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2014-09-11 22:55:43|  分类: 行旅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原创】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2011年的秋天,我去了敦煌,游了莫高窟,观看了壁画、聆听了导游的讲解,曾经满怀激情,感触无限,一度时间以来,我的心绪深深陷入佛家的苦修情怀之中,那释迦摩尼悉达多王子苦修的故事,包涵着诚信、仁爱、忍耐、宽容·····有一种深沉的智理流过我的心头,还有那个道士塔以及人人咒骂的王圆箓道士,还有第一个进入藏经洞乱翻的外国冒险家斯坦因,都让人有写几句的冲动,但提起笔来,这种深沉、宏大、饱和的历史沧桑与圣哲,又往往让人无法下笔,就这样磨蹭了三年,未有只言片语,当初的冲动与感触已慢慢平和,不能再写,但是藏经洞里的那幅菩提树枝挂挎包的壁画,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那个简约、大气、形美的挎包,挂在菩提树枝上,是那么得优雅。那里面装的是什么?经书、金钱、美食、美酒?还是糖果?让我常常记起并浮想无限。

【原创】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藏经洞壁画内容,表达的是高僧圆寂主题。所绘挎包、拄杖、团扇、双树和绶带鸟等绘画元素,体现了古代社会“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显示了禅宗高僧在往生西方世界过程中的行头和愿望表达,以及与世俗生活割舍不断的联系。最使人与现代生活融洽的还是那个精美的挎包。其款式简约、舒雅不亚于现代包饰的品牌产品。

根据佛经,僧人拥有的称之为衣囊的布袋,又称为头陀袋、三衣袋、袈裟袋等,为装盛僧衣的袋子,我姑且称其为挎包的便是。

《佛光大辞典》:衣囊,指收纳三衣之囊袋。又作衣袋、袈裟文库、盛衣、打包。三衣,乃僧众之三种袈裟。僧众应护三衣如护身皮,护钵如护眼目,不得着大衣从事除草、铲土、扫地等作务。故三衣不用时,应收入挎包。

关于衣袋之缝制法,是有其制作标准化的,《根本萨婆多部律摄》谓:“三衣袋法,长三肘,广一肘半。长牒两重,缝之为袋,两头缝合,当中开口。长内其衣,搭在肩上,日安带,勿令虫入。”置在肩上,随路而行。衣袋就是行礼袋,衣服、钱物、食物,这个挎包的美观、方便、简约、大气的样式,时光越千年而不显古旧不失时髦。

僧人的出行是一种苦修,挎这样洋气的挎包在那个时光缓慢,行路漫长,信息相隔的时代,挎着这么美观的挎包,或置肩而行,或以杖荷袋,不能不说是一种时潮的生活。

【原创】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菩提树是佛界人的圣树,他曾经给悉达多王子避阳遮雨,他在树下抵御许多诱惑,经过49天的煎熬,悟道成功,大彻大悟,成了大智慧的佛陀。敦煌归来,放下行囊,想象古人那步走的河西走廊的漫漫长路,还有那新疆印度中东佛国的黄沙漫漫,空寂旷野。我想象得出佛教徒挎包而行,依仗荷囊行在路上朝圣的景况。那是一种苦修,想象得出玄奘西行路上的艰辛和快乐,也想象着玄奘的那个简约的挎包。

漫路苦修的时代已经散去,小小的挎包已装不下我们出行的东西。因为我们的行李太多,欲望太多,那颗菩提树的树枝已挂不下今生人的欲望。敦煌17窟壁画的这个挎包,曾亲眼看清了藏经洞的经卷大多流失,看见过那个红毛毛匈牙利人斯坦因,法国人怕希、日本人吉川小一郎。那个尘封的洞门不该裂缝在那个畏畏缩缩的王道士面前,更不该裂缝在那个政府无资金运输经卷的时代。

换句话说,在这心灵秩序大乱的境况下,如果那批文物佛经被今天的王道士发现,情况又如何呢?也免不了被重金全卖的可能。因为我们今天的人,心中的挎包太大,杂物太多。今天的王道士只会比那个塔下的王道士更贪欲,更会联络外国商人高价出售,可能会全部流失海外。我站在藏经洞的壁画下面,那个菩提树下的挎包,想象当下,让我无地自容。

