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村 口  

2013-01-30 12:26:37|  分类: 乡村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村    口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常常思考家乡村子里的故事,一回家乡就喜欢站在村口,回想村子里的一些事,一些人。老家的村庄,堆砌蓝天白云下群山环绕的小盆谷,只有一条“蛇曲”公路通向县城及外面的世界,也只有一条清澈的河——燕子河,通向长江、大海,路缠绕着河穿过一个堡子山与村庄接吻的地方有一块戏场,遇上逢集天也是集场, 戏场北面高坡座落着坪头寺,寺院的两边是小学和中学,南面对着戏台,这大戏场,便是村口。

        我生于陇南山肚子的邹褶里,常常出没于只一条路通往村口的村庄,对村口熟知并有着深切的感触,不知你是否来自乡村?如果来自农村,我们家乡的村口,也是你老家的村口;如果你来自城市,问一问你的父母或是爷爷,探究一下祖上的出处,他们会告诉你,你的祖上一定从某处老家的村口走出,你的血缘一定是从某村口里流出来。因为,人类从森林里出来,从漂泊到定居,从猎食到种植庄稼、驯养禽畜开始,便诞生了村庄,随着剩余产品的互换,便产生了集镇,演变为今日的城市。不管你走多远,飞多高、位多重、名多显,财多广,还是微如草介,村口都是你迈出村庄的第一步,在村口里总能找出你的胎记,你曾经留下的脚印。

        村口是村庄文化的启蒙和精神的依托。村口的戏楼有一个大戏场,唱大戏、演电影、曾经的批斗会、公捕公判会都在这里举行,戏楼对面是坪头寺,寺里的神是八海龙王神,每年唱两台大戏,一台是五村人的会戏。正月十二开始至正月十五元宵结束,另一台是五村人的会戏,农历四月初五开始,初八晚闭幕。“迎爷唱戏”成了千百年来村庄的原始文化摸式,村里人从扯破噪门的秦腔里知道了忠奸兴亡的历史知识和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从生、旦、净、丑的表演中,懂得了人间的善与恶、丑与美、清官与贪官、忠良与奸邪,感受了历史的文化传承,学会了做人爱国的道理。庙里的神仙是八海龙王,传说是个红脸大汉,能招风降雨,驱鬼镇邪、逢凶化吉,村里人有啥急事、大事,成败难定,敬神烧纸,虔诚祈祷,许个心愿,就觉得有神在佑,也是分散在村庄的一种神奇力量,是安放村里人急灾凶事的心灵寄托和依赖。村口戏楼上的对联:睹胜败兴衰,千古英雄收眼底。听锣鼓丝弦,数声花腔怡胸襟。村里人是通过一年一度的神戏来推断外面的世界和处世的原则。村口是老人们的福地和孩子的乐园。村里的老人就像孩子,喜欢来在村口,坐在坪头寺的台级上、门檐下的石条上,有的咂着旱烟,有的搓着麻线,有的打着老牌,有时晒太阳、有时躲阴凉。一边侃家长里短,一边朝着进村的路眺望,盼望漂泊在外的游子归来,也看着小车、货车的出出进进。看着隔路乡政府门口的车进、车出和人来人往,听饭馆子里的划拳声,老人们暗里评论着历届书记、乡长的好坏,评论着这村子里的事事非非。“湫山有个坪头寺,它有台阶二十四,两边长着倒柳树,一棵朝东歪,一棵向西拐。”这是过去湫山神团武装验证是不是湫山人的暗语。如今村口的这二十四台阶,这东歪西拐的垂柳风景依旧,一直是老人们守候的地方。也是孩子们的乐园,孩子们在台阶上滑溜玩耍,在戏楼上串上串下,学着演员的动作,柳棍代马,充当正直包爷和花脸的小丑,找孩子吃饭的母亲到这里总能找到,一吨骂后,才灰头土脸带回家。就是在这村口的学校里,叽叽喳喳的读书。考学出走或打工远嫁。从此,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麻雀变成金凤凰,土疙瘩变成了洋老板,飞出了村口,飞离了山旮旯。

【原创】村    口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村口是村庄的门槛。村口的寺庙里常有“还愿”的炮声,谁家喜得孙子了,谁家孩子中榜了,谁家暗中发一笔大财,都会显现出来,取进村的媳妇,嫁出去的女儿都会在村口停一停,聚娘家、走亲戚。村口常有震耳的鞭炮声,等候归来的游子,送别远行的打工人,都要在村口这场里停车、停留汇聚,一家女儿出嫁了,一家媳妇进门了,有的女孩嫁向远方,男孩又引进了外面的姑娘,有维族的、还有缅甸姑娘,村口,成了村里出出进进的门槛和记忆的摄像机。

村口,是村庄的伤口和流泪的地方。外出打工的村民,不小心伤残半身,患了绝症或埋于煤矿,亡于工地,同样抱着骨灰盒被泪水送进村庄。一辈子驻守村庄的,外面工作归乡的,死后装尸体的棺材、骨灰盒,都会停望在村口的场地里。在阴阳先生的指挥下向阴间的路口走去,前来送葬的人,敲敲打打,哭唱着把死者送上庄前庄后的坟茔。从此,村子里又少了一个人,又一个灵魂从村口升上了天堂。多少事、多少人,无论官高权重,还是微如草介,人微言轻,都是在这村口停留后,入土为安,划上了生命的句号。

山外的小商贩隔三差五来赶村口的集场,村口已是摆地摊、售商品、食品、药品、买猪买鸡牛羊,短斤少两,假冒伪劣时有发生,父老乡亲吃了不少哑巴亏,假酒还喝死了人,也有外面串入的贼,偷牛偷马、行窃不断,曾经被村民们堵在村口逮住,扭送派出所。也有青年打工回来,聚在村口喝酒,酒壮行胆后合伙抢劫,被警察用亮晃晃的手铐在村口,绑成一排被抓走,还有因盗伐森林暴力抗法,几十个林业警车排满村口,几个一辈子靠林吃饭的盗伐着被抓走,想起这时,我的心口和村口的警车鸣笛一样划破村庄,有点痛!

人在干,天在看,细想起来,苍天观摩人间的眼睛其实就是村口,村里发生的忠孝奸逆,喜怒哀乐都历历在目,村口成了村庄的荧屏,每日上演着村里的欢乐和愁苦。村口是村里每个人呱呱坠地的胎口,出生入死的咽喉。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