过学,放牛娃出身,不识字,1955年农村脱盲学习,接触文化,业余诗歌创作,笔名冰泉,汉族,1938年生,1960年参加全国文联群英会,边农业劳动,边识字,边创作诗歌,刻苦认真。1965年出席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受周恩来总理接见。1972年调干到礼县文化馆工作。曾担任甘肃省文联委员,甘肃省作协理事,甘肃省民研会员,陇南地区作副主席,礼县作协主席。50多年来,曾出版诗集《祁山的雾》,2本诗集1200多首。曾主编出版约30万字的《礼县民间文学集》。我是久仰大名,但认识和交往是工作之后的事,那时他已经退休。他的家在距县城东一公里一个叫磨石嘴依山傍水的村子。

那年五月我们几个文友相约去看,听说他去田里去了,他当老板的大孙子领着我们在造田出名的“月牙滩”去找,见一个身材高大结实农村的老头,怀抱一捆杂草,肩挑着一把锄头从土豆田里出来,穿着脱色的蓝中山装,裹满泥土的黑色裤子,花白头发,一个十足的农民,孙子说:“这就是你找的我爷”,才知眼前就是刘志清。这片田地就是他诗里常出现的“月牙滩”。他退休前后,每天下班骑着自行车来到河滩上,村头河边上开始了造田。捡石头、填沙坑、培地埂、拦水淤地,有月亮的晚上常常干到很晚才回家。一眼望去,五月的河滩地里搭着架子的是葡萄树,地里长的是茄子、胡萝卜和西红柿,旁边的一片是苹果园,地边上是樱桃树、核桃树、杏树、梨树……说话间,他非要我们到地里去尝尝他种的樱桃,我们谈的很开心,他像个哲人,句句实话,朴素本真,内含丰富。然而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的是刘志清老人对生活的满足和自豪。

在地边上盖一间低矮的守田庵房,也就是农民守田看瓜的窝棚。走进去看了看,里面一片土炕,墙上挂着农具,炕上放着一顶草帽,枕头边是一些杂志和旧书。每年春种以后,他就早出晚归,有时候就住在庵房里。就在这样的庵房里,一首首诗飘香出来。这个“月牙滩”和庵房就是我们文联的文友经常去的地方,每年春季樱桃熟了,刘老师就请我们吃樱桃;秋后苹果熟了聚会在庵房门前吃苹果。每年春节我都要去看他,带着大学读书的儿子,从那里吸取生活的营养和乐观的精髓,他还给儿子题名送书,鼓励勤学。

【原创】埋下土豆  长出诗人的地方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二、蒲家山犁地的一头牛  南山牛

南山牛是甘肃著名农民诗人,礼县宽川乡蒲家山人,有300多首诗发表,结集《甘肃诗人》,起初只读他的诗未见其人,有一次开会我问老南在哪里,惹得大家一场好笑。我去拜见老南,原来南山牛不姓南,是笔名,真名叫王振宇,一个命中注定要振奋高歌、诗传环宇的人。交往便从老南的问候开始,此开始。那年夏天,我和另外的两位文友相约去看望他,驱车60公里,到了他的村子,宽川乡蒲家山是一块地肥水美的宝地,不是人们从他的诗中想象出来的贫困的山庄,绿树环绕,梯田里的庄稼年年丰收。说他是个农民,他的确是个不同凡响的农民,是个种田土中刨庄稼实实在在的农民,家住农村、住的农舍、相处的农家。今年秋季多雨,正房三间土屋被水冲塌,我想着房子被秋雨泡塌的那个雨夜,写诗没有,全家忙碌着重修新房。他爱人是一个朴实干练的农家妇女,全家四口人挤在不到20平米的侧房里过活,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唯一与农民不同的是放满他的书架、堆在他家炕上的书,诗刊、散文、文学名著,对照出他是个不同于农民的农民。那天我们都为他黄土埋不住的激情感染,诗意激动,吃了他爱人做的很清香的浆水饭,我们谈的很热火,他的生活是辛苦而劳累的。他在一首名为《家乡》的诗中,写道:

