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平 散文

化腐朽为神奇,点愚钝成灵犀

 
 
 

日志

 
 
关于我

山里出生,山里成长,山里的腐根枯木是我的情侣,刨腐创皮而美现,让人惊奇欣喜。反贪工作,写篇文章,察微析疑刨官员之腐事是我职之天然,艰辛搏弈而腐现,常令人心灵沉痛。爱好与职守理意交融,皆含刨审砍磨之道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乡村的腊月  

2010-12-25 16:24:35|  分类: 乡村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乡村的腊月 - 建平根艺 - 建平根艺(相册)
         两场厚厚的冬雪过后,终于压静了山村农人因干旱带来的急燥情绪,麦子盖上了被子,农人的心身似乎暖和多了,腊月也迈着轻盈的脚步,踩着积雪向着乡村徐徐走来。一迈入这腊月的门槛,放假心散的孩子便在村里成群结队地疯玩。“娃娃娃娃你别闹,进了腊月就放炮,男娃女娃嘴别馋,杀了猪后就过年。”在这稚嫩的童谣里, 迎接春节大幕的拉开了。腊月像是一辆从远古滚来的木轱辘,一步一步直通年关。

  杀猪是乡村过年的开始,农民称猪叫年猪,即过年用的猪,奔上腊月。储备的猪饲料吃完,猪最上膘,看个日子,约好杀猪匠,提前背来大木桶,进林砍两天杀猪烧水柴,修补了大锅大灶,叫好帮手准备就绪,赶早请来杀猪匠,喝了早茶,就开始杀猪了。农家是善良的,猪也喂出来了感情,喂一顿多麦麸的早餐,算是送别吧。几个人拉出来,先用绳子把猪嘴扎紧,猪腿绑牢,几个人抬到一面高一面低的木板上,只见猪匠把刀在猪背上擦几下,称“备刀”。用力从猪喉上插进去,用刀尖摇刺,血顺刀流下来到了瓷盆里,随着猪的挣扎力气减缓,抬下来丢进热水木桶里。趁热拔猪鬃,猪匠将背毛拔净后,三四个人开始拔毛。水温是讲技术的,水不能过开,也不能太凉,开了容易伤肉,凉了毛拔不利落。家门口撑起三根大木椽,三五人合力将猪倒挂起来,大人们操心猪肥不肥,猪油多不多,因为这代表一年的副食。在我小时候,最在乎猪的两样东西,一样是尾巴,一样是猪尿胞。猪尾巴是要当天吃的。而猪尿胞则更好,趁软用一根细竹管插进去,用手在尘土里边揉变吹气,一会就吹大了,像气球一样。那时是没有气球的,就拿到碾麦场里象排球运动员一样拍来打去。现在的孩子再不用吹猪尿胞打球了,篮球排球早代替了。尿胞也成了值钱的东西,被收去大城市的豪华餐馆当补品菜了。猪匠拿走了他插过刀的“脖子肉”,还要付10元钱的报酬。母亲将肉切成一块一块,按亲戚远近,  叫我给爷爷、姑姑、舅舅送肉去。然后再煮一锅肉,请邻居亲朋。先杀猪的请后杀的,后杀猪的请先杀的。母亲忙着腌肉、切臊子、切炒肉片、灌香肠、蒸血馒头、拔猪头毛……杀猪让整个乡村沉浸在一片蒸腾的热气里。乡村里开始弥漫着一股越来越浓的年味。

“过了腊八,娃娃哈哈”,腊月八好似一张宣告书,喝了腊八汤,家家户户开始逢集必出,置办年货了。随后的日子,买来的鱼、鸡、羊腿…….年货就挂在屋檐下,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油光可鉴。狗在下面跑来跑去,锃亮的摩托车停在一边,农家的院子像一幅淡雅而现代的风情画。

外面打工的也陆续回家,穿着现代都市那些洋气的衣服,大包小包提着父母老人未曾见过的地方特产,回到这虽然落后但温暖的家。

出门的土气围着蓝方巾的媳妇,进门时羽绒衣、长皮靴、短棉裙,浪曲披发,细嫩的手推开柴门时,丈夫子女都认不得了。第二天依然穿上旧衣服,忙着赶集置年事。村里种田的老人家,也围上旧头巾、穿上旧衣服,高举扫帚,把屋里屋外打扫的干干静静,再把家里的瓶瓶罐罐擦洗一番,以崭新整洁的面貌迎接外出打工的“远方来客”,好使子女们有个好心情。

