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古庙里的壁画  

2015-04-17 01:02:07|  分类: 乡村土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庙里的壁画

 
【原创】 坪头寺里的壁画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 坪头寺里的壁画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在陇南的山丛里,有一块很标准的圆圆的群山包围的盆地,是一个乡的中心,盆地里住着四村200多户人家,盆地的中央高耸着一个庙宇,一棵千年古松孤独地挺立天穹,接连的惠民好机遇使得村民的房子逝去了毛檐瓦舍,居家小楼如雨后春笋般从地上稠密的冒出来。与土墙古庙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座古庙仿佛是岁月坚硬的残堡,记录着故去的那些忧伤又欢快的歌。清明时节,我再一次回到温暖的家乡,祭墓祖先和逝去不久的父母,回过身来,看见村中大庙里那棵参天古松,那座古庙,再无根情的人,都会感到血在往这片土地里流,感到生命的个体,不由自主的流入这片曾经成长家园记忆里。这个大气的古庙就是我当年的小学,我在庙里上完小学,那神殿庙堂改成的教室,墙上白灰水盖不住的壁画,吓怕了我的童年。

我常常想起那里的一切,那个古庙叫坪头寺,古人起名很讲究的,就“坪头”两个字就值得玩味,坪是说的是村子的地貌,老家湫山乡是一个群山环绕的盆地,燕子河从盆地穿过,小盆地里坐落着四个村庄,庙山、上坪、下坪和新庄,说是个坪就是个很平整的一块肥土,坪头就是平坦坦的土地上凸出的高地,这个寺院就建在凸出的顶头,建筑宏大、历史悠久,寺内有三块古碑,碑文记载是创建于大唐,有个人对朝有功,死后封神道为“通济正佑福安王”,地方称“湫山总司八海龙王”。唐创立,宋代沿袭,元代改建,明代相沿,清代康熙戊午年间扩建,由于求雨灵验,光绪皇帝御赐“泽潭漩水”锦表和銮驾,以示敬贺。这些都是我工作后,喜欢品读考问古碑,中年以后才知道的。但在当时,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从“牛鬼蛇神”手里夺过来的庙堂改来的学校,大队小学。只觉得房子很有气势,台阶、庙门、对称的钟楼和鼓楼,山门两边的厢房都是老师的办公住室,大庙正殿和两边神殿是教室。那时教室一切都很简陋,可以说是除了师生多的人气外,其余都是穷荒的。寺院的窗子,原本是套卯讲究的木格亮窗,大多已经断了,用木棍子胡乱的档着,遮着塑料纸。桌子是四条木腿一块长板的简易书桌,寺庙房高窗大,最让人不安的是白灰粉墙脱落,露出花脸的人头,彩色的脚,往往半面凸眼,很是吓人,尤其教室人少的时候,感到全身毛发直立,悚动人心的冷,十分可怕。有时老师也觉得不舒服,让我们在堡子山梁上,挖一些白土泡水,涂刷白了,安然一段时间,这些怪像就又偷偷地露面了,常听奶奶讲保佑平安的是一个红脸大汉的庙神湫山爷,勾销人命的阎王爷,这些色彩太艳丽,遮也遮不住。我自幼胆小,想一个人学习一阵,静不下心,一抬头就看见屋墙上露出那豹头环眼,彩腿赤脚的露头形象,由于害怕,经常是群走群进。尤其在冬天,上学时间早,人人夹一段干柴,到教室里的火盘里取暖。我自小怕自己迟到,母亲也对我上学格外认真,到校往往最早,拿起书本眯着眼睛就大声去背读书,有时眯着眼睛大声唱歌,或学者庙前农民演员的声调吼几句秦腔。越害怕声音越大,眼不见为干净的背书声吼唱声,一浪一浪,忘却了那刺骨的寒冷,也忘记那白土遮不住的彩脚怒脸壁画的可怕。

学校也会安排,随着年级升级而教室升台,年级升了,庙堂也就升,低年级在山门刚进的厢房里,那是偏神的殿堂,房檐浅,有阳光。高年级就升到正殿的庙堂,房高檐深,阴暗深邃,时而盖臂遮腿的壁画露出,加之庙堂彩梁画栋,很是让人生惧。由于父母过于牵心我,稍有不安,就会有过火的爱,我于是成了把害怕给父母从来不说的人,有几个害怕就不来读书了,还有迟迟地父母领来的。就在这坪头寺的庙堂里,我读完了小学,语文、政治取得了全乡第一的成绩,数学一般,教室一个人的时候,口上不吼读,心里就发慌。以至于在很长的时间,我都不爱看画在墙上的壁画,总感到身上净人净人的,冷酥酥的难受。

