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乡戏  

2010-05-15 06:38:35|  分类: 乡村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乡戏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听到县城东头赤土山天神庙传来浓厚而响亮的秦腔唱段,打乱了我匆忙的脚步,细细聆听这娴熟的旋律,记忆使我回到家乡,走过那久违的乡戏。

世上就有这么一种感情,好很轻柔地停泊在心灵的某个地方,不被常常唤起,但她的存在是真切的,在某个牵线的触下,显得尤为灵敏,扑朔迷离之间就能波涛澎湃,激起万般柔情,流入人最柔软的心坎。记忆就是这样被唤醒的,我常被这样的感情带入甜美的回忆之中。这种萦绕我心头亲切感人的情感,让我每每听到秦腔的唱段就全身激动,思想飘飞。乡戏里触化了家乡所有事事非非。想起家乡人和事,那些人缠绕着事,事缠绕着戏,人、戏、事、缠绕其中的乡戏气氛,而且非常清晰,仿佛就在眼前。

    家乡的习俗和许多地方一样,乡戏也是神戏,坪头寺庙座北向南,戏台相对而建,靠天吃饭的村民,对神灵非常崇拜,祈求一年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畜兴旺,百姓安康。保佑一年来心想事成,吉祥平安。庙前唱戏,答谢神灵。乡戏在每年两次,都是老先人约定形成的日子,我村子是每年正月十二开戏,元宵之夜闭幕结束,我乡联合庙会是农历四月初五开戏,四月初八合幕,特别以“四月八”庙会最盛,牵联周围两县六十一村,是一个历来悠久的大庙会。

家乡的乡戏,自始至终有神的迷信色彩,“南海取水”、“抬爷转庄”、“观音转娘家”…… 千百年来,作为农村唯一的文化活动形式,作为人们心上的希望和寄托,在乡村人们的精神思想领域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正是因为家乡有这样一种喝戏的习俗,我童年乃至少年时代的快乐都与戏有关。自打记事起,就记着村子的“队部”(生产队址)是一户地主家的旧楼,住着一户姓庞的陕西人,人称庞师,夫妻两人一口陕西话,教戏为业,听说来自陕西三艺社,演技不凡,导演、主演、打鼓、拉胡、画脸无所不能,给喜欢唱戏的一帮子弟子教戏,当时是生产队,给戏子的待遇还是记工分,喜欢唱的人还不少,当时排练一个月,白天晚上都排,我读小学,晚上也围去观看,庞师教的很认真,有些人也太笨,简单的动作教了十遍还不会,连我看的人都熟练了,他就是不会,庞师气急了用马鞭抽打弟子。识字的给不识字的教唱词的也有,就这样练一月,上台演出确实不凡,进城汇演还取过县城汇演第一名,看着看着我们几个小孩子也兴趣来了,杜含顺、李让卯、吕来生、我们几个起先当起站堂兵,庞师教大人“耍马”,我们先学会了,大人闲暇之时,我们也在庞师的院子学扬鞭代马,不料看中了我们四个站堂兵,后来当起包公的堂将王朝、马汉,在学校课外活动时,我们装摸作样的演戏。我们也在上学的早晨练双叉、单叉,练习舞马扬鞭,在燕河边、草地上、茂林中练唱。

记得我第一个有唱段的角色是《火烧葫芦峪》的司马昭,唱词不少,马上动作不少,演得很成功,观众惊呼,一演乡出名,后来《对银杯》主角赵千,再后来到《游龟山》的田玉川,《三对面》的包公,《打镇台》的王震,《调寇》的寇忠,其中优以《争先峰》出名,我演刘备,含顺演张苞,让卯演关兴,可以说是当时的镇台戏,一招一式是下过苦功的,刘备挂孝走马、诉说“桃园情意”的哭唱,张苞、关兴为争先锋的武打功夫,动作规范有力,锤鼓交应,至今想起来,还是满过瘾的,包公、寇忠、王震、刘备..这些英雄,正气凛然、执法公正,敢斗权贵的精神风貌感染着我。

我喜欢乡戏,不是戏本身,细想起来,这乡戏里融化了家乡所有事事非非,乡戏圈里有许多闹别扭的事,也有许多快乐的事,常言说:“要生气,引一班人去唱戏”,唱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戏子往往是早上赶着骡子驮柴,晚上登了戏台,台后笑话一串,台前热闹一片。随着庞师远走了他乡,失去了戏的“统帅”,于是生气的事多了,常为一台戏奏不齐角,他唱他不唱而争的面红耳赤,有时竟神庙前写榜,以神招人,有一年竟险些停唱,刘老师在戏楼上写对联一副:先人创业谈何易,今人守业说何难。

当然也有不少乡戏趣事,有一次:一演者在前台唱戏,一人在后面盯戏本提词,猛然一看戏台下他孙子新红受挤,揭幕向台下熟人吕百顺喊了一声:百顺把新红抱上来。唱者以为是提戏词,唱到“百顺你把新红抱”,惹得台上一场笑,台下反而静悄悄。

【原创】乡戏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我记得有一晚我唱《对银杯》赵千,其父挂帅出征,家有变故,赵千其母被害,兄弟赵千赵万死里逃生,为国效忠,得官归故里,赵千“子欲孝而母不在”,手奉凤冠御衣而无人穿戴,当时我母刚故,唱戏思亲人,人物情感动作细腻,哭声憾人心,不料台下有几人竟然哭了起来,感人至深。每当唱戏总有一些过早来到戏台前面等待,如痴如醉地看起来,不管天空下雨甚至下雪,寒冷还是酷晒,也要看到结束。

