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扫墓 在故乡的山岗上  

2015-04-01 00:00:20|  分类: 乡村土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 在故乡的山岗上

正是情思象屋檐下新插的杨柳枝、玉兰树上酿成绝句的清明时节,怀着对故乡土地、逝去父母、亲戚邻里的深切怀念,我回到了故乡,给祖先和父母扫墓,也挖梦里一簇簇野草般疯长的乡愁的根。

【原创】 扫墓  在故乡的山岗上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古道、西风、瘦马,小桥、流水、人家”,是乡愁旧时的画卷,这种画面已经是“硬道、春风、小车,大桥、流水、村落”,是乡愁的变换;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乡间景新情怀旧,是乡愁的叹咏;“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父母没了,故乡失去了依恋,是乡愁的落寞;“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乡愁的悲壮;“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乡愁的浪漫,“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戎马裹尸还”是乡愁的悲凉。

   走在故乡的山岗上,下面是如诗如画的碧绿麦田,上面逐渐返绿的山峦,悄悄爬出的似烟似雾的满坡苦艾。碧绿的燕子河,得益于扶贫推进和灾后重建换新的美丽村庄,一派新的生机。扫墓踏青的人们或踽踽独行、沉默无语,或三五成群、低吟浅唱,或许想起亲人的英容、或许忆起亲人的教诲,这几年的扫墓拖儿带女的人多了,给孩子讲讲父辈们厚道吃苦的过去,传承家风,也不自觉的成了扫墓的内容。站在故乡埋着父母坟园的山岗上,我不禁驰思怀想,楚大夫屈原泽畔行吟之声由远而近:“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不理喻他的投江而去,我崇尚他的求索精神。

一直以为乡愁只在异乡、在游子的思绪里结痂,原来它也在故乡的山岗上涨潮,弥漫成无边无际的念想与惆怅。我知道这山岗的小路上埋葬着我的童年以及儿时许多的趣事,也埋葬着我的祖宗、父母以及腐朽了却依然清晰的唠叨、叮咛与音容笑貌。 

中国人崇尚衣锦还乡。历代帝王、达官显贵们几乎无一例外地给我们示范过、炫耀过。而我则从来未曾有过这样的奢望,在一座阳光被参差错杂的楼角切割成碎片的城市里,借居而负重地干着难干的公事,敦厚诚笃的乡亲们对晚辈总是寄予无限的厚望。他们对我泼洒了太多的热情,认为这才是有本事、有出息的娃回来给乡里乡亲增光添彩了。于是便有关心的口气:“你干的得罪人的公事,很不好,要小心的干啊!调个不惹人的好岗位吗!”都希望我干好呀!

我俯下身子轻轻扒开泥土,按家乡的风俗,培土栽树之后,点蜡、献饭、烧香、烧纸,最后埋肉祭土。就在扒土的这一瞬,我忽然明白每年扫墓回来是想听祖宗、父母与坟里泥土的一句话:“要做个劳谦君子!在外面走的再累、也要走大道!”大地无声。只有无边的麦苗与苦艾、还有挂着纸条,在乡愁般在晨风中凄惶地翻涌,俨如我的情思一波三折。世俗 在上,教我挺起佝偻的脊梁,勤劳韧行。祖宗在下,迫我低下高傲的头颅,谦和低处。

站在故乡的山岗上,看故乡的燕子河上游流清山静,傲石奇立。欣庆没有黄金,绿水青山尚存,涛声溪语依旧,而她的下游多是金山,几年来呼天抢地的呐喊已远,青山的诤言忠骨已被开肠破肚,绿水的高风亮节已被矿渣掩埋,更远的下游城市工作的我,就该随波逐流、奴颜婢膝地去阿谀奉承、摇尾乞怜吗?时代的车轮一转,就是两千多年的历史古道,人生这短短几十年又算得了什么?站在故乡的山峦上,这样想来,倒觉得应当堂堂正正,按照自己的性格、制度的意愿来活:看城市靓起来,看市民的心情靓起来,看那些庸懒贪怠一个一个肿瘤被割掉。这才不枉托生此职,来世走一遭。有什么比觉悟更难能可贵的呢?有什么比社会责任感和职业责任感激起的愤怒更具震撼的力量!但我明白,愤怒不小心是个自焚的火焰。这埋着父母的坟土又提醒我:平和理性、安稳勿怒。

走在故乡的山路上,我在花丛中寻觅童年的欢声笑语,无忧无虑,寻觅故乡质朴、善良、正直、勤劳等优秀品质。冥冥之中,此时此刻,似乎泥土正张开双臂拥抱住我,嘱托着我,给我力量;祖宗也正睁大眼睛审视着我,督察着我,鞭策着我。于是,我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一种责任,一种前所未有的挺拔与升华。我已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游子,也是故乡吹出来的一缕古朴强悍的乡风,也是祖宗派往城市花花世界炼狱的一个遇事多舛的信徒,我的一言一行都打上了故乡的烙印,一举手一投足都是祖宗和故乡的缩影,就象故乡的石头,坚硬而无花纹,挂不了堂面,只能做车压人踩路石。

 扫墓拜祖,重新上路,掮着树叶罅隙间筛下光斑般跃动的乡愁,堡子湾有一后生唱起秦腔“耳听堂鼓连声响,七品官在公堂心慌意忙”,这秦人的吼声,仿佛整座山岗到处都摇撼着它咚咚咚的混响。想起了秦腔里那个古代满身正气的县令,就没有前些天犹豫彷徨,

 (2015年4月3日扫墓感触)


  评论这张
 
阅读(57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