小学毕业后,我升到庙殿后面的初中,每天依然要绕过庙门才回家,有时夜里回家时,唯恐那个壁画上的人物从庙门走出来,尽管初中我已全面而激进学了唯物主义,深知世界上没有神鬼,但发自内心的对神庙壁画幼年的怕和现在的敬畏却依然存于内心深处。

后来在庙的脚下,重修了一所小学,庙堂归于村庄社会,经募捐集资,维修塑像,铲除旧画,重新上泥平墙,请当地的画工再画壁画,画的是孙悟空大闹过的四大天王,就是那些熟悉的人物,放在阴气很盛的庙堂里,用白土遮起来,忽隐忽现,对于少年的我,就有一种抵御不了的害怕。后来挖掘出来12块古碑,其中以《湫山观音圣境之碑》最气派,记录湫山当时的景观是“苍松翠柏以蔽野,珍禽奇兽以喧林”,“漩潭玉水,天造圣境”。记载轮廓出这个创建唐代,盛于元代,扩建清代,映射两州三县香火旺盛的历史。碑上描绘的又是一副天人合一的锦绣壁画。后来我见过好多庙宇的壁画,主题就是善恶分开两边,一边画的是十八层地狱图,画中的阎王爷手执朱笔,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另一边是送子观音菩萨像,观音慈眉善眼,甘露洒向人间。

我真正对坪头寺的定位感觉最深的是一次开会,是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多少周年。文物考古的学者马建营先生,大声疾呼,强化对古建筑的保护,重点提了个湫山坪头寺,正殿的元代建筑,元代的古朴大气,阔砖厚瓦,结实沉稳风格,并说是全县唯一保持至今的元代大气的珍贵建筑。参会都是文艺人、管不了财,没有官员应对他的呼吁。他谈的是那么执着,应对又是那么冷漠。扶贫是头等大事,谁会花钱保护与政绩毫无边际的神庙建筑,他受冷落是定局的。这使我心灵一动,那吓怕我童年的教室,是那么久远而深厚。

后来每到庙宇游转,我就首先去看那些壁画,那是一幅一幅画中的史记,如果有孩子在,我看懂了就给讲讲。以便使孩子不要像我一样因为不懂、隔膜而对寺院壁画表现出过敏的害怕。有些壁画讲的是寺主人的经历,我老家礼县城西江祠庙堂壁画,画的是庙堂供奉主人王仁裕的成长史:出生汉阳、兄嫂抚养、早年浪荡、西江洗肠、奋发苦读,功名伺秦、秦帅举荐、兵部尚书、官居宰相,身退著书。几幅壁画,一串故事,很有养分,很教育人。我也注意到,那些烧香磕头的人,弄不清敬神敬的什么?其实是敬人的异化,那些塑起的泥爷没有灵验的,灵验的是它身后的壁画,那才是庙堂的精神养分。伏羲的庙堂背景也是十三幅壁画,是人文始祖开启华夏文明的文治武功。

近年回老家,每当遥远看到坪头寺,总想进庙看看,常常遇到门锁紧闭,老乡们不理解我,说他们都不相信湫山爷了,相信打工,相信挣钱,而我原来不信的人却来就看庙,其实我知道“爷”是泥疙瘩,靠不住的,靠住的只是留在小学的那份情感。当远离故乡时,面对各种诱惑与艰险,我常常从故乡的成长历程中吸取养分,站在元代殿前回忆那被壁画吓得大声读书的小学光景,我喟然长叹,我以留恋的心情细细品味这当年害怕、又给我启蒙的教室。转念又想,害怕其实是一件好事,逼着我背书、逼着我歌唱,造就自己畏权尽职、有苦不对人言、自己读唱文章的生活常态。

达摩面壁十年修成正果,每次我来就是一次面壁,莫非我也在面壁修正果吗?啊、我的坪头寺、那吓过我的壁画,让我思绪不尽。

(2015年4月17日于成县)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