乡民有时为戏里的悲惨而落泪,为《窦娥冤》的窦娥的悲惨遭遇而哭诉,为《铡美案》的陈世美亡恩负义、弃贫爱富咬牙切齿,为《大登殿》王丞相三女王宝钏,不图富贵,忠贞夫君,守寡十八年而尊敬。

村民教育子女总是说要学铁面无私的包文正,千万别学陈世美,做人要象寇忠那样为民除害,千万不能象潘仁美那样奸臣霸道。

乡戏也是亲情朋友欢聚的大餐,乡戏期间是亲人团聚、儿女看家充满欢喜的日子,每当唱戏期间,小时候奶奶总会把几个姑姑叫来看戏,名是看戏,实际是一场团聚,等到母亲成奶奶时,又把姐姐、外甥叫来一起乐呵乐呵几天,母亲总是爱说一堆千叮咛万嘱咐的话。炮响戏开了,一家人来到大戏场里找个最好位置,平心静气地品偿这些熟悉的庄农演员和熟悉了多少年的戏。

当唱戏 成了一年当中一种习惯或者必须的时候,随之也就赋予了唱戏一种似乎无关的内容,但却真切地发生。唱戏期间,是一年之中最消闲最热闹的时候,有一年戏台前对联是:播了种出了苗图几天欢乐,敲起鼓鸣响锣散几日清闲。谁不愿意凑热闹去,除亲朋好友外,四邻十八村的男女老少也少不了,于是看戏就形成了认识朋友,交流感情的场所。

还有一个是挤戏场,青年男女平素很少有近体接触的机会,在看戏的拥挤偷摸中互相有了感觉,有了感情,对于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大姑娘,往往看戏“醉翁之意不在酒”,看戏之意不在戏了。戏场里挤、拥、摸、闯,加上戏的催化作用,如《柜中缘》、《探窖》、《李彦贵买水》、《抛绣球》等等这些悲欢离合的爱情悲喜剧,也催化着青年男女台下的爱情进程。于是就有了一对对鸳鸯喜上眉梢,于是散戏回家后就托一个媒人过来说媒提亲。如果有孩子到了婚嫁年龄,父母就急了,就利用这几天清闲的日子多方打听亲戚朋友邻居家有没有合适的,错过这唱戏的四五天,村民便又忙了,一切都得搁下,就得等到明年,要等一年啊!姑娘小伙便穿上自己最称心如意的衣服,尽量把自己打扮靓丽潇洒一些,看有没有自己相中的,女为悦己者容吗。婆家男人也喜欢自己的媳妇漂漂亮亮!婆婆老太太们见面就问:“你家的媳妇看戏来没有?”“你看某某家的媳妇多漂亮!”,“谁家的媳妇漂亮又贤惠”,“谁家的女人象心狠害人的妲己,谁家的又象贤惠懂事的“三娘”,“谁家的男人又成了陈世美”,“谁家的男人打工出事,女人在家守寡十年了,供孩子考上大学,苦命宝钏熬到了头。”正是由于这种议论,好多姑娘变得孝顺贤惠,文质彬彬,生怕未过门就落个不好的名声,也正是因为这种议论,好多男人在外当干部,丑妻在家务农,而不嫌弃。曾几何时,聚朋访友,攀比媳妇,打问亲事,说合生意,促亲说媒就漫漫成为乡间唱戏期间形成的特定内容。

当然也产生了许多事事非非,随着时代发展,出了新的事非,记得唱戏期间,也有人摸别人的媳妇,引起打架的,乡民说谁是死缠王宝钏的贼“魏虎”(戏《大登殿》好色角)。也有年青人喝酒行凶而坐牢的,两村小伙为争一漂亮姑娘相互打架斗殴的,谁家四弟兄被人打伤。人们又说昨晚看了一场真实的《大报仇》。记得有一次对越南自卫反击战送兵演出,演了《金沙滩》,几个父母当晚看戏,看了杨继业金沙滩与胡人一战痛失六子,演员进入痛苦的悲境,演得出神入化,看戏父母当场泪盈盈,舍不得让儿子当兵走,点戏人演戏人受到乡上领导的批评。

奸臣害忠良,相公缠姑娘。乡戏一直展现着具有教化乡民的故事,那些忠奸兴亡的历史故事和悲欢离合的爱情悲喜剧一直都在绽放着古人的风采,呈现着历史的起伏跌宕,和人间的悲喜沧桑,虽然时代发展,影视多媒体已将乡戏逼到礼崩乐坏境地,但记忆深处永远融及着这种质朴,憨厚且具有家乡风情的爱情趣事,及融合着美好的台下生活和台上故事。

今日又到了炮响戏开的日子,乡戏,每年都是一个幸福的鼓点,只要偶尔在某个细节中敲响,那种莫名的冲动和甜美的回忆就被点亮,就象浓浓的乡情,袅袅的炊烟加着煮肉的香味,家家黄酒的酒香,飘荡在田畴畦垄,缠绕在山间小道,是那样真切温馨,是那样难舍难分。

(2010年4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96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