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个人 一块碑  

2012-06-04 16:45:40|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 一块碑

我成长的村子叫湫山下坪村,村子北端正路旁立有一块古碑,当时人俗称是杜家“老太爷”之碑。少小不知碑记事,但随着年岁的增长,每当我驻足这块古碑前,总让人浮想联翩。乾隆皇帝为一个从七品的州判送碑,可见其判官必有好多过人之处,身上必有闪光点。古今一理,这位从七品州判应是古代的先进人物和学习的榜样。 

2012年06月04日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这块古碑是乳白色大理石质,通高162厘米,石座高30厘米,宽75厘米,厚18厘米,碑首为双龙流云浮雕图案,正中刻有“皇清”二字,四面刻有花草纹。整个图案精美大气。碑右有一石香炉高66厘米,直径48厘米,碑身正文载:“敕赠徵仕郎直隶顺天府霸州州判杜公讳善字诚宇神道”落款“乾隆五年岁次庚申六月谷旦”,雕工娴熟,字体端庄。

2012年06月04日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霸州,就是今河北省霸州市,当时的州判是从七品文职官员,是协助地方长官处理分管事务(《历史职官表》)。为何乾隆皇帝要给一个从七品官送神道碑,原来是为了给被雍正皇帝冤杀的一个“廉吏”的平反昭雪。敕赠是在古历皇帝教化子民、彰显皇恩,拨乱反正的一种方式,据老人回忆,杜氏家族每逢年节,都要自发到碑前进行声势浩大的祭祖活动,而这种方式的确能把皇帝的意图渗透到这偏僻的小村子。

杜善,字诚宇,是一个“援例”功名,就是民间说的“捐官”,应该肯定,古往今来,捐献国家都是正义之举。因为支援朝廷,其家族向大清朝进贡获功出任为官。杜氏家族作为名不显赫的山庄农人,拿什么来进贡,据清康熙初年的进贡碑记载:杜氏家族从康熙初年起,每年向朝廷进贡麝香有功。就将其家族有文才品高的二房头杜善选为“援例”功名,出任为官。

麝香是十分名贵的药材,是鹿科动物雄麝香腺囊中的分泌物干燥而成,“能通诸窍之不利,开经络之遏”。而麝的视角发达,听觉灵敏,行动快捷。栖属在海拔较高的针阔活交林带及浓茂的灌木林中,以及青山草甸区域,而一个山庄农户能以麝香支援朝廷获功,可见湫山古代麝之多广、森林的茂密。我到过福建漳州的片仔黄厂,片仔黄做为一种中华奇药,其主要药料是麝香。

在朝鲜战争中,当发现美军装备中每人随身带的一种药品,能驱毒败疮、急救消炎,经调查发现才是中国福建障州的片仔黄,国民党时期美国作为军需品购入,自此共和国政府下令不得出口,严禁向海外销售,可见麝香的作用之大。

湫山有着广袤的森林草场,古碑记载自古:“古柏苍松而蔽野,珍禽奇兽以喧林”。万古荒原,茫茫林海,鹿麝成群,杜氏家族一边耕务农庄,一边狩猎,不图钱财,每年驮着一钱叉(中间开口的长麻袋)麝香进贡朝廷,捐入国家药房。这种爱国忠君取得功名,选其家族能诗会文的杜善为“援例”雍正皇帝时期出任霸州州判。

雍正皇帝的老师,著名的陇上文人巩建丰与杜善交情很厚,在杜善父八十大寿时写寿帐:“闻道仲郎廉作吏”。可见杜善为政清廉,是当时很有名的“廉吏”。但在雍正年间,廉吏扔遭奸臣诬陷被杀,遗体运回湫山故里时、无首,就用面粉泥头安葬。到了乾隆五年(1740年夏),乾隆皇帝感于其廉,敕赠神道碑追封“徵仕郎”,平反昭雪。

   一个人,一块碑,一个家族,两个皇帝,这不起眼的山村,竟然隐含着那么多的深厚命题。让人联想起杜氏家族在茫茫林海中穿行猎麝的情景,想起向朝廷进贡麝香的遥遥行程,想起全族人选杜善出任为官的欢喜送别场面,想起被雍正冤杀革马还尸无头而葬的悲痛丧场,想起他在霸州为官时,清廉爱民“廉作吏”的风骨,想起乾隆皇帝为一个从七品官敕赐加封,钦立石碑的特例。立于碑前,看四周林海已尽,林退山秃,鹿麝已绝。石碑前放粪堆土,无人敬碑,也无人追问这碑主人的悲欢离合,贪廉荣辱。做官有风险,廉吏遭冤杀;皇帝钦赠碑,安抚后来人。使人顿感“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

           我想起那年游韩国的农村,韩国依然保留着“乡校”,乡校一直是韩国中小学教育的一种补充。乡校里供着乡贤,每年寒暑假从村子里走出的成功人,都有义务回到乡校里讲儒学、讲处世待人、讲仁、义、礼、智、信,讲敬、忠、孝、廉。乡校延续着韩国几千年的历史传承。而我们无论是城市建设还是农村面貌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越来越感到厚重的传统精神却离我们越来越远,似乎一切从记忆中消失。好在还有这么一块石碑:隐含两个皇帝的故事,一个家族的兴衰历史,还有一个廉吏的悲欢,不时在提醒着我们:勿忘过去。

(2011年农历4月8日于湫山)

  评论这张
 
阅读(10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