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迟迟端出的山野菜(散文集《生命的背景》后记)  

2011-06-14 11:38:09|  分类: 自序附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有条河从心中流过》后记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在陇南礼县西北角与岷县交接处有个地方叫湫山,那就是我的故乡。我出生在那里,并一直长到十八岁,这曾是一个原始的林区,山峦叠翠,森林茂密。燕子河从岷山丛林中发源,在高山峻岭中冲出峡谷进入湫山,冲积形成了一个很秀丽的盆地,四山环抱,田野平坦取名湫山,来了个大风水先生说湫山坪里是五象喝水之地,就是这个盆地周围有五处山梁延伸,象五头象在饮水,湫者低洼积水深潭,四周有山的地方,形成上坪、下坪,新庄三个相邻连片的村庄,而坪头寺的敬神活动则是数千年精神的依托。村北头有马骑山,马骑山上有个山峰像猴子,猴背上一石头像小孩,叫猴背娃娃嘴。湫山乡是一个看似封闭,实际一脚出门走三县的地方,西行不到2里是定西岷县地界,东北不到30里是天水武山重镇洛门,西南不到20里是宕昌地界。红军驻扎湫山坪修整了10多天,岷县志有记载而礼县志漏了。村庄前是笔架山,以大尖山、小尖山奇峰秀出,村子南头是坪头寺,寺里面住的神仙叫湫山总司八海龙王,和礼县城里敬的是一个神,过的是同一天庙会,城里的大庙里写的湫山龙王,城里小孩子不理解,城里为什么要敬湫山的神?这事由来已久,我也说不上。寺院前面是戏台,寺院里有种鼓楼,有一口很旺的水井叫孙家泉,供养着全村人的吃水,井边一棵巨柳四个人才能合抱。我十六岁之前,没有走出湫山坪方圆三十里,村子四周都是森林,粮食年年丰收,四周地界天灾雹洪不绝,而唯湫山坪地平安丰收,风调雨顺,时而麦黄季节,黑云滚滚,冰雹初临,既而大风玄起,黑云远去,风和日丽,村民都信有湫山龙爷保佑,无灾无害倒是真。

          “高山出俊鹞,林野出英豪”看是深山僻壤,自古人才辈出,有史记载杜公讳善官至大清朝“徵仕郎”,乾隆皇帝刺赠神道碑立于下坪村中,秦家庄秦顺心,随左宗棠入疆平叛,作战立功,官至大清“花翎守备”、“都司乌鲁木齐”三载,民国时期,湫山神团练功习武,解救礼县屠城,作战英勇壮烈,解放战争中有一批仁人志士跟随地下党人邵海在湫山活动,拉开了陇南解放的序幕,厅县级领导不断层出,湫山干部,克苦耐劳,诚实厚道,工作积极。有异地老人赞叹:与湫山人相处,无错!这里自古虽无大福,亦无大害,但人才辈出,有保安的木工、调刻,克文的泥瓦工,瓦顶砌兽,精巧耐用,子文的布画挂满中国南北、还传到日本,子明精通二胡,和平的打琴夜夜在门前大酸犁树下拉奏,明全和徐生的秦腔,他两是西安三意社庞师大弟子,每当年关被岷县、武山相邻村请去教戏;成一的糊裱,糊的纸马徐徐如生,还有羊瓜的妙菜,登甲的画脸谱、文武场面无所不通,还有虎顺制的耕具,轻巧赖用,青云老师的毛笔字写得宽博温润,包揽了全村门楼戏台上的题匾,母三师傅的风水,人神和骆义的中医,尚明、长生祖传的阴阳,秋花的剪纸,岁梅的刺秀,桃娃的绣织荷包,仲生的擀毡,这儿盛行闹社火和唱大戏,随便一个人都能唱出一段戏一串社火曲,外来的大戏班演员常被这里不起眼的农夫因唱段缺句漏段而问得哑口无言,来时必有人说,去湫山坪可万万不能随便胡唱。

【原创】《有条河从心中流过》后记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就在这样的故乡,我生活了十八年,我在坪头寺庙堂改做的教室里认得了字,学会了农话,学会了唱秦腔和写作文,学会了背柴、背麦、拉车、碾场,学会了耕地,学会了把腐树朽根剥皮,顺势修剪刻成根的艺术,能出大力,能掏粪和担粪上地。

