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王根喜的烦恼  

2012-03-17 00:45:29|  分类: 思路话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根喜的烦恼

王根喜是我前一段时间下乡办案中认识,交谈过两个多小时的人,已时过两月,但这个人的形象、现状、处境、烦恼却在我脑中驱之不去,使我对甘肃土地上那些自然条件艰苦的山坳里、圪圪崂崂里还在留守,耕作、放牧的农民,增加一种敬畏和无限的担忧。到底是奔向城市打工好,还是留守土地好,成了我心里解不开的结。王根喜,你使我牵肠挂肚。

【原创】王根喜的烦恼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王根喜所处的山村叫三座山,在座大山之上,有五六户人家,是高山草甸,不通车路,只有一条缠山小路,偶尔一年中,有农用车可以爬行,处于牧耕之村。由于天气太冷,王根喜穿着很累赘,里外四五层,皮肤黝黑,由于劳累,感觉比实际年龄大十岁,实际的牧牛人根本不是王洛宾唱《在那遥远的地方》:“我愿放弃了财产,跟她去放羊,每天看着她粉红笑脸,还有身上金边的衣裳。”的那种境界。他养着100多只羊、20多头牛,算是大户了。父母年迈,一家三口人,根喜今年40岁了,至今还没有成婚。山里的姑娘都外出打工进城市了,谁也不想嫁到这鬼不下蛋的地方。他常年跟着牛羊转,牛羊由小群到大群,他很少出过这个乡。他是为数不多的“牢守田园”的人。村子里只有他没外出打工,老实本分的牧养牛羊。按理家底不错,却提了十多个对象,谁也看不上他这样的放羊娃。当代农村姑娘,只要有劳动能力就外出打工,宁可日子紧张,没有积蓄,也要过“阳火”的日子。谁也不想待在那深山坳里,黑灯瞎火的房子,青泥糊糊的路上混过一世。以致一误再误,至今仍然是一条光棍。一见他垢尘满身的打扮,就知道他生活的忙碌与艰辛。他也想不通,出门打工的人外面也没挣来多少钱,但姑娘偏偏爱,为什么他这样勤劳,有这么多的牛羊,就是没有人当老婆。他也想把牛羊全部卖了,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可是他父母千万不肯,说是守住这些牛羊就一辈子不受穷。拗不过父母,就这样一年盼一年,王根喜烦恼的是那个姑娘、那个女人也不会把自己嫁到这鬼不下蛋的三座山上,根喜尽管牛羊成群,却还是个光棍。

王根喜如果放在过去,他是成功的农民,可是到现在,他是那六七户村庄的失败者,他找不下女人。他原来是穷而没人看上他,当他努力富起来后,女人成婚的成婚、外嫁的外嫁,把他推到了打光棍的边缘。

贾平凹先生曾经用满怀同情的语气说:“农民是土里生出的草,挖出来,抖净土,到哪里也不能活”。

然而,时代发展到今天,中国农民这根草,不管能不能活,却都面临离开土地的选择。不离开土地,他们就永远也走不出贫穷和落后;哪怕家里牛羊成群,不离开土地,他们就无法获得足够的生存空间;不离开土地,他们终究还是一棵自生自灭、任烧任割贱命的草。

在中国农村,每一个农民都面临着是否要走出去的选择。走出去,对于很大一部分农民来说,以经不是选择而是不可选择。当下可供他们选择的似乎只剩下什么时候走出去,以怎样的方式和姿态走出去。一棵草想要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不管是死是活,都必须鼓足勇气把自己从土里拔出,经过艰苦的嫁接,只有不是一株土里的草时,你才能成为别的。身边同事给王根喜出了个主意:“你把牛羊卖了,在城里买一小套房,有房住,然后在城里打工,你会有一个洋气的女人跟你来。”如果你当牛倌,谁也不会跟你到这青泥糊糊的黑屋里来。

我是个乡下人,20多年前在高中读书时,班上有城里学生歧视乡下学生的状况。班主任宋悦郑是一个博学多识的语文老师,有一节课他突然讲起历史“城市的起源”。原来所有的城市雏形都是村子,都是乡下,村庄是城市的萌芽。讲完城市的起源,他向大家提出一个问题:“向前推三辈,你爷爷是干什么的?再推五辈。”结果推三辈的爷爷是城市人的全班只有两个,推五辈全是农民。然后他讲了班上的状况,请城里学生放弃优越感,学习乡下学生的勤劳质朴。自此,班上的情况大为改变,以致于我们那一班是城乡结合最好的一班。到今班上60%的人成了城里人了,我一直从内心感激这个博学有方的班主任,感激他教育的深远。然而城市人排斥乡下的状况一直延续着。产于城市的东西价涨得再高,也引不起惊慌;产于农村的粮食、肉蛋一旦涨价,就人心惶惶。长期以来形成的工农产品剪刀差一直未能改观。

当地有句土话:“宁当城里的狗,不当乡下的富有”。的确,居住在深山坳沟里的富有人家过的日子确实连一个城里的狗都不如。曾经信奉“牢守田园”的中国农民,一致世代承袭的传统,开始离弃土地,为了生存和更好的生存,纷纷外出打工。只把土地留给老弱病残和女人经营,辛苦劳作,脏兮兮的劳苦一年,还不如一个净身子出去打工的收入高。王根喜是最勤劳的,全家三口拼死拼活干,辛苦的牧羊牧牛。但在村子里没有人看的起他,谁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这就是“牢守田园”的苦恼。

稍有观察和思考的人,一定会早已经发现,目前在中国的广大的农村和城市,正在进行着一次大规模的社会变革和整合。这场变革是一次必来的洪流,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而我们政府的好多观念和理念还在一定程度上沉浸在田园故土上。我们的户籍改革“居住证制度”才迟迟出台,我们要做的并不是盘算与束缚及选择。我们要拿出智慧的勇气,学会放弃、改变和适应,接受潮流到来的阵痛,正确引导、理顺,才能有长久的安全。

当初,城市人端着个瓷饭碗一边吃香的,一边骂骂咧咧,不愿干那些“没面子”的活。现在稍不留意,这些“没面子”的脏累活,这碗饭稍不留意会被人端走。在这个变革与整合的时代里,农民还是最艰难的。农民孩子的就业率、升学率、重点率,甚至入仕率远远低于官二代及富二代。农村那些漂亮的住宅多不是其种田养殖而得,多是外出打工、包工的结果。一万个道理也不如现实的引导。

在当下,梦境和现实,身份和处境,志趣与理想,行为与评判,文化与文明......正在发生着一场剧烈的、大规模的位移和交错。大量的新时代农民因为追求梦想或因为现实农村生活的引导、被迫。告别土地,流向城市,而城市里人却被越来越激烈的生存竞争吧,把目光和触角伸向广大农村。很多大资金投向农村土地开发,很多在城里发达起来的人谋求在农村开业致富。当我们农村考出的大学生不愿回到乡下,在城市里当“蚁族”的时候,我们城市的大学生去应聘乡官、村官,从城市走向农村,谋求在更广阔领域立业发展。

在我写此文的时候,我又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王根喜的羊和牛再次被盗了,且毫无踪影。在那茂密漫林中,有几千头散落都无踪影,我为此痛心。我熟悉的几个养殖户,没有一户发了财的,最后都成了贫困户。我真心希望王根喜早日把剩下的牛羊卖掉,改善一下自己的现实生活,真心希望他过好,有女人跟着他。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