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淘井·淘心  

2013-10-13 05:55:19|  分类: 思路话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淘井 ·  淘心 

【原创】淘井·淘心·重阳夜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升迁是一个让人幸喜更让人愁肠的事,组织的器重,让我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半生的县城,来在这权力密集的市级小城大社会里,看似晋级晋升的荣耀,心宽体胖的外形下,时时感到自己象一口没有清淤,沉渣塞满的古井。古人曰:“改邑不改井”,“井泥不食、旧井无禽”。常常感到“我心不淘”必会在这个大社会里尘落为一口废井,脱离群众,连禽鸟都会远离的可怕。

【原创】淘井·淘心·重阳夜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今年国度长假,丝毫没有向往年出游的情趣,回到我已失去父母的山乡村子里去,回到村中那处已塌陷得七零八落于心不忍出买的老宅,真想把这老宅院打扫整修,住回到村子里去,在那陈旧但结实的桌子上读书与思考,可是从村子里东家问讼,西邻求事的感知中,我也深知村子是回不去了。我好像把塞进一个长长细细的管道里,得努力不停地向前蠕动,你停着不动就挡住了后面路,回望故乡,那已是回不去的乡村。看到那口滋养我半生,德高无量的老井——孙家泉,站在这蒿草长满的院子里,我视乎听到厨房里传出来母亲的声音:“孙家泉一淘一清,人的心一淘一新。”

村子的那口井村民都叫孙家泉,不知是什么时候起的名字,反正我村子里没有一户姓孙的人家,我也未曾考证过。井水很旺,能供全村一千多人饮用,是用石头砌的一米见方的露天井,座东向西,上面盖着井房,古老纯朴,起基瓦兽,井深3米,水深2米,地面到水面1米,南口留有排溢管,水满时从排溢管排出,村民在排溢管下面洗菜。井边有一棵三人合抱不来的大柳树,被定为县级保护树,树冠蔽日,将整个水井及井口的近百平方米全护卫在他的荫护之下。柳树下,水井边就是全村村民的集聚地,村民每天的日常打理就要从那口井拉开序幕。每天从天蒙蒙亮,村子里就响着吱吱扭扭的声音,是担水扁担钮扣的声音,象启动乡间生活的序曲一样,开始了新的一天。

【原创】淘井·淘心·重阳夜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乡村的婚丧嫁娶,谁生儿子,谁得孙子,谁家的马下骡子,羊下羔子,谁家阿公打儿媳,儿媳骂阿婆……丑事美事,事事非非都从井边传向全村,在井边,每一天有一天的话题,每一年有一年的话题,每一时代都有时代的话题,就象那从地下不断冒水的井,源源不断。既使是最艰辛的岁月里,井永远是为村民添加生活热情的加油站,千百年来,由于这口井边的欢乐,使得清苦的生活没有赶跑生活的热情,对美好生活的渴望把这些单家独院的人结合到了一起。

  最热火的时间是每天的早晨和黄昏,总有起得早的人,担着木制的水担,木制的桶,聚在井的站场里聊聊话、通通气、说说村子的新闻及外面的新鲜事,于是全村人知道了。打水不仅需要力气,也需要技巧,提水用力过度,会碰到井壁上,水桶会漏水,用力不巧,桶就会脱钩,沉到井底,这样是常事。最美不过的是月夜担水,水桶落下,井底的月亮“砰”一声碎开,提上来的不是水,而是满桶的银光。井面慢慢平静,水桶慢慢静止,圆月慢慢聚拢,天上一个月亮,井里一个月亮,桶里两个月亮。担着月亮走,月亮走,我也走,三个月亮同步走,另有翻滋味,月夜的井边美妙极了。

  常问大人,我们是那儿来的?大人说:我们是四川大槐树底下的人。那时我就想像着,那棵四川的大槐树下,肯定也有一口井,皇帝派出的移民官员,肯定就是把全村人招集在大槐树下的井边,宣布朝廷政令,强迫村民背井离乡,移民戍边,一代一代的人们,没有记下四川那州那县,人们只记着那棵大槐树,那口大槐树下的井。

