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雪落大堡子山  

2011-01-08 16:34:03|  分类: 文化释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落大堡子山

     雪,在这新旧年交接的晚上,缠绵了一夜,元旦的早晨还是不停地飘落着……佳节结婚的礼炮热烈的响着,白雪送喜,几人相约去大堡子山的那边,给一个友人添情恭喜,单位门口新落成秦博物馆,豪放宏大的秦皇宫城一样,庄重气派地鹤立于飘雪之下,驱车在厚厚的积雪中向大堡山缓慢行驶,不由人思绪象雪一般飘飞。大堡子山,这个因“青铜器”而享誉海外,闻达文物界,埋秦祖骨藏国宝的宝山,虽经常路过于此,但今天面对大雪飘落中的大堡子山,那些鲜活的事,浮现在我的眼前。

  接亲车队路滑难行,陪伴的小姑娘扶托着披红戴花的新娘下车行走,我想象着若在3000年前这儿是什么样子,先秦子民是如何引亲的,民间肯定是骑马骑驴的,也可能有那个将军的女儿使用木轱辘军车的,或者那个富商的女儿镶铜佩银的马拉车,或者这富商认识那一个秦将军借军车一用,遇上雪天的日子,可能与今天人物不同,风景却大同小异。

  都说大堡子山是有帝王之气,南面西汉水曲浇而过,背靠圆锥堡子顶,大墓居堡子山凹,考古发现后人们皆说:有藏帝王之风水,聚天下之财气。但在我看来厚雪覆盖的大堡子山象一头白色的大象,头西尾东,回头望东方而站立,长鼻子正吸着脚下的西汉水。秦襄公、秦钟公的墓穴就在象头鼻梁骨平缓处,这头在白雪皑皑中卧了数十亿年的大象,飘雪中是那么湿润,又是那么雄厚与沧桑,似乎温含着多少自西向东惨烈的鏖战、撕杀与征服的传说。讲述着秦始皇的始祖,从一个牧马大户如何从牧户到封候,由封候到国王,先霸西戎,后一统华夏成帝业的故事。我想3000年前的今天,也是大雪飘飞的今日,嬴姓部族的马群在雪厚上寻草,勤劳习练的秦兵也许就在这今天果汁厂的平地里吼声如雷的练兵、刀剑在白雪的映照下发出逼人寒光。那些早秦的文官们可能深入到今天称为永兴、长道、盐官······的村庄,在村头的那棵大槐树下,宣讲商鞅的政策,宣布《分户令》,帮助把大家族分无小家庭,分田到小户,或者摊派修长城修骊山墓的任务或者在那一个秦古宫里,点一堆柴火,吃着烤肉,唱着秦腔,敲着编钟、击打石罄。

  行在这白雪茫茫的大堡子山上,可以想起清代那份“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人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尤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的家信,可以想到发生在秦异人、吕布韦、赵姬之间,商人窃国的三角恋爱,这曾经战车流过的土地已变成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果园。这素白洁净的雪,使人想到这世界苍桑似繁实单,天地之大纷杂却简,统一华夏的却孕育在这西部边陲的牧马人之间。

   爬上一坡高地,远眺近目,日出雪落,寂然悉悉,诸峰相街,汉水如白绫飘绕远方,山上山下都是童话般的梦境,那秦陵的大棚孤立清冷地守望在那儿,雪中静想,过去的或未来的,十多年前的今天,这儿是极不安静,盗墓贼、文物贩子在多少个寒冷的雪夜,将这远山近峰庞大的墓群盗掘的千窗百孔,当美国、德国、法国国家博物馆里标明出土于中国甘肃大堡子山的青铜器震撼世界时,人们才关注这个大堡子山,而在当地群众“要致富,大堡山上挖古墓,一夜变成万元户”已喊了近三年,回想当时是多么颠狂,数千人上山滥挖,山上竟办起了卖食物的摊点,多少人为之疯狂,公安局长、刑警队长几翻撤兵换将,多少人为之发财暴富,数以万计的青铜器流失,多少人为之坐牢,又有多人压死地下,这场挖墓的大战三年才算朴灭。细想当时,当人们都变成一种经济动物时,在巨大的致富欲望下暴发的冲击力是多么可怕。而当我走进这曾经工作过的村庄,巧与一个因挖古墓刑满归来的农人弟兄,多年以后,那个禁绝盗墓工作的冬天,仍然寒冷刺骨地潜伏在我的内心,这路边白的刺眼的雪堆,已离我遥远了,当那个冬天突然回到我心里,连心跳声都回来了。我是工作组成员,到这个村专打击盗墓,村子里已被拘留20多人,博物馆那两个青铜鼎、两个青铜盆,就是我们在这个村子破案追获的,是藏在一个洋芋窑里,经审讯交待,侦得一个赵氏弟兄挖了一窝货,作通老人的工作,老人引我去到苹果园子里寻货,在一棵苹果树下颤惊惊地说货在这儿,两个酒箱子里,放着铜鼎铜盆,老人的举动使老人的俩儿子判处轻刑。盗墓者人人是专家,看土色、土层、分析墙子,甚至观山脉走向来测墓深度都在行。

  有人说,如果当年官方的文物意识早一点。如果有钱保护早一点,这儿庞大的先秦墓群,大堡子山,举世没有,毁了的是一个旅游城市,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禁绝挖墓数年后这儿发生了当地几个最高长官腐败大案,从两个贪官家里搜出了十余件青铜器一样,有编钟、有铜鼎等各种青铜器。保护、盗墓与贪墨共存这是历史发展的过程。

  雪一直下着,这头古老而神秘,包容着事事非非的大白象悠闲静养地卧在那儿,山上近年新种的塔松青翠欲滴,象秦兵汉将守卫着这帝王之山,尽管青铜宝气已失,做为先秦倔起于西犬丘的历史见证,当时的政治、文化、生活、习惯、秦国的崛起、自西向东征战统一的历史,将有利于无数后人去探索、发现。

  落霞映照山梁,路边微微风动的塔松,积雪落下,那雪落得安然,飘得诗意,就象那坐过牢的弟兄俩,竟无半点忧伤,忧郁的我,却成了多余,这大堡子山躺了几千年,尽躺成了一山的思哲,这落雪的日子,我终于有了一些禅悟,自然万物,远山近树,原本没有尊卑贵贱之分,只有人类为了自身的欲望戴了一副有色眼镜,读不到事物的本色罢了,或许我们的后人愈来愈不喜欢这些盆盆灌灌、死铁烂铜的东西。

  在下着雪的深夜里,回忆这大堡子山上的事,忽然觉得这几千年的历史就是雪来雪去,积雪溶雪的历史,有时候积雪将一切事与非温柔地拥抱起来,放在臂弯里,再印上一个温柔的吻,春天到来时任其溶化,露出本来的坑坑洼洼,而此时一切已随风流去。当手指在黑色冰冷的键盘上,孤独地触摸敲打触摸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感觉到手指被冻得十指连心的痛。我想象我的手指,象冬天的落叶一样,一片一片脱离我的身体,跌落在雪境里。这一切只是为了写一场雪,一场雪之外,已没有了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