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岳父大人  

2010-08-16 23:43:30|  分类: 素爱亲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岳父大人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一个夏日的午后,天空乌云滚滚,狂风肆虐,风中夹着阵阵灰尘,雨中夹杂着豌豆大的冰雹,一些来不及关上的门窗被风雨击得支离破碎,大街上一些广告牌被刮翻在地,低洼地段积水成河,谁知年迈的岳父大人被雨湿透,手里提着一袋热气腾腾的包子,上气不接下气的站在我家门口。开门进屋,我忙给岳父找换穿的衣服,他换穿衣服时,我发现他身上有多处弹片伤,几处伤疤,一个与共和国命运相惜的老工人,倒像一个久经沙场的老战士。长时以来,那种伤疤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不由关注岳父的一生,讲述这个被人遗忘的工人师傅的故事。

岳父是与共和国初期同呼吸共命运的工人,1957年毕业于兰州石油技校,学机械制造,当时有能力考上这个技校,是家业殷实能供他读书,以及他勤奋好学的结果,老县城居住,祖辈都是布商,十字街信用大厦旧址就其家卖布铺子,老宅院三处,解放后改造,他分得四合院北房三间。其毕业时正值国家建设需要大量人才,他去了新疆独山子石油机械大队。1960年他迫于家乡灾荒,父病妹小,调回家乡,在县城机械厂当首批技术工人,1958年县办起机械厂圈地起建,一穷二白,饥需要机械人才,为改进生产条件,安装机械设备,岳父曾到北京、天津、哈尔滨学习机械设计与制造,1963年由他主笔设计出脱粒机、后又设计制造磨粉机(钢磨)等农机器具,远销四川广元、巴中一带,近销天水、平凉、庆阳、陇南等地。产品质量可靠,经久耐用,在某些农村一直延用至今。

县里工厂不多,拥有300多人,占地15000平方米的机械厂可算礼县第一大厂,上世纪60、70年代,城里谁家能在机械厂工作,对全家来说都是荣耀的事,岳父做为一级工,有着稳定的38元奋斗到52元的工资,工厂有食堂、洗澡堂,暑期发茶叶、白糖,冬天会有烤火费,意味着家里人可以去工厂的澡堂洗澡,每个月还发几双手套和几条肥皂,每月还会发几张电影票,随然早起晚归,经常有上夜班的辛苦,有技术、吃供应、有劳保,在工作之余,给自家及亲戚邻里加工榨面床子,收费低廉,结实受用。那时工人是“领导阶级”, 邻里尊敬,亲朋羡慕,内心骄傲,是充满精气神的,岳父一家过着清苦而幸福的日子,总以为将来有铁定不变的退休金,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内心有无限的欣喜,常教育子女,要好好学,将来要有本事,靠技术吃饭。因学有所成、技有可用,以厂为家、年年有奖状,妻常说小时候他们兄妹是数着父亲的奖状长大的。

中苏关系紧张时,一度时期让机械厂研制步枪和手榴弹,岳父研制出手榴弹,在野外引弹试验时,岳父是试验手榴弹的第一人,率先拉环后手榴弹过速爆炸致使他险些为之牺牲,经全力医治,身上留下多处弹片伤,他的左手两个手指被车床压碎截指。那个年代,他献出了工人全部的精力、全部的热情。甚至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

到了80年代,工厂开始衰退,产品买不出去,员工人数猛增,管理不适应时代,然而有本事的岳父再一次被重用,县上要建一个大型气调冷冻厂,从机械厂选基建安装人,选了岳父,经在大连、郑州考查学习,是他一手设计、安装、调控、操作,厂长走马灯似的变换,那一位都对岳父这个工人师傅很尊重。每天很敬业地和机器打着交道,过着象机械一样按部就班的日子。

他常念叨:“厂里在走下坡路,厂长象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库里水果、蔬菜收时乱收,发时乱发,没有章法……”在我托媒说亲的日子,他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是个农村人,从没问过我有房无房,亲戚是否当官,对我的农民父母很是热情,用他一生的积蓄将四个孩子教育成才,走向工作岗位,各自成家谋业,到小女儿婚嫁时,岳父母双方企业都频临倒闭,收入微薄,但我结婚时,连我订婚240元的礼金也没收一分,婚事办得实际而体面。常教导女儿对公公、公婆要孝心,吃穿当事,收割季节要到到农村去,要学会干农活。

