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走进新疆---系列散文序言  

2012-12-07 01:36:17|  分类: 行旅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在中国,新疆与甘肃河西走廊是个特别的地方。地壳显示了他的巨大活力,地力的挤压与对创,隆起与陷落,自然的造化是那么显然。面对那荒凉的戈壁滩,广袤的沙漠,静寂的雪峰,永远都摔不开的山峦,祁连山、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望而生畏的名字!面对新疆的景物,我心里滋生出的是——恐惧。在人迹罕至的戈壁,在苍凉无垠的沙漠,在幽蓝寂静的高山湖泊,我被灵感和冲动窒息了,我兴奋而恐惧,临行时朋友告诉我:要知道祖国有多大,就去新疆,要知道大地有多么辽阔,就去新疆。到了新疆,我真切地感到自己的渺小,大西北的雄浑苍凉如击来的大浪,我只想变成一粒泡沫,一朵浪花,拼命加入进去,那数不清的人物故事熔化着又凝固成一片岩石的森林。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爷爷的爷爷,是个秀才,跟着左崇堂入疆平乱,是一支部队的参谋,人称“三司夫”,封官不当,成了远近闻名风水先生,云游四方,84岁老故,留有罗盘针三副。我邻村的秦顺兴,亦随左宗棠部属董云山大帅入疆,力大能战,武官至“花翎守备”都司乌鲁木齐三载,37岁不幸暴疾谢世,留有蓝宝珠花翎官戴和红缨大帽一顶。伯父跟随王震大军入疆,解放后转化为兵团落脚北疆阿勒泰成为兵团牧民,终身未归。岳父在新疆工作近10年,高干四姑爷在新疆油田20年,我家乡新疆近年5.12地震移民万余人,我乡300余户,村子就有10多户移民安居新疆。如今生长于兰州的侄女大学毕业北京谋职,又不计较路途的遥远为爱情而远嫁喀什。这先祖征战过的土地,张骞、班超、窦宪、甘英、玄奘、林则徐、左宗棠、王震·····西行过的古老丝路,让我激动的心绪,难以安眠,离我是那么遥远又那么接近,祖国是个大家庭,我才明白其深层含义:血溶其中,人脉相承,难割难舍。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总想着到了新疆会一泻千里地抒情,让意识纵横流淌,渲染我喜爱的那种图画,体会那些厚重的古城遗址,感叹那些忍受着难以忍受热浪与干旱和风沙击打的胡场林,还有那些在棉花田里默默劳作的拾花工……然而灵感如潮水般涌来时,却被一种想哭的感受而窒息,我在穿越大沙漠时病了,声音沙哑,说不成话,生活给我的回家又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把南疆转了个大圈,又切了个直径。乌鲁木齐、吐鲁番、阿克苏、哈什、又从哈什、大阪城、和田、且末、民丰、若羌,一夜大风,使得若羌到吐鲁番的路沙梁当道,又从若羌返回且末,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过塔中油田夜入库尔勒,返回乌市,正值内返高峰,无法回家,只好短途到敦煌,敦煌游石窟待车三天,从敦煌始发曲线回家。从小习惯于在山路上奔跑盘岩的双脚白天激情满怀的奔走观望,当绕道敦煌走出新疆,车出河西走廊时,随之而来却是走过广柔大地后的疲惫不堪,回到家里大病不起,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与压抑,伏案脑涨,不能看书又写不出字来,病情但见缓解,就满心满耳地时时都会涌起那些长天大地,还有释放自己的急切渴望。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新疆是个出绝品的地方,那环绕大山、那胡杨树、那温润宝玉、那绵花、那大枣·····那演绎在历史烟尘中的36故国,那传述散落于平顶民房中,如串串葡萄般的神话传说,那至今解不开谜底沙漠古墓之迷,那绣着“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尼雅古墓天书神语,这就是铺满信仰、埋满故事的西域丝绸之路。

胡杨树也是绝品,你看那经历了严寒酷热炙烧过后叶子已经金黄的胡杨,身上虽没有饱含欲滴的液汁,体干如柴,只因扎根深层,才富有生命力有朝气,才敢于在困难挫折奇寒奇旱酷热面前不低头,以最坚强的一面向着前方砸来的一切困难挺直腰杆,这是树中的神,是树的绝品。

在新疆与河西走廊,除了自然的造化壮阔大美外,在这个地壳板块碰撞隆起的地方,人类不同的文明也在此交汇,对接,显示出文明对流的巨大活力与创造力。丝绸之路、取经之道,敦煌艺术······当初不是浪漫之旅。僧侣及商人带着信仰与商品上路,驼队在风沙中艰难前行,信仰也在坚硬的岩壁上凿出石窟,绘像塑佛,东来西往,南接北送,好不热火。 “多情应笑我华发”走完这块长天大地的时候,总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气压罩着我的全身,使我身心疲惫,常使我无端地感动,无端地喟叹。

我发现自己特别想走的地方,总是与“古”字有关,总是古代文化和文人留下较深脚印的所在,喜欢站在古人一定曾经站过的那些方位上,打量着四周的自然景观,想象古人生活的场景,有时满脑章句、有时满脑空白,静听着与千百年前没有多大差异的风鸣鸟啼,想那些帝王将相、英雄豪强的此消彼长,让胡人的琴声、汉代的铁蹄、唐朝的烟尘、元人的羽箭、清代的风雨……直至王震将军的兵团一一从心头碾过,才发现自己心里的山水,并不全是自然山水,而是借于自然之中的一种人文山水。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原创】走进新疆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邻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因失恋自杀,父母就一直提醒:书会把人读傻的。是的,培根说过:历史使人明智。往往历史使人糊涂,我总是在人、历史、自然间萦绕与徘徊。人活在世上,呼吸着空气,自由地看到天空、水和太阳,一家人安然地生活者,没有战争、没有流血、没有饥饿,这是多么巨大的幸福!可是人们往往仍感觉不到幸福。战争、冲突、阴谋不断,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灵魂已被喧嚣的各种欲望、物欲、权欲、钱欲包裹着挤压得透不过气来,当我走出家门置身于这旷野大美之中,人、自然、历史结合起来时,才知道人的精神信仰,这种精神食粮对安宁人心、安放灵魂在数千年岁月中是何等重要,只有身处精神食粮的宁静中,不是挤压排斥,而是相容共存,幸福才会与人相伴,历史才不会走散。

这个板块相撞的地方,也是激起人灵感的地方,激起了我对几个景观的记叙与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