【原创】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王圆箓

王道士虽是败类,但就人本身而言,其人不恶,欲望不高,善良本性。正如余秋雨写的,那个叫王圆箓的道士,照片看过,穿着土布棉衣,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是那个时代随处可见的中国平民。本是湖北麻城农民,逃荒到甘肃,为了糊口,作了道士,小道最后竟当了莫高窟佛家的掌管。王道士把敦煌藏经洞的文物卖给外国人,外国人都知道了敦煌有大量的文物,但政府不知道。任何时代都有光明,也存在黑暗。刚过不久的90年代,甘肃礼县大堡山秦西陲陵园出现了盗墓狂潮,盗墓者把挖出的国宝几经转手成批卖给了外国人。外国政府向中国到访官员展示大堡山秦早期的青铜器和金器。中国政府还不知道大堡山在何方?并埋有珍贵文物。还有领导讲:我们当前的任务是致富,挖古墓也能致富嘛,重要是看你勤劳不勤劳。秦西陲陵园盗墓一空,从经济学上讲,毁了一个旅游城市,情何以堪?王道士是出于无知与愚昧,也出于穷困潦倒,他出售是为了简单生活的柴米油盐的需要,也给石窟出砂清土。其实他的挎包不大也不杂,他也没有想三妻四妾,别墅宝马,也没有想把电视明星充斥为他的后宫。那时没有毒奶粉,没有地沟油,没有毒胶囊。那时的老人跌倒了人们都敢去搀扶的。那时的市场还不发达,欲望还没放大,心灵还有秩序,懂文物能发大财的人也不多。如果敦煌的经卷暴露在今日的王道士手上,难保一夜之间消失殆尽,会换来金壁豪宅、海景房、游泳馆、再购个飞机,也说不定会移居海外。今天的官员,也未必会珍爱那些看不懂的佛家文物。

在王道士生活的那个年代,没有出现官民为急于发财心灵秩序上的大乱。王道士作为一个巧遇奇宝的下层人,他的心灵秩序是正常的,给外国人用经卷换了些微小的钱财,也是为了维系其简单的柴米油盐生活,铲除石窟的淤砂,而没有过多的贪欲。那颗菩提树枝,还能担当起他欲望的挎包。

我真折服我的魏晋人,我的大唐人,能选择这漫漫茫茫、黄沙无边的小绿洲的砂石崖上,创造下这敦煌文化的绝世奇迹,使信仰感化人们形成一种心灵超越的顽强力量。有多少商旅圣徒,不辞万里,不避骄阳流火或风雨雹寒,走到这颗菩提树下,解下简单的挎包,磨砺自己的精神,提升生命的境界。那个挎包几千年分寸不变,款式不变,如今还是显得新潮而如此摩登。

 【原创】挂在菩提树上的那个挎包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斯坦因

“修己度人,平生快乐”,我们的古人是很注重“修己”人,也十分注意快乐,孔子问:什么是乐事?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乐在现实,不比、不妒,知足常乐,就是心要有菩提树下那个简约的挎包,要有修为。

敦煌所有的壁画故事,都是悉达多王子的磨难故事,悉达多忍受苦难和人世间讥讽的遭遇,他在菩提树下领悟佛心得大智慧,又在菩提树下涅槃而去,这是个收心的过程。我们时代也出现心的秩序紊乱的问题,急于致富的市场让人的欲望无限放大,让人心放大,让自己的精神压力放大,让人变的浮躁和焦虑,急功近利充斥了所有的行囊。那颗菩提树已经支撑不住现代的挎包,需要把人心收回来,安放到一个血肉人应具有的心的秩序里去,就需要驱逐一些欲望,舍弃一些杂物、放下多余的无用的行李,将人心收回在菩提树下那个简约便捷的挎包里。

如果我们的时代能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里,能把心灵装进菩提树下简约的挎包里,真正的辉煌时代是能迎来的!

2014年9月11日成搞于文县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