我感激这故乡的水土,它使我学会了忍辱负重,学会了竞争好强,有苦不对人言,进林吼段秦腔,自己抚摸忧伤。教我艰难时要像野草从中的萤火虫,夜里自带一盏小灯,坚持到日上技头。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正是另一个邻村的大学生自杀的季节,据说是在大学恋爱一个新疆维族女子,他父亲是买了耕牛供他上学的,因为家穷,女子吹了他,跟了一个富家子弟,他一气之下投黄河溺水而亡,他的骨灰拉回来老家,他父母凄惨的哭声中,我考上了学,由于前车之鉴,我在兰州求学一直处于沉默,穿着母亲做的衣服、毛底鞋,不敢把靓女多看一眼,后来城里工作了,当了城里人,我心里说:“我终于把农民的皮剥了。”可后来,父母亲一直不舍弃他的几亩地,我得了儿子的第五天,母亲因高兴异常脑溢血发作去逝了, 70岁的父亲依然舍不得土地,我要经常上去耕地,收割、打碾,直到父亲不能再干了,接进城里,我算脱离了土地,然而搞农技的妻子单位要求职工育新品种苹果苗子,妻子又承包了城郊的3亩地育种树苗试验,于是我在节假日及空闲的饭后,又骑车到田里务树苗,我又成了城郊里的农民,耕种,翻土、拔草,嫁接、摸芽……这些工序我每样精通,空闲的日子过的无比充实,我家的小屋里常来农村人,妻忙着扯面,油披辣子、大头蒜、猪腿肉、喝酒就划拳,家里总热火朝天,常来办事的人,身份证年龄名字不对的、离婚的、儿子被抓的、买彩电的、抓药的、捎货的常有找我的人。妻子适应了农村人打交道。湫山坪发生的任何事,比如谁得了孙子、谁的媳妇跟人了,谁家媳妇不会过日子,猪下了八个还是九个,我全知道。八九十年代,故乡的消息总让人振奋,土地承包,风调雨顺,粮食够吃,衣能穿暖,那时的田野有无限的欢乐,吃纸烟、喝烧酒,耍社火喝秦腔,热闹与初到幸福感充满农人的脸上,然后与此同时,森林也被一车接一车盗伐着,一切都充满生机,一切错对又都混和着,进入20世纪的前10年,富起来的农村又成了城市里的泄洪池、化肥、农药、地膜生产资料工业品大幅度上涨,种田实在不合算了,这里的女儿长到18岁,家长要两万元就交给河南、山东的陌生男人,耍社火、唱大戏的庙会上有抢货郎、抢地滩的事发生。农民已不爱惜土地,也不想种田了,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带来收入的同时,打工伤亡事件不断,我村不下十起,我幼年的伴侣三毛也因挖煤被煤车碾断腰,给一万元送回家一年死亡,两个在建筑工地被挖掘机头落下砸碎悲惨死去,堂弟到银川遇车祸被截取右肢,因盗伐森林抗法被20多警车近百警察围村一次,判刑3人,赌博拐卖人口,俏然兴起,抢劫案一起5人判刑,村里少有精状劳力,小村庄死了人都抬不到坟里去,改为用人力架子车拉着棺材埋人,和我同辈的人也都老了,日子艰辛使他的容貌看上去比我能大十岁,我每逢回家,猪腿粉条,装我的一车,明知消费不了这些,我和妻子不敢不要。

每当我出差大城市,路过高楼下,街道上的劳务市场,看着站着的那些粗手粗脚衣衫破土的农民工,总觉得好多人面熟,就象湫山坪里人。对于农村、农民和土地,我深深地理解,农民善良和勤劳,但是自古以来农民一旦起来,又是给官员惹事的,5·12地震灾难之后,党和政府给带来了福音,涉灾资金,低保资金,各种补贴又惠济农村,农村又变化起来,通乡油路、人蓄引水、街面硬化、整村推进等等项目农村落户,农民家底殷实起来,纷纷改建为红砖瓦房、瓷砖贴面,铝合金门窗、地板砖、大彩电、新式家具、电褥子、烧煤灶……逐渐改善着家乡人的生活。