【原创】淘井·淘心·重阳夜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最启迪人智是一年一度的淘井,每年的夏天,村里总是要集中一些精壮劳力,一桶接一桶把水尽量提干,而用铁耙子掏里面的沉泥,我们总是去看,井里丢过东西的人也都来看自己的东西是否掏着,在早的时候多数是女人的针线、顶针、发卡、学生的钢笔,总掏了一堆杂物及泥沙……掏尽泥杂,井水清澈了,似乎人们心里也清亮了,思虑也敞开了,又开始新一年的劳作。村里人劝家庭矛盾解决纠纷时,也会说:“人的心,一掏清”,“孙家泉一掏一清,人的心一掏一新”。使人们明白,人心也应象泉水一样,要定时的淘洗,才能有生机和活力。

【原创】淘井·淘心·重阳夜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自从远离了那口井,远离了那儿的农人和文友,我发现自己被一大堆忙事纠缠不休,早已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天,更可怕的是无法摆脱生活的惯性推动,以致自感在忙碌中不知每天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以追求幸福生活为目标的现代人,总是习惯于把美好生活的期待延伸到遥远的明天。很想孤独地想一些问题,写一些心底的文字,但孤独不下来,现代职场人没有时间孤独。常常被信息包围着,被人际包围着,被欲望包围着,思考及写作的冲动被瓜分得七零八落,读书的计划一个个落空,床头、案头、放着几堆急于想读的书成了摆饰物,还有那随升迁而带来的几箱子追随我的书都搁在那儿至今没有打开。人在书堆里,但那一本都没足够时间去读,常有买书的冲动,而没有看书的毅力,不爱读书,只想用书,时间在觥筹交错的应酬之中耗去,脑子被酒麻木的记忆减退,看书不再是快乐和修为,似乎那个孤独的读书时代已经隐没,多么想挣脱,回到读书与写作的从前。处在这乡民不见、文友远离的城市,不知是如何才能让自己快乐。多数时候,很想一个人独自呆一会儿、心清气顺得独自想一些问题,静下心来看一些书,独自完成一点事情,能做到已是需要花费极大的勇气和冒着单立独行的职场风险,静夜读书恐怕是我能做到的最大取悦自己的方式。深感自己成了一个漂浮场,失去重心,随波逐流。失却了“半亩方塘”,散去了“天光云影”,“流清水渠”塞满淤泥,那激励我奋进的“源头活水”从何而来?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生活在这个钢筑混泥土、霓虹灯打造的城市里,这种身心读书的感受已经失去,过去生活的村子和那小县城的土院,用耳朵阅读过大自然的声音和普通百姓土言土语的文化。现在我想,可能这种用耳朵身心感受的阅读,就是接地气吧,这种接地气培养了我们与大自然的亲密联系,人与大自然的冲动与激情,那些百姓的土言土语及乡戏社火的唱词,人物脸谱的色差对比,培养了我的历史观念、道德观念,还有想象力和那些再不拯救就会失去的童心与激情。记得有一次,我给孩子指导作文,写了“金黄的树叶簌簌落地”,孩子质疑地问我:“你乱写啊,我怎么听不到这个声音哩?”我深深感知到孩子生长于城市,自小被一大堆作业和分数包围着,使他们丧失了谛听大自然纯真美妙天籁之音的能力。

【原创】淘井·淘心·重阳夜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老家看井归来,曾经以为稀松平常的农村生活和饮食习惯,待到他经远离的时候才惊觉他的美好。“孙家泉一淘一清,人的心一淘一新。”在这逐渐见不到井的时代,看不到井里淘淤泥的场面,再也听不到父母的劝导,生活在职场大染缸里,我只有对井自警,淘心自问了。啊!故乡的老井,你成了我的信仰,我的敬畏!

在这九九重阳夜,大学的儿子与我网上聊天,当儿子嘲笑我又感怀老井时,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多么希望京城高校读书,一心想奔大城市的儿子,心中有一口自己的井。古语 “井养而不穷”,“井渫不食,为我心恻”。 开在心中的幸福之花、它需要每一天的眷顾与滋养,人心如井、也要按时淘去淤泥,把浮尘除去,清澈上路,才能生养不息。(2013年9月20日于武都和平室)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