假如我有一间房  不必太大

容张床就够了  容一张木桌木椅

就够了  我可以轻轻的坐着

读  或者写  我可以静静地

躺下思  或者想·······

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有了远方

 

总爱唠叨的妻  或爱淘气的孩子

不时地来信说夫呀或者是父呀

——我们的思念

比庄稼还要高了······

这时候在失眠的夜半

那座坑坑洼洼的村庄

那千万年犟性不倒的炊烟

那粪便堆积如山的村巷里

——粪便样难闻的泼妇的骂街

那养活我  我养活他的一对毛驴

那爱自由也爱自私的父老乡亲

······定会敲醒我的瞌睡

 

我一直就那样那样的活着

与妻子儿女们共住三间土房

忙里偷闲的思着  想着

偶尔就着犁铧读读  写写

逍遥地活在  别人

偶然相思的故乡里

什么是吃的是“草”,吐出的是“牛奶”,我看他吐出的“牛奶”是用草和血凝结而成。从他家出来,有一种刺激到我心灵深处情感的呼唤,衣食住行处优的我感到无地自容。第二次我到蒲家山给他儿子结婚恭喜的时候,他家里两个儿子都工作了,房屋家当换然一新,庄里的农人给他画着大花脸,披着大花被面,给农人鞠躬敬酒的时候,那天我也喝醉了,我看到蒲家山霞光满天。

三、一个蹬三轮车的诗人  董翅

董翅、礼县雷坝乡一个勤读爱诗写诗的农民工,儿子原在城里读高中,他到城里打工,蹬着三轮车拉货拉人,但一停下来,就从座位下的箱子里取出诗书读,他的租房里,也堆着要读的书,他的笔记本里,写着他的高兴、忧愁、爱和火一样的激情的诗,时而发表报端,时而微信传来。县文联的书刊多是他给我带来,在一个下雨的夜晚,他敲我家的门,我看见他雨湿全身,劝他进门休息,他给我带来赵殷的散文集《回到固城》,道歉地说:“对不起,陈主席给你的书,我跟前放了两天,我连夜读完才拿来。”我说好的,他不进门,把门口的垃圾装上车,说“我给你顺便倒了”,又蹬车吱吱地走了。后来听说他儿子考入兰州交大,他又到兰州打工供子上学,依然是经常写诗见报,有时qq传来,有时信息而至。最让人感动的是我从省文联那里听到,他定期必到文联去,帮那里打扫卫生,收拾丢弃的书读,文联办公室感动,定期赠他《飞天》,为了生计,奔忙在兰州,打工挣钱供子,挤时读书写诗,这种生活的精神力量,一个地道的农民在当今时代是那么让人起敬。

礼县,一个礼字就让人玩味不尽,在这贫穷者拼命挣钱追求富贵,富贵者追求享乐和刺激的时代,而这片文脉深厚的土地上,有一批底层的贫困农民却爱读书,爱写诗,有激情的活着,在激情燃烧的建国初期,有“干山诗村”精神高地。身处困苦而乐观诗意,饿食草根而激情饱满。“月牙滩”庵房的刘志清,蒲家山的拉犁的南山牛,省文联蹬三轮车拾垃圾的董翅,此外,还有一批农民身份的实力作家,这些地道的农民诗人,作家,都是这块长满土豆的土地结出的圣果。

难怪礼县好多农民的大门眉上题有“耕读第”,耕读作为几千年中国文化绵延的一种方式,也是埋下土豆却长出诗歌的功力所在。原来这秦人战车打马走过的土地,深藏着那么一丝压不倒、割不断、烧不尽的文脉。埋到土里的是土豆,发芽破土而出却是诗人。

(2015年5月30日于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