         我感激着故乡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快乐的童年,把我送到城里,又贡养着我,父亲的去逝,象感情的闸门,写了《祭父》以记念我的父亲,多次回到湫山坪,看到那熟悉的被冷落的井,改变了的人情,衰落了的乡戏,就想起了过去那些鸡零狗碎的日子,学着写起来,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才发现我的根在那里,我的本性还是个农民,你无论如何远离,都跳不过本色,就象乌鸡一样,黑毛、黑肉、骨头也是黑的,是染色到骨子里的。身为反贪局长,我视乎成为农民反贪局长,常年为保护他们的利益奔波于田间地头,把伤害农民利益的局长、乡长、校长、所长、站长关进监狱,也把本是农民又贪污更可怜农民救灾款的村支书、村长关进监狱,平息过农民聚众进城上访事件,也经历过各种人情的围难和缠绕,我办公室来得最多的还是农民,多数是进城告状的,慕名而来,能叫上我的名字,我感到欣慰,也感到有无穷的压力,有人问我,你身为反贪局长你为什么不把你反贪的故事讲给人呢?在这一行里,局长的称呼只是叫外面人听的,是个好听而极不受干的职务,实际上只是一个尖兵而已,吹拉弹唱都得自己搞,县域发生的被反贪局查处的敏感事件都是自己直接领办或参办,官员在位时的志高气扬与被追究时的恐惧落寞我看得一清二楚,我也为这些事情无限的感怀,写这方面的文章,自己写作没有方法技巧,不会虚构,只会写发生的真实的事,写出来要给人看,一看就知道写的是什么人,什么事,把人家查处判刑或丢了前程,失了工作,饮恨终生,你还要把人家钉在耻辱柱上吗?于是我回避了这些案件中的事事非非,文章里尽量少有案件色彩,但办案中的感动使我的情感难免流露其中。有人说你的笔锋应该犀利一些,暴露阴暗,写些嘲讽的文章。我不喜欢管中看世界,贪墨与清廉古已有之,世界通病。我从来不用廉洁和腐败来概括一个官员,官员在特定条件下的所作所为,很难说廉洁或腐败的,我只是按我们岗位,既不耍滑推诿,又不越权包揽,以清澄之心,把办案作为化解社会矛盾安抚民心的重要手段,努力干好自身的工作,不料竟连年干出全省一流的业绩,评选为省先进工作者,立功受奖,毫不含糊的讲当下时势这方面出成绩是不容易的。涵盖了我多少的奔忙、多少辛酸,有些人人格令人敬仰,有些人要紧关头显现出其人格的萎缩与无懒,于是我尽量避过案子而观注自然,观注那些原本实在的乡土生活,这些山水人物象潜伏在那九曲十八湾的燕子河里,每当夜里提起笔时,从我的心坎缓缓流过。

【原创】《有条河从心中流过》后记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在我写作的过程中,几个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妻子是我最忠实的听众,每当稿子写成,喊醒妻子,念给她听感动了她的,就差不多。其次,是苟丽君女士,是她加班校对,把我的手稿变为文印体,她说我的文章影响了她的女儿,爱学习会写作起来。我实在太忙碌,经常加班,白天办案,晚上写作,久而久之,双腿肿的如两个保温瓶内胆,查不出病来,大夫说太劳累,还有几个人一直观注着我,一个是我的好友王宏斌,一个是赵一军。执著好学的王宏斌是一个饱学之士,博览群书,勤学好思,往往从更深的层次上阅读和理解,能看清问题的深层,写过好多很有深度的评论文章。提意见也直言不讳,是我写作上的魏征。赵一军是我从中学时期的挚友,一个从中学起就坚持不断写诗常发表诗的人,和他交谈,在哈哈大笑中,总有意想不到的思想火花,也感谢省市检察院同仁对我的关注、关怀和关心,我写的东西往往通过市省检察院内刊发表,然后才出现于文学杂志,感谢省市检察院的文学评奖活动,多篇文章获奖,《喉秦腔》获一等奖,生活圈子里不时有人提及我的文章,普通读者的关心和鼓励是对我写作的最大支持。特别是我的文章登载在报纸上,《土豆情结》、《根艺情缘》、《乡戏》上了陇南的报刊,家乡人拉着报纸争着念读,都说写的太真实,感动了乡村的这些粗识字,甚至有人将我发表的文章从报纸上剪下成册,寄给他大学读书的儿女,我总是无比快乐。我成了本乡村的名人,经常收到交多少钱、定多少书、发来你的简介编入《世界名人录》,这么可笑的事,常常有象我这样的小人物录入,我只想着当那个村子的名人,他们都知道我的前三辈子,也知道我的后三辈子,受故乡母校的托付,我成了母校书香校园活动的读书辅导员,多次给那些理想出山的孩子们讲《读书改变命运》,他们都认识我,爱听我讲的话,一定会爱读我写的书,在这个沸腾的年代,每个人都在跃跃欲试,证明和实现自己的价值,孤行独处的意境似乎荡然无存了。但我一直坚持在孤行独处中净化自己的灵魂,远离那些虚浮的诱惑;在孤行中感悟生命,探寻心灵深处的秘密;在独处中反思往昔,矫正前行的路径;我默默的憧憬,为那个让人红牵梦绕出生的乡村,眼下居住的变化巨大这个温馨亮丽的县城加油喝彩。

在我整理书稿的时间,我很迟疑,几度搁浅,唯恐花钱办蠢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有谁还读无名小卒的书,瞎浪费。但转面又想,我们爱吃的当地野菜五穝椣和苦丐菜,外面人不知道,当地人总是爱吃。唱了几千年的那几出秦腔戏,那熟悉的生旦净丑,时髦的青年男女不爱看了,乡土的农村人总爱看。于是乎又鼓足了勇气,以害羞的心情把燕子河畔采到的山野菜端出来。

(散文集《生命的背景》后记 2011年6月14日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317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