打工归来的小伙、姑娘、少妇们,置办完年事,等着过年的日子,开始走东家,串西家,讲述着外面精彩的世界,以及应付这个精彩世界的技巧和办法,对付尖刻老板的经验。或者待天晴的日子把孩子的衣服、红被子、绿床单、花衣服拿出来,大灶里煮着一锅温水,开始“洗尘”。笑声、叫声、嘻嘻哈哈此起彼伏……常年在外面的世界奔波、忙碌与辛劳,客居他乡的忍辱负重,图个啥,还不是就是为了回家过个快乐年。

腊月的的街道也热闹起来,山村人三五成群去赶集,已是年轻人的天下,路上随时会遇见与城市里一样穿着时尚的山村姑娘。无论是菜肉市场还是个人店铺,到处人头攒动。饭馆也热闹起来,远村人再也不用背着父母的馍馍赶集,而是进个馆子,炒四五个小菜,拿一瓶烧酒,凑几个伙伴,吃吃喝喝,直喝的满脸通红才骑着摩托回家。等日头偏西,车流连串,载着欢笑和满足,回到炊烟袅袅、年味浓郁的村子里。

乡村的腊月啊,已没有困难时期那背着背篓挨家讨饭要面的人,也没有病倒路边呻呤的人。回往旧事,这乡村的腊月就像一驾铜铃摇曳的大马车,从远古走来,从雾中走来,拉着乡村人的殷实、勤劳与幸福,在乡间的大道上向着更美好的岁月奔跑。

腊月的晚上也是温馨而暖意。一家人围着旺旺的炉火,坐在暖暖的炕上,腿放进被子里,尽情享受着安详与宁静。电视里上演着小伙姑娘的故事。手机传来短信的提示音,情窦初开的姑娘小伙,掏出手机,看着发着远方恋人的短信,爱情的信号漫过乡村的原野,传递着彼此的思念。当母亲的把女儿被子里踏一脚:“死女子,德娃提亲几次了,你看人德娃在新疆一年,个子长高了,就一个儿子家里也厚实,骑了个新摩托把我还带了半截路,你到底愿意不?”女儿嘴一撅“不愿意就是不愿意。”爸爸火了:“你外面找,没根没底的,叫人骗了咋弄?过完年不许出门了。”“偏出门。”女儿头转向炕脚。

在另一家,同样看着电视,旺旺的火炉。电话响了,忙出去接电话,大小伙小声细语的。进来刚坐下,母亲说“招弟那娃外面打工几年,又白又净,水灵灵的,都在北京,你平时见她没有。”“没有,北京大的很。”儿子回答。“愿意么?愿意我托人提亲。”“不愿意,我外面有了。”父亲开口了“外面靠不住,你当上门女婿吗?过完年不许出门。”“我偏出,腿我长着!”儿子眼朝向窗外。老人是悠闲的,又有好多话压在心底,拿起长长的旱烟杆:“别怨恨孙子,明年你们两个也不要去了,这么大的农活,我一个人撑不住。”看着孙子喜悦的笑脸,他的眼里也跳动着柔和的火苗……他知道是挡不住的,过了正月十五,各奔各的日子。

腊月二十三是送灶爷的日子,晚上在灶台上献上糖果,烧香点纸。年轻人在外面不兴这一套,回到了家,还得随俗。老人们还不忘那村头庙里的神,孙子打发不动,自己拿着纸香,去感谢神保佑一年的吉祥。乡村到处充满了喜庆气氛,花样繁多炮声此起彼伏,空气中不时充盈着的炮后的药味。几个正月要唱戏乡村演员的也凑在一起,拉起二胡,扎起马鞭,提前演练着正月的秦腔。

乡村腊月的老人、丈夫、媳妇、姑娘、小伙,虽然有疙疙瘩瘩,面对富裕了的家,却充满温馨,充满祥和,充满了喜庆,充满着吉祥。乡村的腊月,又是一个美好新年的前奏,是又一轮红火日子的开始,是一茬丰收年景的展望。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