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疙瘩棍  

2015-02-06 21:42:09|  分类: 乡村土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疙瘩棍

陇上名诗人南山牛,再次到过礼县湫山南海,写了首诗《疙瘩棍》也不由人想起与故乡疙瘩棍有关的事情。诗是这般写的:疙瘩棍  真是耳闻不如亲见/原来是唐代刘先生的一行/病树前头万木春/那棵病树的 亲兄弟/   感谢湫山的一位好兄弟吆/赠送了我一根疙瘩棍/我翻过来摸 翻过去看/看着 摸着这一身的疙瘩/怎么总像我两腿关节处的病/莫非你也患着骨质增生?  那好 那我们就害上同一个/病了……同病了 好/同病我们就可以相惜相怜/我们就相依为命地携起手来/你扶住一身龙钟的老态/我拄上一把诗歌的瘦骨头/你我的缺点就全暴露在外了/那咱们就多点自知之明吧/低下头来 别看高出的风流异彩/也别理路边的指指点点/放慢节奏 急不得也慌不得/脚步 实实在在地/落在自己的地上/将一曲/黄昏的晚凉/努力走出一步步 生命/诗意的尾声。

 在这首诗里,南山牛把自己幻化成疙瘩棍,把疙瘩棍幻化为诗人,相依为命,抵挡世间的风雨。这里我说说故乡的疙瘩棍,疙瘩棍,是故乡人对一种硬木植物的土称,是生长在西秦岭岷山山脉高海拔地带原始森林中的一种硬杂木,俗称脱皮袄,羊肋子树,木硬杆直,一身根瘤,生长期慢,十年杯子粗,削皮磨光,自然而美,真切感植物生长的神奇,其根更是根瘤聚集,瘤是它生的现象,而切是它的自然,而非病态,树瘤而生是它的常态,本质奇硬,体型怪美,称乎的也几种样子,有叫狼牙棒的,有叫拌汤棍的,因多产为礼县湫山与岷县双燕林场交境的南海林带,因为南海以观音道教出名,也有叫南海拐棍。

【原创】 疙瘩棍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在那漫长尊神敬林的过去时光,南海周边的松林、红桦林、尤其是疙瘩棍是不能乱砍的,只能做南海取圣水时挑圣水瓶的挑棍,侍神人的拐杖。德高望重的老人也烧香磕头之后采伐。湫山南海,历史久远,唐代就香火旺盛,唐明皇封曰“湫山观音圣境”,当然是给“通济正佑福安王”封祠,亦称“湫山总司八海龙王”,疙瘩棍已是南海神道的一个部分。有两个关于疙瘩棍的传说,南海周边的民众很流行,一个是“太上老君拐棍插地出芽生根”,一个是“总司龙王拌汤面碗打瞎黑蛇精”。我小时候常听大人讲,知道“红脸大汉”的湫山总司是个正义的神人,难怪3州12县人都敬总司爷。

先讲“太上老君拐棍插地发芽生根”的传说,湫山自古以来是茫茫林海,元代圣境碑记载:“古柏苍松而蔽野,珍禽奇兽以喧林,山明水秀,天然玉井。”至今小陇山林业总局设有礼县洮坪林场和岷县双燕林场开发保护,唐明皇封号的:“天佑菩萨”,当地称:湫山总司八海龙王。是地跨秦陇岷州地域信奉的一个大神,每年农历4月8日的庙会。为神忠于职守,自伺简约,生活清淡、施惠爱民,保一方平安,风调雨顺,无灾无害多年,玉帝十分满意,即命太上老君下界颁奖表彰,老君来后,被这里风光吸引,这里奇峰秀山,神药仙草,茂林草甸,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太上老君宣读表彰后,高兴的将随手的拐棍插在南海神潭边,游得尽兴,天庭烦事丢在一边,放眼望去,牛头山、大尖山、小尖山、大雪山、达竺山、尤其是北山上的猴背娃娃嘴,那个巨石像一个大猴,石头上面八个很像娃娃的小石头,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只大猴背着一帮娃娃,当地人自古叫猴背娃娃嘴上,奇松怪石、幽林清泉,待其返回天庭时,拐杖拔不起来,细看已经生根发芽,老君爷看生命已定,就再不强求,只身返回天庭。老君的拐杖开花结果,繁衍生息,就变成这一代的疙瘩棍。说来也怪,这些疙瘩棍的每一个疙瘩,细看时都像老君爷的隆起的前额,有人也叫老君拐。

“总司龙王拌汤面碗打瞎黑蛇精”。这个传说更地道,肯定是地方哪个不出远门的土老头说的,把神仙的生活传说的向当地农人一样,说是远古有一年麦黄季节,田地里正荡着金色的麦浪,农民正要忙着收割,总司龙王正在南海泉边烧锅做酸菜拌汤喝,喝得正香,猛见猴背娃娃嘴山梁上,黑云卷起,凶神恶煞般向庄稼地滚滚而来,电闪雷鸣,眼看一场大冰雹猛然袭来,总司爷定睛一看,断定是猴背嘴山梁的黑妖蛇作怪,总司爷顺势把装有拌汤的碗向黑云层打去,只听一声怪叫,黑云散开,有人见一条黑蛇从天上掉入猴背娃嘴下面的深林中,云退天晴,一场灾难化险为夷。但从此后那条黑蛇右眼被总司打瞎,有人遇见过一只眼的瞎蛇,但这只一只眼的瞎蛇从此不敢害人了。关键是总司碗里的拌汤洒到林子里,酸菜也洒到林子里,落上拌汤的树木就变为疙瘩棍,落上酸菜的树木就变成黄贝树,疙瘩棍可做高质量的拐杖,黄贝的树皮是中药黄贝,总司爷的这一碗拌汤就有这么多好处。也怪就是从南海庙门到猴背娃嘴的方向,这一片的林带有疙瘩棍、有黄蓓药。至今那一带的村子人还是有黑瞎蛇精的传说。这肯定是个爱喝拌汤的老人以自己的需要串起的故事。神仙吃的仙桃咋吃拌汤呢?

庄农人往往从自己的想法猜想上层,在小时困难时期,我们想着敬爱的毛主席可能天天吃的鸡蛋,因为当时认为鸡蛋是最好吃的。有个穷困山村出了个可笑的案子,庙里成立佛祖党,提出的纲领是“打到长安去,顿顿吃饼干,天天坐沙发”。其实是十几个穷苦农人的瞎弄。根据自己的需求猜想去传说也好,这疙瘩棍还带有几分神奇。据说疙瘩棍的拐杖很给有德之人助寿,有此拐杖相随,多是高寿,而且无灾无病,寿归正寝。这可是到南海周边的村庄多年应验了的神奇。

因为疙瘩棍在故乡的传说,我事喜欢进林找疙瘩棍的,花费了好多时间,首先给父亲制作了一个拐杖,扶手一个牛头,父亲身体一直很好,只是在80岁那年,去世前动了手术,出院后在院子转悠时做扶手。这个拐杖精美自然, 树瘤排布很均称。父亲常常问我:“疙瘩棍为啥好看?好在曲才,生长在石缝里,受压、受辱、受磨,才长出美来,根不受压难以成器,人不受磨难以成才。”父亲去世后,我将那根疙瘩拐棍随父亲埋人了黄土,没有了调教我、提醒我的亲人,我就常常想起疙瘩棍,还有那些神话、那些受难成才的教诲。提醒我像南山牛的诗句:放慢节奏 急不得也慌不得/脚步 实实在在地/落在自己的地上。 

(2015年2月8日于武都)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