在本世纪结束的后几年里,他预料的事终于发生了,冷藏厂倒闭了,这个一辈子靠本事吃饭的人,一辈子过惯上下班日子的老工人,岳母所在企业皮鞋厂也倒闭破产,岳母这个能工巧手的车间主任也下岗了,皮鞋厂等待破产拍卖,进入了岳父母家最痛苦的年月,日子推到退休时凄凉的境地,无业的着急,精神的折磨与薪酬断绝,三重压来,工人从一个社会的领导阶级,逐步被边缘化到了无业闲置的地歩,甚至想回农村种田的想法,岳父的这种心理凄凉我感受颇深,岳父曾对我父亲说:“你们农民踏实,现在我们的遭遇还不如农民,农民还有土地,有春种夏收的收获,播种时有等待收获的希望,我们什么也没有。” 危机之中的工人,国有工厂倒闭所带来的影响,我真的深感到象《国际歌》里唱的:“我们一无所有”。 倒是无本事,无技术、混日子早打算的人通过各种关系手段,调入吃财政的部门,吃了公饭,有技术本事的人全都下岗,人得靠什么吃饭,他也解释不清了。这个一直坚持教育子女要靠本事吃饭的岳父内心无比困惑与解释不通。然而命运的提系往往从最细处断裂,恰逢这时家里灾难不断,先是岳父胆结石动手术,接着岳母手术在后,东邻盖楼,西邻折房,连个安静的家庭日子都没有。岳母重操旧业,在家里做起布鞋,维持米面。这时我看到岳父经常是仰天长嘘,闷坐深思,打工没门,开店没钱,几个月来,头发全白,一下子苍老了。

他没有去随从他人串通上访,他明白上访也解决不了困难,也没有找子女诉苦,岳父个性倔强,儿女谁给钱他就怒目相视,大发脾气。有一回我发现岳父在一个电焊部亲自焊一个架子,原来他买了一个冰柜,准备买冰棍了,第一天是我和妻帮着推出来的,看得出岳父内心无限的痛心,这个昔日的国家一级技工师傅,曾经能看懂复杂机械设计图的头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车床的眼睛,挥洒自如搬动闸刀及握着螺丝刀的手,在这烈日之下蹲守一个冰棍箱子,看着路人的脸,内心埋藏着无限的苦衷。然而回到家里,却尽量维护着家庭的欢乐,在年幼的孙子面前,岳父从不眉头紧锁,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焦虑彻夜不眠的压力变成一种家庭气氛,竟还给子女孙子讲几个笑话,使得餐桌边有欢声笑语,尽力使自己早推冰棍车出门晚进门,似乎是过着平静的日子,但有一次整修房子,岳父无意翻出往日的一沓奖状及毛主席记念章,眼里充满泪水。而当时的电视剧《从头再来》,岳父岳母看着看着,触景生情,不忍下看,岳父常常生气地关掉电视说:“快60岁了,能从头再来吗?这厂子为什么不倒闭早一点”。

我有时下班常到岳父冰棍摊前坐一坐,妻子也做一点好吃的用饭盒提去,这不经意的事,后来倒成岳父常念叨的事了。岳父在买冰棍度日的艰难岁月,一个曾经当过管农业副县长退休的外地人王老板在街上找他,要他维修并开动冷冻厂设备,如果岳父答应,王老板要承包,工资每月1000元,并培训工人一名,岳父半信半疑回家,心里无限的迷茫,唯恐老板骗他,念叨:“国家都靠不住,倒闭就倒闭了,个人行吗?”但他还是爱着他的闸阀,螺丝刀、扳手,爱着机器上的每一颗螺丝钉,跟着王老板进厂了。经过两个月检修,开机运行,老板经营有方,半年盈利,报酬及时,岳父随然没有厂子国有时的洋洋心态,但内心还是高兴了,老板时而提烟酒茶到家,岳父感到报恩不已,尽心尽力的工作,几年里老板给他买了社保,他办了退休,如愿地领上了社保金,他心情从此走平静。

城市街道改造,四周高楼林立,只有他家老宅依旧,过去儿子动员盖楼出租,岳父死活不可,现在同意了,岳父住守工地,操心细致,盖了四层楼房,两层邻街出租,租金数万元,岳父母搬入自己新居,家具不丢舍一件,依然是黄色立柜,双人床,旧式沙发,73岁岳父过上了手有余财的日子,当我们说现代好事时,他也争说过去集体的好处,怀念那些穿着蓝色的劳动背带裤,雪白的衬衫作广播体操,唱歌上班的日子。40年集体生活对一个人的影响是那么不易磨灭,那种荣耀感,欢乐感,成就感并不那么容易转变,尽管体制让他吃尽苦头,21元到52元的工资奋斗了20多年,把半生献给谁也看不见的牺牲,但岳父还是眷恋,现在确实好,过去也好,过去的体制及生活是多么深刻地影响了一代中国工人师傅。

如今的机械厂,已开发成商贸区,高楼林立,白昼商贸繁忙,夜晚灯火辉煌,霓虹闪亮;如今的冷冻厂已和一个大型果汁厂联营,成为造福当地的民营企业,那些曾经经受过厂里酸甜苦辣的白发老人和年青人混在一起开始打麻将,仿佛这块地上发生的一切都与他们没关系。

敲打好这些文字后,我念给岳父听,岳父静默好长时间,说:“我拧了一辈子螺丝,工厂也倒闭了,给国家没啥大贡献,生活平淡的如水一样,反正那些坏日子已经过来了,没啥好写的”。是的,他们的历史命运是付出的一代,他们特别能吃苦耐劳,特别能付出牺牲,没有这些工人师傅的艰辛创业,奠定国家基础,那有今日的辉煌。

(2010年8月13日于礼县)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